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任正非最新讲话

连岳文章

Stormy Seascape,Claude Monet

7月29日至31日,华为公司创始人、CEO任正非带队访问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东南大学和南京大学。对一些重要问题谈了自己的看法。最近几乎所有重要官方媒体都发布了这条新闻。足见其重要性。

任正非淡泊名利,与世无争,但却越来越重要。这地位是通过做实事,打硬仗得到的。这也是最好的企业家之路。想当出色的企业家,多多学习任正非就是了。炫富、刺激公众、炒作丑闻、自我吹嘘,这样的企业家都不难占据关注的焦点,不过,有什么价值吗?只会让人心生厌烦。

任正非这次谈到了几个点,都需要意志坚定,目光长远。比如中国的希望在孩子,要搞好教育;大学要为理想和好奇而研究,花几十年时间追赶世界理论中心;中国仍然落后美国,要有耐心在创新上一点点突破;虽然美国一些政客不讲理,搞对立,但要感谢与包容文明的先行者,向一切人学习。

毫无疑问,这见识、胸怀与定力,将会被决策者吸纳(否则,就不会有如此高级别的广泛报道),按这条路走,接下来的几十年,中国的机会会更多。其实,这种专业精英与决策者合力的模式,在今年出现过多次。年初突遭疫情袭击时,是钟南山、李兰娟等专家现场调研,为决策者提供意见。不久前,在听取专家意见时,也看到了年轻的城市化专家陆铭教授的身影,在此之前,其实城市化政策已有调整,可能陆铭的意见已被采纳。

今年,中国的防疫与经济之所以做得好,我觉得,就是这种“专业精英加决策者合力”的模式在起作用。专业精英对某一问题看得深,看得透,但他们无法调动全国资源。决策者可以调动全国资源,却无法事事精通。他们分开,可能难成大事,尤其是防疫这种事。他们结合得好,再大的危机都能化解,再大的危机都能变成机会。

当然,做得再好,也有一部分人是永远唱衰的。到现在,也有人不停地黑华为,更有人认为中国的防疫很糟糕, 经济会崩溃。生于斯,长于斯,发达于斯,享乐于斯,但似乎这个地方不倒霉,就死不瞑目,再多的事实也改变不了他的怨恨。我们在生活中,要有意识地远离这些人,避免自己被毒化,天天惊乍,你觉得明天都过不下去,怎么有可能做几十年的计划?你是这样一个中国崩溃论者,肯定无法踏实做事,连带家人也心浮气躁,无法分享进步。

做人应该像任正非这样,实实在在把事情做好,有信任文明与市场的理想主义,也有防备意外与敌意的现实主义。危机发生时,不是逃跑与投降,而是承担时代交给的责任,勇敢地生存、战斗、发展,激励所有人。


