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蛋壳公寓爆雷,租房无自由

连岳文章
Edvard Munch,Red House and Spruces
中国知名的长租公寓运营商蛋壳公寓爆雷了,留下无数多冲突与烦恼给房东与租客。有什么解决办法吗?应该是没有,被蛋壳烧光的钱,最终就只能由千千万万房东与租客认栽填坑了。
这事说两点看法,一是有关公司经营,二是有关住房理念。
长租公寓,本质上是二房东,将房子从房东那里租下,转租给房客。这种生意模式一直存在,没有问题。它唯一的不好就是资金投入多,赚钱慢。房子你得重新硬装软装,增加服务,以获得租金的增值,期待用这增值收回成本并获得利润。它并不是一个好的生意模式,在付出高成本的基础上,太难赚钱,又太容易亏本。
好生意,好公司,有两个亘古不变的要件:一、现金流稳定;二、盈利。这两个要件都是为了活着,缺一不可。有现金流,公司不会马上就死。有盈利,可积累更多现金,以应对风险,支持创新,公司可以活得久且健康。
蛋壳公寓借用所谓的“创新”,搞长收短付,一次性收取租客的长期房租,再短期付给房东,利用时间差积累资金池(其实是增加负债)。为了加快做大这资金池,既许诺将房东的房子装修得更好,以利保值,又许诺房客租金更低,住得更舒服。这种用力越狠,离盈利越来越远的做法,持续不久。
近几年有些很不好的“创业模式”,以为盈利慢,甚至无法盈利的生意,只要砸钱把规模搞大了,或转换成金融生意,就能轻轻松松挣大钱。这种新方法,那种新思维,真误导不少年轻人。生意守住这条不变的“旧”就活得下去:全心全意把服务做好,并且有足够的利润。
再说一下住房理念。长租公寓的兴起,制造或者迎合了“年轻人不要用房贷限制自己”“租房可以更自由”之类的想法。甚至无需攒钱,租金贷一签,马上住进漂漂亮亮的长租公寓,多幸福,不像你的同龄人,月月苦逼还房贷。
蛋壳公寓这次爆雷,让大家回到这个旧而不变常识:自由很贵,它是努力负责的后果。租房怎么可能得自由?世上只有极少数人有租房自由,就是那些能把五星酒店当家住的人。直到你有了自己的房子,你才真正属于这座城市并分享其发展红利,你才有一个稳定而温暖的空间,这是安全感的起点,也是自由的保障。不想承受拥有自己房子的辛苦,而空谈自由,得到的不过是蛋壳一样易碎的自由假象,一夜醒来就碎了。你孤家寡人倒也罢了,连带老婆孩子颠沛流离,三天两头搬家,这怎么是追求自由?无能加不负责任罢了。
年轻人难免从租房开始起步,但脑子这根弦不能松:我一定要有自己的房子。那些让你不要买房子的,都是有意无意的坏人。只有我这样的好人,才会劝你尽快在好城市买间自己的房子,早点结束租房生活。
推荐:既然我上了微博热搜,那就说一说
上文:特朗普难题说明,客观是幸福生活的基础
发布日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