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容易被妖魔化的职业

连岳文章
Arthur Beecher Carles,Silence

疫情以来,两个职业的美誉度上升很快,一是医疗,没有医护人员,不可能控制住疫情。
二是教育,停课期间,家长们亲身感受到老师对教育的重要性。
遗憾的是,这都是暂时的。民意如流水,今天载舟,明天覆舟。医疗与教育是两个最容易被妖魔化的职业。疫情危机解除以后,生活重归常态,人们就会慢慢忘掉他们的重要性。
什么职业,都是正常人居多,医疗与教育也一样。我不赞成神化这两个职业,神化了,正常人就不能当正常人,他们就得有超能力,做正常人做不了的事情,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至少无法持续。我更不赞成把他们妖化魔化,以为他们就是存心害人的,这对他们不公平,中国的医疗与教育,一点不弱,性价比是一流的,靠妖魔鬼怪,不可能有这样的成就。带有这种偏见的人,对自己也是伤害,你去看病,你的孩子的上学,你一副受迫害的心态,没有信任的基础,没事也能搞出事来,结果怎么可能好?
医生老师容易被妖魔化,是其职业特色决定的。病人与学生,更多人最后感受到的是失败,与预期有巨大的落差。
病人去医院,想得到健康,可是有些病,花再多钱,也治不好,或者无法根治。人生的终点,往往是在医院。总有某些疾病,比现有的医疗水平领先一步。没有这种常识的人,认定医疗能够战胜一切疾病,没把我治好,那肯定是医生的失误和黑心。
家长把孩子送进学校,对他的人生预期,往往是北大清华,飞黄腾达。按照这个标准,多数孩子是失败的,能受高等教育的学生总是少数。但是家长们又不想放弃这个高标准,接受义务教育的正常标准:孩子们经过义务教育,脱盲了,对公序良俗有基本的认知,具有一定自学能力,可以成为一个自食其力的人,就是成功。
一个学业出色的孩子,如愿上了好大学,是几大要素的合力促成。最重要的是遗传,天才是天生的;其次是家庭,有爱有知识的家庭,孩子的成才率一定高;最后是老师的作用。而一个孩子学业“不成功”,检讨起来,没有哪个家长会说:我们把孩子生得不够聪明,我们的家庭教育不太给力。找到的原因,基本都是老师不负责任。这种心态,遇上被媒体引爆的个案,马上烈火燎原,上升到了对老师群体的否定,对中国教育的否定。这种思维方式,没人是赢家。学校与老师,教学目的改为避免一切可能的矛盾,把标准越降越低,不管孩子,没有作业,人人高分,孩子肯定开心,也能满足家长的幻觉。到了大家都追求这种假象时,教育就完蛋了,整个国家也失去希望。
没人是神。我们自己不是神,如果是,我们就无所不能,不需要医生老师。医生老师责任很大,但他们也是常人,得允许他们犯常人会犯的失误,他们不应承担无限责任。神化与妖魔化他们,都是在不负责任地毁掉他们,到最后,我们不会有好的医生,也没有好的老师。
推荐:未来有风险,而这是好事
上文:什么是好作文?

《两个容易被妖魔化的职业》有1条留言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