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副厅长的《平安经》

连岳文章
Dirck van Baburen,Narcissus Gazing
吉林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厅长贺电所著的《平安经》,引发极大关注。这是一本人人看得出毫无价值的怪书,全书以“XXX平安”句型造句,从地名、企业名到人体器官名。书不便宜,299元一本。
大多数书是没有价值的,副厅长当然也有权利写这样的书。如果他愿意,还可以继续按这种句式写《幸福经》《快乐经》,写百部千部经。但人们的关注点是,《平安经》却得到了官媒、官微的报道与推荐,还组织了朗诵与研讨,这就是赤裸裸的拍马屁。这书若是一个普通警察写的,绝没有这个待遇。
更尴尬的是,《平安经》显示由两大出版社联袂出版,其中之一的人民出版社,发表声明否认出版过该书。在出版著作之前,作者与出版社要签订合同,贺电副厅长可能签了个假合同,上当受骗了。
这事件对体制的权威与形象,当然是损害。人们会想,一个副厅长,智商这么低,而那些吹捧他的人,节操这么差,他们混在一起,能做些什么好事?人都有名利心,官员不当得利,是腐败,法律有刚性标准,但只是这种拍马屁,抬轿子,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法律是没什么办法的,不能因为有人奉承我而惩罚我吧,了不起批评一下。
客观来说,在体制内官至副厅级,过五关斩六将,智商与情商,都不会低。本来不至于闹这种低级笑话,只能说,权力大了,说任何一句话都有人奉承,时间一长,把平台的价值误认为自己的价值,把权力的威力当成自己的威力,智商与情商就变低了。人性中的弱点就会放大,最后闹出低级笑话。
贺电副厅长炒作新书的做法,其实是文艺圈一向的陋习。圈子里,只要一人出了书,他可以光明正大地要求圈子内的人推荐与吹捧,至于你有没有看过这本书,并不重要。今天你吹捧我,明天我吹捧你。今年我们一起捧红你的孩子,明天就轮到我家的孩子。在前互联网时代,发表与出版资源牢牢掌握在文艺圈内时,不这么做,就难有出头之日。互联网给了人人发表作品的机会,大家接受市场的苛刻批评。写得好,凭自己实力赢得读者,写得不好,怎么吹捧也得露馅。这种陋习的危害才逐渐消失。
现在当然还有很多文艺圈人士这么玩,但除了给人酸臭、无能的感觉之外,没什么别的害处,人们都懒得嘲笑了。人们嘲笑贺电副厅长这么玩,主要因为他是重要岗位的副厅长,竟然沦落得如此蠢萌,人们觉得不太平安。
推荐:你太快了!
上文:对世界,对婚姻,那些没必要的恐惧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