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最重要心理建设

连岳文章
Henri de Toulouse-Lautrec,At the Races
常有人抱怨自己的职业“上升通道窄”,或产生厌倦感,或想改行。
这两种反应,往往都导致工作质量下降,与同事关系变差,从而更不容易上升。这不是说从事一项工作就必须从一而终,中途不许更改。我找到自己喜欢的工作,也换了几次跑道,教师、公务员、记者,都试过,觉得自己都还及格,但最后也都放弃了。我算试得多的,你未必要搞得如此麻烦,但人发现真适合自己的职业,变动一两次,我觉得再正常不过了。
无论怎么换,理由万千条,“上升通道窄”这条理由反而是不成立的。因为上升通道窄是所有职业的共同特征。哪个职业上升通道宽?呈倒金字塔状,越往上领导越多,没这样的职业。抱怨“上升通道窄”就像抱怨人终有一死,毫无意义。用毫无意义的抱怨指导自己的行动,则行动也失去了意义。
任何一个职业都有其难忍受的某个短板,稳定的职业可能收入低,收入高的职业可能不稳定。有成就感的工作可能很辛苦,轻松的工作可能没有成就感。在职业规划中,你得明确自己最想要什么,得到了,你就应该满足,就应该接受其不利因素。想通这点,抱怨就少,心会安定。
永远不要忘了自己选择职业的初心。比如你选择当公务员,那是看中它稳定,社会地位比较高,生活水平至少达到平均。你不能当了几年公务员,开始抱怨自己没官当,更哀叹自己发不了财。大多数公务员没官当,不很正常吗?官位就那么几个。公务员收入不应低,低了无法吸引人才,但肯定不能发财,公务员发财,尤其是大发财,那民众与国家就要倒大霉。
前几天看篇新闻,说是互联网大厂程序员的悲哀,一失业生活就成问题。看完内容,我差点吐血。这位老兄现状是可怜,干了10多年程序员,被辞退后不久,饭钱都没有。可是最后一位雇主,3年来每月付他3万元以上,他夜夜笙歌,月光。他职业生涯的总收入,高过绝大多数公务员的职业总收入。最后被辞退时,也一次性拿到了18万元赔偿金。他几个月挥霍一空。自己不会管理财务,结论却是工作不够稳定,互联网行业残酷,程序员悲哀?但凡正常一点,都有房有车有存款,生活从容了。
有多少职业抱怨是上面这些类型?我觉得占比很高,吃尽某个职业的红利,却不愿意接受相应的风险或不利。这种心态的人,给他任何一个职业,他最后都会以抱怨收场。从今以后,再也不要抱怨自己的职业“上升通道窄”了,把你的工作做好,做一辈子职场螺丝钉也正常。工作之外,你有书,有爱好,有爱情,有家庭,有朋友,那里有无限的温暖与精神上升,工作不能给你的,它们能给。
推荐:人过不好一生,主要是不懂道理
上文:从年轻时极可能出现的大危机,走向优势者应承担的大责任

从年轻时极可能出现的大危机,走向优势者应承担的大责任

连岳文章

 Umberto Boccioni,Those Who Go
连叔您好:
我是一个在基层乡镇工作七年的小伙,之前一直是体制外,去年有幸考到了家门口的事业编基层乡镇,现在的我虽然离家近了,可过得并不开心。
十月的一次人事调整,我被任命为综合办公室负责人,负责服务主要领导和管钱。我这个人干习惯了具体业务工作,干几项工作,有章可循我都能做好。但让我经常在钱上搞变通,领导各种把应该副职领导干的活推给我,还要我去钱上搞变通,我做不来。
任职的时候,我试用期都还没过,别人都不愿意干的这个综合办公室负责人,把我推了上去,我打心里是不接受的。找领导谈过想法,没办法,领导说没别的合适的人啊。最后不了了之。
我这个人不求上进提职,只求在安分的把工作做好,不和钱打交道,别让我在钱上搞变通,违心的事我心里扭曲。
我知道作为小伙子,在基层大多早晚都是要委以一些脏活累活的,这会儿接受不了这些困难,将来早晚也会找来。孩子一岁了,是时候给孩子做个榜样了,可我现在突然没了精气神,干好干坏都挣这么多钱,不打算晋升提职,只是想在给群众办事时候态度好一些多帮帮他们。可我现在的工作脱离群众太远。
连叔,我该继续熬着吗?
水清

