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最大

连岳文章
Victor Borisov-Musatov,Boy at the seashore
昨天(14日),国家领导人在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庆祝大会上的讲话,有个提法很新鲜:“深圳是改革开放后党和人民一手缔造的崭新城市,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一张白纸上的精彩演绎。深圳广大干部群众披荆斩棘、埋头苦干,用40年时间走过了国外一些国际化大都市上百年走完的历程。这是中国人民创造的世界发展史上的一个奇迹。”
说到深圳,马上令人想到的确实是一座从0到1的大城市。“地区生产总值从1980年的2.7亿元增至2019年的2.7万亿元,年均增长20. 7%,经济总量位居亚洲城市第五位。”新建一座小城,并不难。平地长出一座这样的大城市,是顺应规律才有的产物,不仅是深圳人的功劳,更是中国改革开放力量的托举,就像大海托举出的大浪。
深圳是改革开放与中国进步最好的纪念碑,而且是活的、生长着的纪念碑。它现在是亚洲第五。再过40年,它是亚洲第一,世界第一,又有什么奇怪的?不仅不奇怪,反而应该当成目标来追求,只有这样,深圳做成城市发展史、世界发展史的奇迹,才算完成。城市化是经济发展的必然。人口最多,经济发展势头最好的国家,没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城市,那是不成比例的。这事由深圳来做,最合适。
这40年,不仅是深圳,整个中国的城市化速度之快,快到中国人没有思想准备,所以更多地体现为抗拒。这挺可惜,某种程度像叶公好龙一样可笑,梦想的真龙降临,成就显现,你却欣赏不来。
城市化过程确实会面临问题。但解决问题不是不许城市长大。小照样有问题。几十年前的县城,只有几千几万人,够小的,可生活过的人知道,垃圾成堆,污水四溢,公厕令人作呕(我有时还会梦见,醒来相当恼火)。现在越大的城市反而越不容易出现这些问题。
问题在发展中更容易解决。
一是今天无解的难题,对明天的技术来说,小事一桩。比如伦敦人曾经担心马粪将埋葬城市,扫得再快也不如马拉得快。后来是汽车战胜了马粪,不是清洁工。又比如20年前中国的一些大城市,为抢劫盗窃案件所困扰,罪犯埋身人海,侦破成本很高,进入信息时代后,城市密布摄像头,人脸识别,步态识别,作案等于作死。
更重要的是,问题是机遇的另一种表述。解决问题将带来新发展。同样在伦敦,为解决交通拥堵,工程师从老鼠打洞得到灵感,铁路加地洞,组合一下,发明了地铁。没有城市提供的难题,这项提供了大都市基础架构的发明可能就出现不了。
遇见问题不躲不退,大胆去闯去试,这才是改革开放的精神。一座最强大的城市,就是一座大熔炉,移民是源源不断的“原料”,观点与思想碰撞出火花与温度,分工与合作无限提升效率,最后炼成钢铁。顺应这进化,城市就是新人、新思想、新产品的生产线。这进化越快,人、经济、城市与国家,强大的速度都更快。所以,我祝愿深圳早日成为亚洲第一、世界第一的伟大城市,那不仅证明了深圳的光荣,更证明了中国的光荣。
推荐:深圳更有机会成为伟大城市
上文:谁将赢得美国总统大选?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