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生活的大前提:少争论,多做事,多产生

连岳文章

Giorgio Morandi,Natura Morta
有位姑娘问,替她带孩子的婆婆因为信仰,有时在院子里烧纸,搞得她烦恼,该如何应对?
从几个角度都可以证明婆婆不应该烧纸。
从信仰本身来说,一些名门正派的寺院,已经提倡信众不要烧纸,高僧大德们也在与时俱进,移风易俗。当然,婆婆烧纸未必就是佛教徒,可能是其他信仰,但存在不烧的可能性。
从产权的角度来说,如果房子是姑娘的,产权人说了算,她可以直接禁止婆婆烧纸。
从科学的角度来说,更可釜底抽薪,根本就不科学,不仅不要烧纸,信都别信。
但我不建议采取以上任何一种方法去说服婆婆。虽然正确,但不智慧。争论的结果是增加不愉快,情形比争论之前更糟糕,那么,这个争论就不应该发生。判断一件事该不该争,是一个人成熟的标志,世上该争的事,是很少的。你觉得对的事,主要不是为了去展示辩才,而是为了指导自己实践。
婆婆在院子里烧纸这事,最好的应对就是由她,不争论。烧纸有没有危害?不能说一点没有,院子里空气暂时不好,可是风一吹就好了。这种小事起争论的结果可能是婆婆心情不好,一怒之下不带孙子了。即使自己争赢了,也愉快不起来。双输,多输的结局。
争论可以无穷无尽,小到豆花应咸应甜,大到何时统一台湾。以为争论一定有结果,那是不了解事实,也误判人性。
少数人能被逻辑说服,想法被证伪后就能放弃。从事科学研究的人,这是必须具备的素质。但实际上一些搞科研的,尤其是他们离开了科研领域,回到“世俗生活”中,也不讲逻辑。
更多人能被事实说服。但不妙的是,有些事实只是偏好,无关对错。咸豆花与甜豆花是死对头,但都对。我今天穿T恤,你穿毛衣,也都没错。这种事争起来,一亿年都没有结论。可争得头破血流的许多事,不就是豆花级的事情吗?代价却是家庭破裂,朋友反目,社会动荡。
还有少数人,再大的事实也说服不了。困于自己的私心、偏见、情绪与意识形态,完全不承认事实。袁隆平们又太伟大,生产了太多粮食,这些黑白颠倒,指鹿为马的人又有饭吃,你完全没办法。
好生活的一大前提就是少争论,多做事,多产出。一个家,一个国的好领导都是如此行事。
想到1984年,深圳成立后进入第4个年头,三天一层楼的深圳速度举国皆知,建设者们喊出了“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生产力大爆炸,事实够明显的吧?可当时争论惊涛骇浪一般,“深圳必败”“深圳是资本家孝子贤孙”之类的说法无法平息。
最后邓小平先生亲自去深圳看了看,全程没有表态,不肯定,不否定。陪同的官员专家们忐忑不安。邓小平视察结束,离开深圳3天后,他为深圳的题辞不仅给深圳人,也给中国人吃了定心丸:“深圳的发展和经验证明,我们建立经济特区的政策是正确的。”他还决定进一步开放沿海城市。从此,深圳才能全心全意建设,建到现在,面对这么伟大的一座城市,还有什么争论呢?
不争论,往前看。是邓小平先生爱说的话。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深圳的发展符合这个大原则,一些枝节问题就不再争论了,有人争也没必要回应。
治大国若管小家,管小家若治大国。道理是一样的,要知道不争论,往前看,发展才是硬道理。
推荐:邓小平何以成为邓小平
上文:如何分享时代红利?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