推荐:解决投资中国的最本质问题

上文:家人非我同类,两个相处原则

家人非我同类,两个相处原则

连岳文章
Georges Seurat,The Bank of the Seine
连叔您好,
关注您公众号挺长时间了,一直默默看您的文章,吸收您的正面思想。这两天我有一个小困扰,跟身边朋友倾诉了还是不痛快,所以想到了您,因为您总能给予我们开导与启发。就算无回复,我也想跟您倾诉一下。
我是90年的我老公89年的,都是从农村上大学出来在北京工作,全家人租住在这里。这些年靠我们的努力和省吃俭用(省吃俭用有点夸张不过差不多,不敢大手大脚),目前在天津和老家市里各有一套房,今年又有了二胎。公公婆婆生老大时就在这儿帮忙看孩子(公婆从老家来,无收入也基本无存款,公公还有病干不了什么)。
老公有一个妹妹,95年的,前年本科毕业来北京就一直跟我们住在一块。她在北京找了一个小财务的工作,每个月挣三千多块钱,竟然也一直干了下去。期间我鼓励她换工作或者提涨薪,但是不了了之。老公也着急他妹妹,觉得来北京也不奋斗,挣这么点钱看她也没啥想法,但是老公没有正面跟他妹沟通过,他们全家人性格都不爱沟通。我们都明白,她跟我们生活在一起,有吃有住的没啥压力,三千多块钱就足够她自己花了。没压力就没动力嘛。虽然她也想有所改变,但是很难迈出脚步的,尤其是性格温吞的人。      
老公妹妹这一住就是两年多,时间一久我有点儿不乐意,我们压力也挺大的,上有老下有小还有两个房贷和一大家子的开销,一大家子挤巴巴地住在一起。最主要的是,她应该自己闯闯了,锻炼锻炼独立自主的能力和与别人沟通接触的能力,每天除了上班就老是我们一家这几个人,她也没什么爱好没什么社交,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前几天他妹妹打算辞职回老家市里,觉得在北京挣不到什么钱,想回去考个公务员或者事业单位(她在北京一直有看书看资料)。我们都支持她,如果能考上当然很好。然后,我的困扰就来了,因为她回去要住在我们市里的房里!这是我的婚房,从找房、看房、买房、办手续、装修、买家具家电、布置全是我和老公跑前跑后弄的,我公婆在村里她们也不懂,也没出钱。当时他妹妹还在念大学,也没出过一点钱一点力。这个房子我总共只住过两次,加起来还不到十天,平时就是给老公妹妹有事回市里或公婆偶尔回老家落脚住一住。现在她要回去发展了,就是长期住在里面了!我崭新的房子,我自己都没住几天呀。要是过渡住一住我没意见,但是这一住到啥时候都不知道。婆婆有次还说要在这个房子送她女儿出嫁不从村里,我其实是不愿意的,我的女儿我才让她从我房子出嫁呢!现在我在打这些字,想想就心里不平衡,我辛辛苦苦建造的家园,就要被别人占用了。最主要的是,又给她提供了温床,要什么时候才能自立自强!一辈子都要我们帮助她吗。自己不立起来,将来还要靠我们多少!
我心里不愿意,但是又不好拒绝,毕竟公婆帮我看孩子,我应该照顾她女儿似的,而且我老公也愿意让她妹妹去住,他比较护着他妹,他是个大好人吧,平时自己有点东西很愿意拿出来给全家人。我要是反对估计家里得闹矛盾了。我只能忍了吗?
我们从认识到结婚到买房、生娃,我没拿过他们家什么。这几年我和他一起努力,我想当一个好媳妇、好嫂子,尽量让家里和谐尽量照顾着大家,可是每次只要关乎于他家人的事就把我的意见和感受摆在次要,好多回了。心里真不痛快。
您说我该怎么办?我老公是不是就是凤凰男?
RB

RB:
你们夫妻走在正确的道路上,踏实节俭,积攒财富。我也可以看到你们光明的未来:最后在北京拥有房子,把两个孩子培养成像你们一样负责任,有韧性的人。这可能还只是你们人生成就的低点。雪球滚大到一定程度,突然的爆发,其高度是难以预估的。所以,一般孩子,要像你们一样,不怕白手起家,每一分钱都是自己挣的,是值得自豪的事,也能令自己增加力量感。
你小姑子让你不舒服,本质上并非她占了你们的便宜。看得出来,你是慷慨的,宽容的人,并没有多少人能够忍受她在自己家寄居几年。因为她并不自立,也无进取之心,这种本性的不同,令你气恼。按你的性格,在北京有落脚点和家人的支持,那一定会走得比别人更快更好。她非你同类。人性是这样的,对我景仰的、欣赏的人,可倾囊相助;对我鄙视的、厌恶的,拔一毛都痛苦。你现在就被这样的人性折磨。
确实,有些人若不是家人,多瞧一眼都不可能,但他偏偏就是家人,又非大奸大恶,不能一刀两断,必须相处一生,有两个原则可消除烦恼:
一是简单的术,两害相权取其轻。你小姑子住在你北京的家里和住在你老家的房里,后者的伤害小得多。老家的房子,你自己不住,也不出租,小姑子住,你没有经济损失。她不住房子也会旧,十多年后,也得重新装修。再说了,这也是还公婆替你们带孩子的人情,有这种轻松还的机会,何乐而不为?
二是复杂一点的道,强者有帮助他人的“义务”。这义务打了引号,法律上并没有强制,强者完全可以不帮助他人。但人强到一定程度,却会主动承担起这义务,在不影响自己小家的情况下,你愿意伸手拉人一把,主要是从自己的家人开始拉起。他们可能并非同类,是陌生人,你绝不会管,但他们运气好,有你这样的家人。所以,你得恭喜他们,同时庆幸自己不是被拉的。能力再大一些,你的帮助就会超出家庭的范畴。人生本来就有归还这个程序,人有一死,我们从这个世界得到的恩惠,财富也罢,智慧也罢,你得还给世界,这样才不会患得患失。得我们恩惠的人越多,说明我们所得也越多,这是乐失乐得。
祝开心。
连岳
推荐:人为什么活着?
上文:

