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克制,但不要太洁癖

连岳文章
Claude Monet,Clifftop Walk at Pourville
有人问,老公的爱好就是打牌和打游戏,如何是好?
我的答案是,只要尽了工作与家庭上的义务,就没有问题。
打牌与打游戏,让人联想到浪费时间,不务正业和赌博,有些当老婆的,总是特别害怕老公沾这些,体现为特别洁癖,碰都不许碰。这引发许多不必要的家庭矛盾。妻子以为老公在堕落,老公很生气,我辛苦了一天,娱乐放松一下的资格都没有?双方立场南辕北辙,不吵都不行。
人是需要放松的。放松就是无负担,大脑和身体无压力,必须“浪费”一点时间。我的饮食是隔日断食,一天吃,一天除了喝水,什么也不吃。在吃的这天,我的收尾往往是2两酒,慢慢喝20分钟,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享受那种幸福而安宁的状态。
在医生看来,任何一滴酒都有害健康。如果不停追求更多的酒精刺激,也会演变成酗酒,最终摧毁一个人的身体和工作能力。但以此为理由剥夺我两天喝一杯酒的放松,我认为那是轻视我的理智与自由。不高兴,不服从,那是肯定的。即使是连太,也没有这个权力。当然,她没有,她总是很开心地替我拿酒。
生活不能太洁癖,这是强迫症,要知道,我们需要某些可控的“有害”来获得快乐与满足,它也是奖赏自己的一部分。传统的打牌,新兴的游戏,包括宴饮和娱乐,都可划归为“浪费时间”,或说“不健康”,把它们都剥夺了,人生的每一分钟都斗志昂扬,那是病态,人撑不了多久就会崩溃。
从另一个角度看,老婆和家人要放心让自己打牌、游戏和喝酒,也得证明自己是有克制力的人,不像小朋友,无法收手。你确实是工作之余的放松,放松得刚好就停止。一个能理解,一个有克制,家和万事兴。
克制力是健康关系的关键。过于洁癖,其实也是一种不克制,是控制欲太强的体现,没有信任他人的能力。这容易杯弓蛇影,自己把自己吓得半死。老公摸一下牌,你就看到赌徒败光家产;他喝一杯酒,你就说他要死于肝癌;他请你吃大餐,你说吃太饱会三高。你好像都有点道理,总是抢到道德高地,但和你呆在一起有什么意思?就是不停地被纠正、被禁止、被怀疑,没人能忍受这点,你会把正常人逼成不正常,然后指着不正常的他说:你看,我担心得没错吧,你就是个不正常的人。这就成了怨偶,两人捆绑在一起,我强求你,你反抗我,不痛不快过一生,大家的人生都浪费了。
推荐:活着多好呀
上文:10%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