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心理医生

连岳文章
Janos Mattis-Teutsch,Sunflowers
连岳老师,您好!我想问,老公不愿意为你结扎怎么办?平时对你很好,但是不愿意为你结扎,我可以理解为他不够爱我吗?可以理解为到以后我有什么事了,他会选择放弃我吗?实在憋得不行了,和家人朋友说我怕他们说我矫情,怕他们为他说话,又怕他们说他不好,不值得继续下去,不舍得八年的感情,更不舍得刚出生的宝宝……希望连岳老师帮我捋捋,感恩感谢!

他不愿意结扎,那就用安全套。这是避孕方法的偏好,得不出他不爱你的结论。
如果他连安全套都不愿意用,置你于意外受孕风险与焦虑之中,那才是不爱你。
你刚生完孩子,情绪不太稳定,也处于不安全感最容易被引发的时间段——毕竟,刚生完孩子的妈妈,如果被丈夫抛弃,母子的生存风险就会飙升。这种恐惧感可能是写在基因里的,免不了矫情。
矫情不可怕,怕的是不知道自己在矫情。剂量轻的、自己明知的矫情,不过就是撒娇,在亲密关系中常见,没有才不正常。撒娇的人假装生气,识趣的人尽情安抚,小演怡情。但是过了度,假戏真做,没完没了,无限联想,分不清想象与现实,亲密关系就会出现裂纹,甚至破碎。
婚姻的成本太高,爱错一个人,可能付出几年十几年的时间,令人懊恼沮丧。这导致有人疑神疑鬼,以为不停地监控和拷问,即可消除风险。但这种不信任让人不舒服、想逃离,反而增加了风险。于是陷入疑神疑鬼悖论,你越是疑神疑鬼,凶神恶鬼越多,最后谁也无法和你建立健康的关系,只得离你而去,验证了你当初的怀疑。
其实人生诸事,和婚姻一样,未来都无法100%确定,都可能犯错,都不可逆。风险令人厌恶且害怕,但接受风险却是人在理智与情感上成熟的标志,包括接受婚姻的风险。认为婚姻最重要,所以它应该0风险,这种不理智,本身就是大风险。
应对婚姻可能出现的风险,去除疑神疑鬼,有两个办法:
一是恋爱时以责任感为第一衡量标准,责任感过关,才是帅不帅,有没钱之类的次要条件。有责任感的人,变坏的可能性更小。前几天,我还和一位年轻人说,建立你的信用度和美誉度,最好的办法就是主动的责任感。不是事到临头,迫不得已地承担一点,而是主动去承担,尽力而为。责任感将引发链式反应:你会维护身体健康、提升技能、不逃避困难、并能抚慰与激励他人。
当我发现一个人没有责任感 ,尤其是对妻儿都无责任感时。我就会认为他是一个不值得合作与交往的人。
二是婚后保有自己的能力,尤其是女性。工作权不能放弃,即使生育期间,不得不短暂离开职场,之后也要尽力重返职场。可能会累一点,但工作是最好的心理医生。有工作,有收入,安全感更强,真有风险发生,你也不怕,自然就不会疑神疑鬼。
推荐:当你真爱一个人,生命的意义就会慢慢呈现
上文:这合理吗?他打我,说是考验我的真爱

