如何改变“傻乎乎”的大人?

连岳文章
Lilla Cabot Perry,Child in Window

连叔:
连叔你好!我叫连悦,是一名六年级的小学生,我看了您的一些文章后,我要有一些问题想请教您。
有些时候,我会很不理解一些大人的世界和他们的观点。我是一个比较固执的人,有的时候我会一直坚持我的观点,因为我可以确认他是正确的,但是大人们宁可去挑一些麻烦的或者不对的,我指出后,他们也不会承认,我就特别好奇,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甚至觉得他们一点傻乎乎的。而且有时候家长也会非常不理解我,我希望干什么,他们偏不,有的时候他们也不理解我们的想法。我受了委屈,自己哭的时候,他们会说我们矫情,难道我们就不能自己待会,自己调整一下心态吗?我相信很多小学生是可以的,我们也只是需要一个独立的空间,独立的,不需要任何人打扰的,可是家长始终不能理解我们,是我传达的方式有问题还是家长的问题呢?我可以做到的一些事情,家长却直接否认,比如我想听歌写作业,是为了隔绝杂音,更好的进入状态,他们却觉得听歌对学习没好处,我辩解一句,他们反驳我十句,甚至不讲理的直接把电脑关上,我十分生气,但又碍于对他们的一种心理阴影(小时候父母打我比较狠,我产生了一种对他们的恐惧和阴影),不敢说,就会一直保持沉默,然后自己待着。
连叔,我十分不理解他们的行为,我希望您能帮我解开疑惑。
连悦童鞋

连悦童鞋:
你的父母属于霸道型的,指令不容违抗,否则,就有更多的批评,甚至直接动手。孩子往往会怕这种父母,怕的过程当中也慢慢失去了对他们的爱。
这类父母占比不低,我是很同情他们的。我并不恨他们,或者讨厌他们。为什么呢?他们往往有朴素的责任感,觉得要把孩子管好,把一堆规则硬塞给孩子。不负责任、不关心孩子的家长,孩子受了委屈,哭了,他们也未必知道。你的父母知道你哭了,在这过程中,还探头探脑,不停说几句——他们反应到这个阶段,都还是正常的,也是应该的,因为孩子毕竟还小,怕你承受不住委屈,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
但你提出需要自己静静时,他们拒绝,觉得你因为小事矫情,他们这就错了。他们可能不理解孩子,值得孩子哭的事,对这个孩子来说,就不是小事,哭完心情恢复平静,也是心理建设的过程。知道缘由后,想哭就让孩子哭一会,抱一抱他们,哭完小小声聊几句天,做一个你喜欢吃的菜,有个温暖的收尾,委屈不仅会过去,还增进了感情。不知道这么做的父母,你一哭他们就害怕,怕你出什么事。这种害怕是爱的一种体现,但他们无法恰当地表达爱,只会慌张急躁地禁止你哭,甚至通过轻视、羞辱的方式:别哭了,别那么矫情!他们天真地以为,只要你不哭,事情就解决了。
霸道型的父母,责任感有,培养孩子的功夫也做得不会少,甚至比更成功的父母焦虑得多、担心得多,得到的却是孩子的疏远、冷漠和憎恨。吃力不讨好,失去自己孩子的爱,这当然很可怜。要过很长时间,到了你成年,知道生活不易,你或有可能恍然大悟:原来他们不是不爱我,只是不知道怎么爱。他们表现得那么凶,其实只是太弱小。
你观察得没错,人确实是傻乎乎的,错了认个错就没事的小事,偏偏要固执地让它变成大事。但这就是人性的弱点,它很强大。你和我,也会受这人性弱点的困扰,为了自己的面子、自尊,傻乎乎地固执于错误,宁愿伤人伤己也不回头。知道这种人性弱点,有利于自己的成长,在自己身上发作时,你可以警觉到自己正在犯错,慢慢学会控制这情绪,听清楚这情绪传达的诉求。这样也可以增加自己的同理心,你仍在依赖你父母供养时,你已生出怜悯,他们被显而易见的弱点控制得那么牢。
冲突发生时,有怜悯的那个人,是站得更高的。更高的人将寻找方法避免、化解冲突。如果加剧冲突,引发争吵,只会让对方更加固执于弱点,那我们就害了他。比如关于学习方法的争论,你想边听歌边写作业,家长要求你写作业时不许听歌。从科学研究的角度看,家长这个要求没有错,注意力资源是稀缺的,人很难同时做好两件事。但也无法排除你是例外。争吵不仅无法解决这个矛盾,还不利于你。这时候,你可以想得更远一点,支撑一个人话语权的,是实力。如果他们的教导,符合主流价值,比如老师也是那么说的,那就暂时听他们的,实力强了,再来谈判。
学生的实力,就是成绩,如果你是永远的第一名,你说,我就得听歌写作业,成绩才能好。你父母哪里敢禁止,早当成你的趣事在朋友圈炫耀。用实力说话是最轻松的。成年后也是如此,你成就大,你负责任,你的观点,你的方法,人家就听。
从现在开始,就可训练自己,不用抱怨、生气与泪水来提要求,用实力提要求。你只是六年级的小朋友,这个要求很高,毕竟成年人都很难做到,但开始只做到1%,就很牛了,你能慢慢掌控你自己。几年后,你能做到50%时,你都能改变你的父母。
祝开心。
连岳
推荐:那些孩子喜爱的父母品质
上文:爱你,与你何关?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