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老师,不当上帝

连岳文章
Hendrick Terbrugghen,Boy Lighting a Pipe
连叔,上午好!
多年看你平和地输出爱和智慧,何其有幸!如今实在有惑无法解,不得已只好向心中最可靠的连叔求助了。
我是一名初中老师兼班主任,目前是八年级下学期,一场疫情考验了国人的同时对这些网上学习的部分学生却是影响巨大。因为能全面接触手机,父母又不可能一直看着学习(尤其是复工复业之后),所以网上授课效果较差。等五月份复课后,没上课没做作业的在知识的反馈上一问三不知。更重要的是他们的态度——完全无所谓,或者说是全然放弃。出现这种情况的关键因素一个是手机,一个是家庭关系。有几个学生就直接因为手机问题和家长闹开了,两个学生直接不来学校,就待在家里玩手机,一个因手机被缴离家出走,两个手机被砸被缴之后来了学校作业不做试卷不写。
一个班五十个人,出现了好几个这样的情况,一是替他们担忧,不学习天天窝家里玩手机并不是事,来了学校就以这种消极的态度抵抗,那就是对自己无谓的消耗啊。跟家长沟通,她们基本上都跟我说管不了,拿他们没办法,老师有没有什么更好的方法……二是这个情况还有继续发展的趋势,班级、年级、整个学校都不少见,这对其他同学也是一种冲击,我们要怎么做才能最大程度稳住军心呢?这是我们班主任工作中占比越来越重的一个问题,可我目前束手无策,跟他们心平气和沟通,他们就沉默不语;不交作业有惩罚,他们也全盘接受;聊和家人如何相处,更是闭口不言。不管我们说什么做什么,他们就是说不读书,不来学校。
万般无奈,想到连叔,还望连叔能看到,期待您的指教!!
自在

自在老师:
昨天简单回复了你几句,一整天都在想你的焦虑,我们今天再说几句吧。
我想,这几个让你担心的孩子(或者有同样困扰的孩子),仅仅看到你的留言,可能多少就有一点触动,或许能够开始改变。正因为爱他们,为他们的前途担忧,才生出这焦虑,否则,听之任之,有何焦虑可言。
复学以后,可以想见,老师的整体焦虑感都在上升。除了少数极其自律的、家长管教有方的孩子,学业与态度不受影响,其他孩子都将呈现一定的退步。其实,没有这退步反而不正常,那证明学校没必要存在,大家上上网课就好了。经过这个疫情,大家知道,在学校这个专注教育的空间里,有老师管教,有纪律约束,有同学压力,对孩子的成长帮助,是不可替代的。
深受手机困扰的学生,面临成长的重大危机。两个不利因素汇集在此刻:在家里,家长方法匮乏,权威丧失。孩子自身,也自暴自弃,反正,我不玩手机,学习也不好,家长老师都“为难”我,真不如玩玩手机,手机里的世界,是快乐的、沉迷的、取悦我的,能够让我忘掉烦恼。
他们最后的机会,就在老师身上了。这也是老师不自觉陷入焦虑的原因。从成长规律来看,知道这些孩子习惯不改,他们以后做什么事都难成,到处被人嫌弃,一生很辛苦,很难体会到高级一点的乐趣。但孩子一般不会考虑未来,很容易因为当下的压力而放弃,反正不愁吃,不愁穿,只要自觉不自觉地让家长和老师“死心”,没人管我,就是我的快乐人生。过了10年20年,他们才会发现,自己少年时,犯了多大的错误。
我建议老师采取“两不法”:不焦虑,不放弃。
以为问题马上得到解决,问题都能解决,这是焦虑产生的重要原因。事实是,有些问题无解,有些问题很久后才有解,在教育领域尤其如此。接受这个现实,焦虑将消失大半,你不会指望一次交谈,孩子就洗心革面,改掉一切坏习惯,他可能只振作半天一天,又躺回去了。你几十次的班会,无数次的激励之后,这些孩子可能依然成绩平平地毕业,一点也不留恋地离开你。如果你知道,改变他们的力量,终究只在他们自己身上,你就没有“白忙了”“我一点用也没有”的自责。这种自责,对尽力了的老师是不公平的。
你的不放弃,暂时没有效果,但是在很久以后会出现,这些孩子长大后,在人生的某一刻,或想过体面的生活,或想衬得起爱情,或想对孩子负责,真正开始改变了,当年那个成绩平平的孩子,终于有了负责任的、受人尊敬的大人模样。他们的理念来源,就是你当年那些不放弃的持续输入。
不可否认,有些孩子的命运很悲惨,一生无法自律,现在他们受手机控制,以后受酒精、甚至毒品的控制,在恶习、短视与放纵中无尽沉沦,无穷懊悔。即使是这些孩子,你也是他们人生中最后一个认真拯救他的人,这是最高级的怜悯,问心无愧了。
祝开心。
连岳
推荐:赤子教育,永恒的教育核心
上文:以反风口精神增加定力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