水清:
领导让你在钱上搞变通,我的理解,就是做一些违规违法的事,也就是做假账。否则,你不至于这么痛苦。
你现在两难。不做,与领导关系将破裂,以后在他手下工作,不那么顺心,穿穿小鞋,都是可以预见的。但你有不做的充分理由,按财务制度与财务纪律,一一指出违反的地方,正大光明,领导碰一两次钉子,要么放弃,要么换听话的人做。当然,他最好放弃,从此不打这些坏心思,对他来说,人生更安全。如果是这样,你某种程度上也算挽救了他。
遗憾的是,很多处于类似处境的年轻人,在领导的劝说及压力之下,将选择顺从。劝说之辞大概是这些:“这事没什么大不了,人人都这么做”“上面查了,有我顶着”“脑筋不灵活,不会变通,能有什么前途?”违抗领导的命令(即使是违规的),又需要大勇气,于是年轻人糊里糊涂半推半就做了。
这种脏事,只要第一次顺从了,就像贞操,失去了就不会再有。以后假账越做越大,越做越没有心理负担,事情败露,要处分,甚至要坐牢,领导能讲义气主动担责吗?那时他将有另一套脱罪的说辞,大概是这样“财务的事我不懂,是某某同志(也就你)在负责”“他误解了我的意思”。因为两人之间口说无凭,他一概不承认,也很省事。即使事情没有发展得如此之糟,在大数据时代,一切皆有纪录,你年轻时做假账埋的雷,跟你一辈子,可能在人生的任何一个节点引爆。
两害相权取其轻,不做好很多。而且你“不打算晋升提职”,知足淡定,没什么可失去的,更有不做的底气。
你坚持原则,度过这个难关以后,有晋升提职的机会,我建议你也不要放弃。权力不是用来谋私利,做坏事,是用来帮群众,那应该要,给你你不要,那也是不负责任。一个坚持原则的、有道德勇气的人,随着年龄的增长,应该逐渐处于优势地位,这样更能帮群众,也能帮自己身边的年轻人。
年轻人一步走错,可能步步错,一生就没了。这关键的一错步,如果是他身边优势者,凭借权力、金钱、名声、阅历或计谋,迫使或引诱而致,这些人就是另类的谋杀者,杀人慧命。这类人很多,至少占人群的一半,他们是人年轻时的危机,要鼓起勇气拒绝被他们轻易推入堕落之途。到我们慢慢长成优势者,也要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应助年轻人走美好之路,引着走对一步,推着再对一步,愿他们之后步步都对。
祝开心。
连岳
推荐:掌握一生最可靠的名利之源
上文:今天是关键的一天

今天是关键的一天

连岳文章
Frederic Remington,Against the Sunset

连岳文章

长按二维码可关注

懊悔是人的主要情绪之一。因为过去的一天,没有一天尽善尽美,总有些该做的事情没有做好,甚至该做事情忘了做。
懊悔是有时间观的体现。时间是人特有的知识。我们知道时间是最宝贵的资产,无论多大力量也增加不了1秒。时间也是最冷酷的朋友,你一合眼入睡,昨天就决然离去。懊悔是浪费时间的情绪体现。从正面的角度来看,它是人的校正机制发出的警报声。不知懊悔的人,那不是人。
但懊悔太多,人也变成非人。因为懊悔会自我繁殖,像癌细胞一样,让人掉进自我否定,自我怀疑的无底深渊。一早醒来就开始懊悔的人,并非特别具有反省精神,而是让懊悔侵蚀今天,继续喂养懊悔。
今天是关键,今天是抗癌灵药。今天把该做的事情做完,做得比昨天更好。懊悔就开始停止增长,继而消散。千年暗室,一灯光明。懊悔之暗再重再久,行动的光明都可瓦解它。
你今天要做什么?你以为自己肯定不会忘掉,但如果你没有写下来,你极可能忘掉其中一两项,甚至全部忘光。这就是把计划写下来的好处,遗忘率和差错率可大幅下降。一个人养成习惯,在一周开始前写下一周计划,在一日终结之前写下明日的计划,总是用行动锁住时间,那么,懊悔在你身上就绝不可能过多。
今天是第151期“下周很重要”,又是制订下周计划的好日子。
推荐:有些天生的弱点必须补强,尤其是涉及财富
上文:放下“正确偏执”,尤其是在家中

