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解富足悖论:自度与度人

连岳文章
Claude Monet,Water Lilies
连叔您好,
我是您的新朋友,4个月前经人介绍认识,现在每天上班路上看您的推送已经成了我的习惯。按说不该对新朋友如此敞开心扉的,但您是我能倾诉的人里智慧最高的一位,特别是今天看到您推送的RCEP新闻(太巧了,我前一天刚兴致勃勃地跟老公说起,我们签下了体量最大的自贸协定,奥巴马怕不是要气哭呦~),我想您一定是可以理解我的。所以如果可能的话,还是想烦请您为我答惑。预致谢意!
我是一个从小到大没有吃过什么苦的孩子。在北京读书、高考,上了个好大学,毕业后非常幸运地被某部委录取,派到欧洲驻外四年。在国外期间认识了我老公,他聪明又要强,做饭还好吃。今年任期结束,我们顺利地回国领证、办席,现在正在戒酒期,准备半年后要小孩。国内的工作虽然又忙又累,但好在管理很人性化,起码可以让我毫无顾虑地休产假。
看起来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对吧?但是有一个严重的问题:在人生的每一个阶段,我都觉得不如上一个阶段。上大学的时候想回到高中,毕业了又想回到大学,出国了想回来,回国了又怀念以前驻外的时候。这样看来,我又似乎一直在走下坡路。
我时常思考人生的追求应该是什么?评价一个人成功与否的标准又该是什么?大家普遍认可的“吃饱穿暖,有车有房”对我和身边的同学朋友来说,是父母那辈就已经解决了的问题,不该再成为我们这代人的追求。最有说服力的标准——“金钱”于我又不适用,毕竟总书记都说了,当官就不要想挣钱,挣钱就不要想当官。
或许我应该跳出体制去企业寻求发展吗?但那样成本太高了,我很怕跳槽以后又怀念现在的工作,就像我一直以来的那样。有时真的很向往那种逆境中咬牙坚持,拼搏向上的人生状态。想过做出一些改变,但又怀疑自己能不能坚持住,从而不敢改变。佛说众生皆苦,不知道当我的苦难到来时,从未接受过历练的我会不会被击垮。
啰啰嗦嗦了这么多,其实是想听听您对寻找人生目标的理解。我想在正式成为一名妈妈之前解决好这个问题,不要漫无目标地迎接我的宝宝。
感谢您的倾听!
一只兔子

一只兔子:
你的名字虽然叫兔子,但你是乌龟型的人,体现进入新环境比较慢,需要更长的适应时间,所以导致不停地向后看,觉得人生上一个阶段更好。你的好处是只要过了适应期,总能把事情做好。就像你之前的每个阶段,都完成得不错。兔子型的人,可以突然往前跳一大步,感觉进步很快,可是明天又往后跳一大步,振动幅度很大。
一两年后,你的孩子出生,随着他的天性逐渐展开,你也要判断一下他是兔子型的,还是乌龟型的,因材施教。不同类型的人,实现人生的方式是不同的。
不同时代的人,实现人生的方式也不同。比如你这一代人,有些就要面临富足悖论,而下一代,就得普通面对。中国人普遍富足,是我们几代先辈追求的结果,说拿血换来的,一点也不夸张。但长在富足中,不努力也衣食无忧,延迟满足能力弱化,这样的人多了,又守不住富足,家与国都开始衰退。就像今年的美国一样,富足久了,反而找不到北,真正遇到大挑战,社会就呈现出无能的混乱,无情的残酷。
所以你的忧虑与思考将越来越普遍:富足得到后,人生追求什么呢?
如果找不到答案,那就解决不了富足悖论。正如有些人发财后,黄赌毒俱全,贪嗔痴更炽,财富成了恶之源头。一个国家,这种人多了,那不过是黄金打就的地狱,富足如镜花水月,转瞬成空。
当然,不能因为这样就放弃富足,刻意维持贫穷。免于匮乏,小康社会,是几千年的追求,实现了是大成就。只是,无论个人还是社会,富足后面临继续进步的挑战。
富足,我觉得完成了自度。停留在这个阶段,很容易厌倦、无所适从。
所以接下来做的,是度人。
比如公务员这个群体,在中国的任何地方,其收入在当地,都属中上,再加上社会地位高,即使不富,满足感是够的。给这样的条件,当然就是让你度人的。
怎么度人?那几个字写在政府的大院里:为人民服务。服务得越尽责,服务的人越多,度人做得越好,人生的意义越多。年纪越大,我觉得这5个字越好,凡是找到意义的人,都在实践这5个字。释迦牟尼也是在为人民服务,而且服务得很好。我觉得我们的公务员应该有释迦牟尼的水平,说话和气,解民疾苦。老和富豪比,觉得工资低,又给办事的民众脸色看,不仅自己找不到意义,也会让政府失去意义。
我觉得你的意义,就藏在你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当中,先当好妈妈,再当好公务员。既然你什么都不缺,就应该当得更好。孩子觉得你是好妈妈,民众觉得你是个好公务员,那么,意义就会逐渐呈现、宏大。正如RCEP协议签署的意义巨大,其后有无数尽责的公务员做了自己的细微的工作。
祝开心。
连岳
推荐:锦诗人生
上文:好生活的大前提:少争论,多做事,多产出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