连岳文章
Otto Mueller,Waldsee

孔夫子说,好的艺术(可能也比喻好的人生),其内容,尽善,其形式,尽美。
尽善尽美,只是理想状态,再善再美,未来也有更善更美。“尽”是追求,不停逼近,永不厌倦。
所以,今天推荐下面这句话:
连岳文章
长按二维码可关注
手中的任何一件事,把它当成一件事,尊重它,想办法做得更好,就是“尽”的追求。这是责任,是创新,也是进化。每次多做一点,做好一点,早准备几分钟,再检查一次,并不难,但善与美必在生长。
我尤其尊重与佩服那些能把“所有人都会做的事”做得更好一些的人,那是真功夫。总想着大计划,一举成名,经手之事却苟且粗疏,那只有花架子,不知美,也远离善。
有套书,我放在卫生间,每天随手翻一翻。其内容,早就是中国人的共同文化遗产,不受知识产权的限制,它是《声律启蒙》《千家诗选》《楚辞选》《宋诗选》《山水田园诗选》(前三本还入选了《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教材发展中心中小学生阅读指导目录》(2020年版))。
这套书的特点,是为这些尽善的内容找到尽美的形式,将文字一一对应吴冠中、齐白石、黄永玉、傅抱石的画作。每看一页的感觉就是,这些字和画,是天生的灵魂伴侣。再分开看字与画,就觉得它们孤单了。
只要更努力一点,寻常的事情,突然变得非凡。事情往往就是这样。看的人觉得轻松,做起来才知道“尽”的追求并不容易。
所以,什么事都要做,做时想着再进步一点。这就是尽善尽美之路。
今天是第140期“下周很重要”,以“尽”的心态拟定并完成自己的计划吧,美在其中,善在其中。
推荐:不停即可
上文:你最爱谁,你就和他吃过最多饭

你最爱谁,你就和他吃过最多饭

连岳文章
Paul Gauguin,The Meal
有人说,不喝酒,不应酬,就办不成事。持有这种观念的人,往往自我验证,最后身边都是爱喝之人,再也接触不到不喝酒,少应酬也办成事的人。这种人有点地位和权力,别人不喝,不往死里喝,他就觉得被冒犯,一些恶劣的酒桌风气也随之出现。
亲朋好友,同事之间,聚一聚,想喝酒的喝酒,爱喝的多喝,不能喝的,不想喝的,就不喝,随自己的意。这是非常健康的社交,也是人类社会的必须。人与人之间,尤其是相亲相爱的,没有这样的聚会,很难表达自己的感情。一个简单的标准,你最爱谁,你就和他吃过最多饭,喝过最多酒(如果双方都会喝)。
按我的观察,那些认为只有喝酒才能办事的,并不会有更大的成就,朴实无华的人,往往走得更远。我喝酒很挑剔人,只偶尔和朋友喝,这个世界也没有为难我,我照样活得好。无论做什么,人应该有这个朴素的信仰:我做成事,是因为我的品格与能力,并非因为我是酒鬼。丢掉这个信仰,只能证明一个人酒精成瘾,然后自我欺骗而已。天天喝大酒,把脑子和身体喝坏,能做成什么像样的事?
就像下面这位先生一样:
连岳文章
问任何一个老百姓,都不会认可公务员喝酒是为人民服务。这条高尚的理由不成立,不必这样骗自己。
一个人去当公务员,不能忘了初心。最真实的初心,就是因为其稳定,更能够陪伴家人。这和为人民服务并不冲突,认真上班,知道来办事的人民是自己的衣食父母,和颜悦色,我想,人民就很满意了。并不会额外要求你必须喝到半夜。这样的公务员,人民反而不满意,你一个月的工资,两次就喝完了,那些为你买单的人,不就指望你滥用权力回报吗?
公务员对仕途有期待,人之常情。但也要知道概率,绝大多数公务员,到退休也是普通公务员。有官当,一生不过也就是科级处级。再大的官,那要运气中的运气,更是和喝酒没有关系。仕途之路,不如平常心,把事情做好,其他交给概率,反正已经得到一生平静陪伴家人的好处,应该知足。
发了大财,当了大官,最后陪伴家人的自由都没有,夜夜在外陪人喝酒,这样的财,就是为别人而发,这样的官,不当又有什么可惜的。
推荐:只有唯美,才能致敬传统
上文:说说那些去街道办的北大清华生