放下“正确偏执”,尤其是在家中

连岳文章
Hasui Kawase,Farmhouse Under Snowy Trees
连叔,您好:
提笔时,我又忍不住红了眼眶。
上周日我领到了房产证,周一刚将抵押材料送去银行,竟隔日就收到了银行放款,历经整整半年的置换终于尘埃落定,昨天我异常激动,不料一回家就经历了一场情绪风暴。
我是一位5岁孩子的母亲,坐标上海,平日先生和我都忙于工作,我爸妈承担起帮忙家务事的重担,所以同我们住在一起。我高度认同您对购房方面的所有观点,考虑到提高房屋利用率和应对通货膨胀,我向父亲提议想请他卖掉几乎不住又无学区的老破小,由我或先生贷款再置换一套较高品质的住宅,由于涉及贷款,所以房产证上必须写我或者先生的名字,又考虑到后续还有可能用我父母名字买一套学区房,所以这次他们名字不上产证,我想到了去公证处约定高于我父母售出房屋价格的房屋比例给老两口,这样让他们安心。我父亲听后大为恼火,指责我不该为了发财捣腾他的老房子。我觉得憋屈,从没想着侵吞他们财产,更不指望靠着置换房子一夜暴富,我的出发点是整合升级家庭资产,看着他们一边极度省吃俭用,一边放着不涨反跌的老破小空关,我很心痛,为他们深深不值得。
我父母亲是老上海人,年轻时工作勤恳,从没置换过房子,从未尝过“先上绿皮车,才有机会早日换乘动车高铁”的快乐,他们思想传统保守,特别是我的父亲,非常固执己见,辛辛苦苦积累的财富在上海房价的一轮轮涨幅中显得不堪一击。我很希望他们能理解“有时候,选择比努力更重要”,我很爱他们,但我可能不擅长表达,我的想法是不是太自私太不顾及老人家的情感了,很希望能得到您的指点开导,感谢您!
祝您和连太一切安好!
草雨田

草雨田:
首先恭喜你。
其次不必沮丧。并不是家人就一定要接受我们更科学、更合理、更能保值增值的观念。我们当然要尽力,毕竟,有时一个观念的得到与实践,生活就能更幸福,财富产生数倍、甚至十数倍的差距,不接受太可惜。而接受观念,只不过是脑部的一些生化反应,成本极低,收益极大,这其实是人最大的优势,也是最大的乐趣。
一个真正的聪明人,体现在一辈子都在搜寻更好观念,自己的旧有观念被证明不那么好,或是错的,被推翻,被置换,自己会很开心,因为最大获益者就是自己,还有自己的孩子。也要恭喜你现在5岁的孩子,耳濡目染,他将来的财富观几乎不可能出错。孩子的观念与方法,大概率像父母。从这点来看,你其实了不起,你原本该像你的父母,保守而不愿进化,只会拼命低头拉车,不知道抬头看看路有没走错。
为什么人能够影响自己的孩子,却很难影响自己的父母?因为在小朋友眼里,父母就是神,一切都对,他非常渴望和父母拥有同样的观念。而大多数父母认为自己比孩子更高明,你想来改变我一生的观念,想都别想,即使你用事实与逻辑证明我错了,我也可能用父母的优势地位(也就是倚老卖老)拒不接受,大发雷霆。我们的父母若是这样,当然遗憾,但也不是太意外。他们在这个年纪,只要不伤害他人与自己,能够在自己的小宇宙里自圆其说,自得其乐,其实也是一种幸福。你的父母,就在这种幸福中。孩子家庭圆满,自己又能为孩子做点事,而且还有套自己的小房子。
父亲这次剧烈拒绝你的计划,不要怨他,他无法超越他的观念;更不要再次尝试劝说。他们虽然不可能发财,但宁静知足,也是无形财富。在明知他错我对时,我们的沟通要避免“正确偏执”,我正确你就非得听我的。这样传递不了正确,却增加对立与怨恨。无论是财富还是观念,一代更比一代强,这是中国向上走的证明之一。但更强的新一代在与上一代的沟通中,不能带有“正确偏执”,尽力而为,顺其自然即可,他们能接受新观念新方法,我们开心,他们不能接受,那我们就接受他们的不能接受,谁让我们现在是家里最强的人呢?就应该这样多努力,少冲突,无冲突。这样,才对得起自己的进步。
祝开心。
连岳
推荐:我们为什么不爱自己的工作?
上文:说说蛋壳公寓爆雷,租房无自由