这合理吗?他打我,说是考验我的真爱

连岳文章
Agnes Lawrence Pelton,Awakening
连岳好!
我十多年如一日是您的忠粉,读您的文章是我人生最幸福的时刻。现在面临人生难题,理性来说我应该知道答案,情感上却无法做出割舍。交往多年的男友,有暴力倾向,失控起来不计后果,疫情期间第一次施暴我以为是冲动,第二次他解释了我又原谅,感觉现在他已经黑化了,对自己的暴力合理化,说就是考验我是不是真爱,如果是真爱,就能接受一切。
他最近一年在北京买房装修比较辛苦,也负了债,一直斥责我没帮他承担辛苦和经济压力,他意思是房子是将来结婚用的,我应该操心和付出一些,比如买些家具什么的。
我认识他之前就在同地段买了更大的房子,也是自己装修、自己买的家具,我并没有觉得他应该付出。
我不知道怎么帮他买家具,他又没有正式求婚,只是偶尔开玩笑说有没有准备好了嫁给他。他性格比较强势,我没有安全感,他不开心的时候就冷战一个月不理人,我甚至觉得我没资格付出,说不定哪天他就单方面宣布分手换女友了。如果分手了,以他的冷酷性格,无论我买的什么,他都会扔掉无疑。
他学历比我低又对体制内的工资待遇不满意,对前途也比较迷惘,我一直都小心翼翼呵护他的自尊心,怕说哪句话刺激到他的玻璃心,但是他一直都在通过各种讽刺打压我来建立自信。
我原本是发自内心此生不打算生孩子的,我认真解释了,我不打算把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也不需要孩子养老,我对生育养育过程深怀恐惧,我的大学室友难产差点失去生命。
他表示很喜欢孩子,我思考了很久说愿意满足他的愿望,只要他喜欢,但是他不仅不感动我愿意为他改变多年执念,还以此攻击我本质就是个自私的人。
按说最近一年他的表现,我应该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但是前两年他对我几近完美的好,完美得我都忐忑,感觉不真实,一起看绝症把爱人分开的电影时,他握着我的手说除了生死没什么能把我们分开,我总是拿这些美好情节来麻醉自己,他是最近一年压力太大,所以才变得负面情绪崩溃。
我总觉得他其实还是爱我的,不然不会在暴力伤害我之后,又表示心疼,我死心决定结束,他又再来找我,说离开我他觉得生命没有意义。
我想过了,如果复合,他肯定还会继续挑刺打压我,我甚至可以忍受精神上的打击,但是他是否暴力并不能保证,暴力是犯罪,我也说了,之前我心软都没报警,如果暴力再犯我一定会报警。
如果不复合,我可能永远都找不到喜欢的人了,他之前太完美,已经让我无感任何人。
错过是悲剧,复合是恐惧,担心他失手会把我打死,我最近可能精神抑郁了,一想到他说离开我觉得生命没意义,我也觉得真分了我也会陷入生命无意义。
抑郁的伍尔芙

抑郁的伍尔芙:
被男朋友打很倒霉,但并不可怕,把他变成前男友就是了。被打了两次,那分手就更无遗憾。
可怕的是,你有把他打你合理化的苗头。怀念他原来的好,以冲淡他打你的坏。这种好不过也是看电影抒一下情。这是劝说自己接受他把暴力合理化:打你是考验你的真爱,如果是真爱,就能接受一切。
你离万劫不复的命运只差一步,若接受他的说法,只能被打一辈子,更糟一点,你还会被打死。直到死亡把你们分开。
他的说法,荒谬之处是明显的。
首先,这应该适用于双方,你也可以用在他身上。你打他几顿考验一下真爱试试看?你原来的一个生活方式不合他意,他都要攻击你。
如果是真爱,就能接受一切。你真爱我,就请你接受不打我。你也可以提这个正常的卑微的要求,他为什么做不到?
再说了,谁说真爱必须接受一切?我爱你,只能接受我们从此变好,你要变得更好,我也要变得更好。任何一方的变坏都是不能接受的。一人变好,以另一个变坏为代价,你要接受我揍你,这不是爱,这是蓄奴。
你没有感受过爱。你只是在语言和肉体双重暴力的长期打压下,习惯了自己低他一等。这种观念上的自我奴化一建立,人生就再没希望了。就像卡尔·萨根在《魔鬼出没的世界》里说到的,原来美国南部维护奴隶制度,除了暴力以外,还在一切场合,农场,教堂,法庭,议会向奴隶们灌输他们生来低贱,受苦当奴隶是上帝的旨意。你男朋友的做法就是复制奴隶主这一套。
奴隶们挣脱很难,奴隶主禁止他们识字读书,最大可能消除他们的理性思考能力。只要观念上是奴隶,他们才能永远是奴隶。可你受教育程度高,从你的化名来看,你也读了伍尔芙——一个鼓励女性自立的女作家。你确实听从了伍尔芙的建议,女人要有一间自己的房子。可你有知识有房子后当起了女奴,这样伍尔芙的棺材板怎么压得住?
我相信,所有看完你故事的人,对你的愤怒甚过对你男友的愤怒。因为你缺乏基本的责任感。人保护自己,能够击退坏人的伤害,这是最基本的责任感,这个做不到,其他责任感无从谈起。你自己伤得不是最重,浑浑噩噩,被打麻木了,可能也会习惯。伤得重的,是你的父母,你的好朋友,你将来的孩子,还包括我这个为你写了多年文章的人,看你被侮辱,被伤害,你却无限包容坏人,不知逃,不知死。你真是背叛了我们,给你知识,给你爱,你最后全糟蹋掉。
祝开心。
连岳
推荐:既温柔恭顺,又冷硬决断
上文:与其咒骂黑暗,不如点亮一支蜡烛