说说那些去街道办的北大清华生

连岳文章
Kazimir Malevich,Red Cavalry
最近,一张杭州余杭区招聘公示突然火了,其实那是2018年的旧事,只不过上面是清一色的清华、北大毕业生,而有的工作岗位是街道办事处。2019年,当地也进行了“清北招聘”。
有人惊叹这是大材小用。
其实未必。首先,他们的待遇是高的。当地解释这种“清北招聘生”列入余杭区党政机关储备人才管理。可自由选择事业编制人员或政府部门高级雇员两种不同身份类型,要么可按事业副处级标准享受绩效工资待遇,要么月薪可达3万,还不包含其他一系列福利。而且,既然是人才储备,他们向上升迁的路更为顺畅。可以说一入职就是大多数政府雇员一辈子也达不到的高度。
有人又说,如果他们去搞科研,尤其是理工科学生,成就不是更大吗?这就人各有志了,或许他们认为从政更能施展实现自己的抱负,为什么不能改行?从政府的角度来说,无法吸收到精英,也是危险的信号。就像李光耀所说的,他最重要的工作,就是为政府网罗精英。中国进入工程师时代了,受过大学教育的人数以亿计,还在不停增长,类似这种北大清华生进街道的事,以后不是什么新鲜事。
不过,从政和搞科研不一样,并非学历高的人一定赢。蒋介石的南京政府,网罗了当时许多知识分子,高高在上,赢不了井岗山资源匮乏的几个共产党。只是后者更接地气,知道当时的中国人想要什么。
所以,从政的人,有点理想主义,对自己要求高一点,有超越一己之私的大格局,才是正道。不过一般人做不到,许多人考公务员的主要目的,就是追求工作稳定与福利待遇,工作能混就混,能在安全的范围内弄弄权,占点小便宜,就奋勇争先。一个人如果被这种风气带走,文凭再高也会平庸化。优秀的大学毕业生,平庸化就特别可惜,浪费了自己的天赋。
前几天,有位读者说很羡慕一位善于划水的同事,公事不做,私事做许多。我劝他千万不要跟风,实实在在把事实做好,是工作的最佳策略。这样练的心性,长的本事,永远跟着你,你自己是最大受益者。巧言令色,投机取巧,以划水为荣,毒害的也是自己的心灵。你越没有资源与关系,越不能学这坏样,那将失去唯一的立身之本。起点高,有资源有关系,也不能学,那把自己活小了。
定力差,没耐心,是年轻容易有的缺点。没及时得到回报,看别人走了捷径,觉得自己吃亏,学坏冲动就来了。此时真要提醒自己:我不是这么平庸的人,我有我的理想。无论你选择什么,从政也好,经商也罢,都不要忘了这点。
推荐:穷查理,富人生
上文:优美的爱情何时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