说说蛋壳公寓爆雷,租房无自由

连岳文章
Edvard Munch,Red House and Spruces
中国知名的长租公寓运营商蛋壳公寓爆雷了,留下无数多冲突与烦恼给房东与租客。有什么解决办法吗?应该是没有,被蛋壳烧光的钱,最终就只能由千千万万房东与租客认栽填坑了。
这事说两点看法,一是有关公司经营,二是有关住房理念。
长租公寓,本质上是二房东,将房子从房东那里租下,转租给房客。这种生意模式一直存在,没有问题。它唯一的不好就是资金投入多,赚钱慢。房子你得重新硬装软装,增加服务,以获得租金的增值,期待用这增值收回成本并获得利润。它并不是一个好的生意模式,在付出高成本的基础上,太难赚钱,又太容易亏本。
好生意,好公司,有两个亘古不变的要件:一、现金流稳定;二、盈利。这两个要件都是为了活着,缺一不可。有现金流,公司不会马上就死。有盈利,可积累更多现金,以应对风险,支持创新,公司可以活得久且健康。
蛋壳公寓借用所谓的“创新”,搞长收短付,一次性收取租客的长期房租,再短期付给房东,利用时间差积累资金池(其实是增加负债)。为了加快做大这资金池,既许诺将房东的房子装修得更好,以利保值,又许诺房客租金更低,住得更舒服。这种用力越狠,离盈利越来越远的做法,持续不久。
近几年有些很不好的“创业模式”,以为盈利慢,甚至无法盈利的生意,只要砸钱把规模搞大了,或转换成金融生意,就能轻轻松松挣大钱。这种新方法,那种新思维,真误导不少年轻人。生意守住这条不变的“旧”就活得下去:全心全意把服务做好,并且有足够的利润。
再说一下住房理念。长租公寓的兴起,制造或者迎合了“年轻人不要用房贷限制自己”“租房可以更自由”之类的想法。甚至无需攒钱,租金贷一签,马上住进漂漂亮亮的长租公寓,多幸福,不像你的同龄人,月月苦逼还房贷。
蛋壳公寓这次爆雷,让大家回到这个旧而不变常识:自由很贵,它是努力负责的后果。租房怎么可能得自由?世上只有极少数人有租房自由,就是那些能把五星酒店当家住的人。直到你有了自己的房子,你才真正属于这座城市并分享其发展红利,你才有一个稳定而温暖的空间,这是安全感的起点,也是自由的保障。不想承受拥有自己房子的辛苦,而空谈自由,得到的不过是蛋壳一样易碎的自由假象,一夜醒来就碎了。你孤家寡人倒也罢了,连带老婆孩子颠沛流离,三天两头搬家,这怎么是追求自由?无能加不负责任罢了。
年轻人难免从租房开始起步,但脑子这根弦不能松:我一定要有自己的房子。那些让你不要买房子的,都是有意无意的坏人。只有我这样的好人,才会劝你尽快在好城市买间自己的房子,早点结束租房生活。
推荐:既然我上了微博热搜,那就说一说
上文:特朗普难题说明,客观是幸福生活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