与其咒骂黑暗,不如点亮一支蜡烛

连岳文章
Childe Hassam,The Evening Star
卡尔·萨根去世以后还在深刻地影响世界。中国人科学素养的提升,某种程度还要感谢他。
2001年,卡尔·萨根去世5周年。北京电视台邀请了他的儿子及一些相关科学人士,做了一个节目,讨论卡尔·萨根生前的最后一本书《魔鬼出没的世界》,介绍了萨根的科学思想及主要贡献。节目有一位观众是时任副总理李岚清,想必他深受打动,马上打电话调了节目光盘,要了一本《魔鬼出没的世界》。很快召开了规格很高的“国务院科普工作座谈会”,制定方案,决定免税,以推动中国的科普活动。
决策层对科学思维普及的渴望可见一斑。更早之前,早在上个世纪70年代,邓小平就开始形成“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思想。决策者对国家的发展走向,民众的思潮,有着关键的引领作用。80年代,邓小平在一次讲话中说,我很高兴,现在连山沟里的农民都知道科学技术是生产力。
在特殊的今年,中国民众那么容易接受科学家的建议,隔离,戴口罩,与长期来普及科学思维有关。当然,科学家说的不一定对,科学思维最重要的一环是“权威不一定对”。中国当时的防疫方法也受一定的质疑与批评,但事实证明是对的。最早控制了疫情,最早恢复了正常生活与经济活动——这当然是巨大的生产力。
与此相对应的,是科技一直处于领先的美国,从总统到民众,反感防疫专家的科学建议,以至于无法收拾。这个情况,卡尔·萨根也有所预计。他对美国社会的反智反科学忧心忡忡,连被美国人神化的里根总统,他做决定,竟然是听占卜师的!所以,现在疯疯癫癫,毫无常识的特朗普,也不算另类。卡尔·萨根痛批美国的基础教育落后的趋势,孩子的数理化水平低于同水平的国家,反智的传媒业又不停迎合并喂养反科学伪科学的内容,导致美国人越来越愚蠢,“这种无知和权力混合制成的易燃品早晚有一天会在我们面前燃成熊熊大火。”果然如此。
当然,中国民众普遍的科学素养,未必高过美国人。我们身边充满着各种怪力乱神。这次防疫成功,主要是决策者听科学家的,再借由高效的管理将科学方法输送到社会的每一根毛细血管。
科学思维的得到,是个缓慢的过程。某种程度上,人类得到科学,并非必然。卡尔·萨根引用物理学教授阿兰·克鲁默的话说“面对科学的诸多显而易见的成就和益处,我们仍然敌视它……仅此即可证明它是处于人类发展的主流之外的一个事物,也许只是一个意外和侥幸。”
怀疑的、提问式的、采用实验方法的科学,它的出现,主要来自古希腊,诸种条件具备:理性辩论的风气;开放的海洋经济;供学者云游的广阔的希腊语世界;充满想象力的文学作品;独立的商人阶层,他们赞助文化,聘请私人教师;僧侣无法垄断知识;最重要的有利因素是,这些因素持续了1000年。
科学,就是随时准备被人否定和自我否定。这是反人性的,不通过学习与训练无法得到。卡尔·萨根说,科学家与大多数人不同的地方在于,在强有力的证据面前,他们会改变自己的想法,甚至会放弃自己珍视的信念。改变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改变。
科学家的人性并没有不同,很多人被否定,也是不开心的。只不过,并没有办法,他就是生活在一个必须接受质疑与挑战,用证据说话的体系里。 
你拿到《魔鬼出没的世界》后,可以先看第十二章《鉴别谎言的技术》,里面列举了人类有史以来(仍将继续很长时间)的几类谎言,以及科学思维的几种工具。人必须掌握这些工具,它们不是科学家独有的,而是新的底层思维,将人生建立在它之上,将美妙幸福得多。正如卡尔·萨根认为他的父母虽然俱为普通人,却是他一生遇见的最好的老师(胜过诺奖得主),引他走上科学之路,他们不过只是从小鼓励孩子跟随好奇心,保持怀疑,用证据说话。只要掌握科学思维,什么事都做得更好。科学思维在人类史上,由意外变成必然。这是最伟大的趋势,从个人到国家,再到人类,我们必须活在这个大势里。

