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江河,给你信心

连岳文章
傅抱石图
接下来的十来年里,甚至是几十年里,会非常有趣。美国的围堵与中国的突围,将是世界的一条主线。结局可以先剧透一下,中国的突围一定成功,从此再无人可以围堵。这是中国文明基因决定的。
现在的大事,放到历史长河中,都是小事。人要读读历史,尤其是中国人,我们有这么长的历史,当下的挑战,可能在历史上已经做过一次题目。仅仅89年前,1931年,中国文明迎来最大危机,日本侵略者发动“九·一八”事变,东北迅速沦陷。你把现在中国的样子告诉当时的中国人,他们怎么敢相信呢?
89年很短,1931年,袁隆平先生已经1岁。著名学者许倬云先生也已经1岁。对一个半世纪来的中国,他的评价是:“在西潮冲击下蹒跚颠簸,中国人也因之对于自己的文化传承,由怀疑而至扬弃。中国文化几乎有可能在地球上消失。”而这个中国,在公元1500年前,还处于绝对的领先,直至哥伦布开启的大航海时代来临,才逐渐落后,最后甚至有文明灭亡危机——如果我们现在说的是日文,那中国文明就亡了。现在也有一些中国人认为美国一定会赢,美国宣布任何一项对中国的“制裁”,他们就同时宣布中国要完蛋了,这就是积贫积弱时代的最后回音。
文明的进步,必然遇到冲突与危机。越是伟大的文明,经历的冲突与危机越多。中国文明的发展史,就是一连串的冲突史、危机史。当下来一次冲突与危机,并不算意外,也不必害怕,更不能投降,应视之为中国文明发展的机遇。
中国,是一个地理概念,更是一个文明概念。
中国文明早慧。竞争一开始,其内核就是文明竞争。从商开始,它的胜出,就是凭借掌握了当时唯一成熟的文字系统——这套文字不停演化,我们现在还在用,以后将一直用。到了周,已经提出“天命”观念,摆脱了宗神与族神的限制,也超越了统治者的局限性,具有普世价值。其设定的游戏规则是:如果治国者不合天命,有违道德,天命就会寻找更有道德的人。
天命观经由孔子,发展为成熟的儒家学说,从修身到治国,为中国人提供了一套原则。季羡林先生(1931年时20岁)曾说,原以为“半部《论语》治天下”是吹牛,后来发现是大实话,甚至不需要半部,一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就够了。
如何选择人才?商鞅在秦国的变法,找到了打破血统与阶层的方法,选贤与能。弱小的秦国凭此蓄力,最终一统江山。商鞅的方法,演变为科举制度,为人才提供突破阶层的进阶之路。现在的高考,内容与科举完全不同,但选拔贤能的功能是一样的。
儒家讲进取,人要当真君子,大丈夫,以天下为己任。这有点累,没关系,中国文明的另一重要组成部分是老子庄子的道家,无为而治,顺应自然。进则儒,退则道,儒七分,道三分,儒显道隐。责任落在我肩上,用儒家承担,不逃避。抱负实现不了,用道家看淡,不抱怨。中国文明的基因就这么形成了,万古江河,世代更迭,其中的文明基因不变。现在“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很好,而人民是什么?不就是周人认为的“天命”吗?
理查德·道金斯认为,基因有生物学的DNA,也有文明基因meme(觅母)。史上帝国不少,凭武力也一时无敌,但文明基因弱,或被打断,终于烟消云散。中国文明基因形成后,第一次大冲击来自佛教的传入,但极为平和地化解了,经过一千年,佛教完全融入中国文明,成为儒道的补充。
近一个半世纪以来,以日本为代表的侵略是中国文明的最大危机,中国文明再次展现它的韧性,不仅顽强地生存下来,现在还将科学技术市场开放等因素融入中国文明。在这个历史纵深中看,当下面临美国的围堵,算得了什么呢?不仅不该灰心丧气,还该庆幸大时代终将到来。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