一条最重要的财务常识,也是最重要的成长常识和幸福常识

连岳文章
Vincent van Gogh,Path
几个月前,江苏有对年轻夫妻(男28岁,女26岁),携两个幼儿自尽。警方几天前通报了基本情况,这对夫妻经济收入较低,仍向他人借款、银行贷款购买轿车,大额购买体彩、福彩。
超出自己承受能力的债务摧毁了这个家庭。这对夫妻行事极端,但是他们面临的风险,却有普通性。金融业高度发达的当下,在信用破产之前,借钱很容易,鼓励、诱惑一个人超前消费的广告也比比皆是。借到钱马上可以获得满足,拥有奢侈品、汽车,产生阶层上升的幻觉。或者投入到“迅速致富”的行当中,比如放高利贷、大额购买彩票、传销、加盟各种高回报的神奇项目——这些缺乏风险意识与概率常识的冒险,几乎必然失败。借的钱败掉容易,还钱却很艰难,只要债务超出偿还能力,利滚利的债务就会迅速收紧绞索。
对有些年轻人,或低收入者,几万块债务就足以让他绝望。一个人要健康成长,慢慢致富,那么,绝不借超出自己能力的钱,就是一条不能破的底线。这是最重要的财务常识,也是最重要的成长常识和幸福常识。不坚守这点,有些成功人士,风云人物,也会摔倒。只不过是年轻人借几万十几万,他们借几亿几千亿,一旦还不了债,亿万身家蒸发,庞大企业垮台,结局倒是同样的一无所有。只不过年轻人还有机会,自己愿意改,长辈帮一把,那些债务不算大事,摔倒了可以爬起来。年纪大了,搞一个大的债务,那就再无机会,摔倒等于摔死。
倒不是说人不能有债务。比如不向银行借钱,绝大多数人一辈子也买不起房子。房贷几十万几百万,看起来很可怕。可是借给你的银行不害怕,他评估过你的信用与能力,知道你还得起,万一你信用破产,房子还在。向银行借钱的你也不害怕,你知道随着自己的能力提升,收入增长,再加上货币的长期贬值,还钱越来越轻松,万一有意外,房子卖掉,就能还债。这种借贷双方都得益,都不害怕的债务,就是良性债务。人倒是要有勇气去承担良性债务。否则,人就会犯吝啬的毛病。孔夫子说了,如果人吝啬,才华再美也没用。而最大的吝啬就是苛待家人,让他们不能安居。
不良债务,要有一分不借的定力。良性债务,要有一定敢借的责任。这种分辨力很重要,但并不难。那些认真工作攒信用的人,不炫耀,不虚荣,却供着房子,都有这个能力,他们的一生注定是富裕的、幸福的。
推荐:不谈财务自由,才是多数人该有的财务常识
上文:坏的一定会慢慢过去

坏的一定会慢慢过去

连岳文章
Edward Henry Potthast,Brighton Beach
连岳文章
长按二维码可关注
人天生的气质,有的乐观,有的悲观。
但我们最终都要成一个乐观主义者。乐观是一种思维方式,可以后天习得。
恐惧、焦虑、急功近利,甚至不负责任,都与悲观联系紧密。反正明天必然洪水滔天,今天就由着性子乱来吧。今天乱,明天多半更糟,就这么自我验证了。
人生不止今天明天两天。你我有三万多天。
重要一点的事情,都是长期的,不花几百几千天,做不成。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会有困难,很多困难,想得到与想不到的。一遇到困难,就悲观绝望,走不完这条长路。
这不是说天生悲观的人一定输。悲观者一眼可以看到不利,只是他无限放大这不利。保留看到不利的天赋,克制放大的冲动,可以规避许多风险,把事情做得更好。做成的事累积起来,你自然就乐观了。
而天生乐观的人,不要浪费这个天赋。如果以为做做白日梦即可,没有任何风险评估,甚至故意无视风险。狠狠地输几次,人生再无机会,悲惨的结局只会给你悲观。
天生不同,却殊途同归,我们都得成为一个乐观主义者,坏的都会过去。天天有坏,但天天的好都多一点,就行了。
今天是第144期“下周很重要”,制订计划,某种程度上,就是坚信能战胜阻拦自己的困难,无论是自己心性带来的困难,还是环境产生的困难。
推荐:子绝四,大人生
上文:说说上海抢人,这才是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