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正确偏执”,尤其是在家中

连岳文章
Hasui Kawase,Farmhouse Under Snowy Trees
连叔,您好:
提笔时,我又忍不住红了眼眶。
上周日我领到了房产证,周一刚将抵押材料送去银行,竟隔日就收到了银行放款,历经整整半年的置换终于尘埃落定,昨天我异常激动,不料一回家就经历了一场情绪风暴。
我是一位5岁孩子的母亲,坐标上海,平日先生和我都忙于工作,我爸妈承担起帮忙家务事的重担,所以同我们住在一起。我高度认同您对购房方面的所有观点,考虑到提高房屋利用率和应对通货膨胀,我向父亲提议想请他卖掉几乎不住又无学区的老破小,由我或先生贷款再置换一套较高品质的住宅,由于涉及贷款,所以房产证上必须写我或者先生的名字,又考虑到后续还有可能用我父母名字买一套学区房,所以这次他们名字不上产证,我想到了去公证处约定高于我父母售出房屋价格的房屋比例给老两口,这样让他们安心。我父亲听后大为恼火,指责我不该为了发财捣腾他的老房子。我觉得憋屈,从没想着侵吞他们财产,更不指望靠着置换房子一夜暴富,我的出发点是整合升级家庭资产,看着他们一边极度省吃俭用,一边放着不涨反跌的老破小空关,我很心痛,为他们深深不值得。
我父母亲是老上海人,年轻时工作勤恳,从没置换过房子,从未尝过“先上绿皮车,才有机会早日换乘动车高铁”的快乐,他们思想传统保守,特别是我的父亲,非常固执己见,辛辛苦苦积累的财富在上海房价的一轮轮涨幅中显得不堪一击。我很希望他们能理解“有时候,选择比努力更重要”,我很爱他们,但我可能不擅长表达,我的想法是不是太自私太不顾及老人家的情感了,很希望能得到您的指点开导,感谢您!
祝您和连太一切安好!
草雨田

草雨田:
首先恭喜你。
其次不必沮丧。并不是家人就一定要接受我们更科学、更合理、更能保值增值的观念。我们当然要尽力,毕竟,有时一个观念的得到与实践,生活就能更幸福,财富产生数倍、甚至十数倍的差距,不接受太可惜。而接受观念,只不过是脑部的一些生化反应,成本极低,收益极大,这其实是人最大的优势,也是最大的乐趣。
一个真正的聪明人,体现在一辈子都在搜寻更好观念,自己的旧有观念被证明不那么好,或是错的,被推翻,被置换,自己会很开心,因为最大获益者就是自己,还有自己的孩子。也要恭喜你现在5岁的孩子,耳濡目染,他将来的财富观几乎不可能出错。孩子的观念与方法,大概率像父母。从这点来看,你其实了不起,你原本该像你的父母,保守而不愿进化,只会拼命低头拉车,不知道抬头看看路有没走错。
为什么人能够影响自己的孩子,却很难影响自己的父母?因为在小朋友眼里,父母就是神,一切都对,他非常渴望和父母拥有同样的观念。而大多数父母认为自己比孩子更高明,你想来改变我一生的观念,想都别想,即使你用事实与逻辑证明我错了,我也可能用父母的优势地位(也就是倚老卖老)拒不接受,大发雷霆。我们的父母若是这样,当然遗憾,但也不是太意外。他们在这个年纪,只要不伤害他人与自己,能够在自己的小宇宙里自圆其说,自得其乐,其实也是一种幸福。你的父母,就在这种幸福中。孩子家庭圆满,自己又能为孩子做点事,而且还有套自己的小房子。
父亲这次剧烈拒绝你的计划,不要怨他,他无法超越他的观念;更不要再次尝试劝说。他们虽然不可能发财,但宁静知足,也是无形财富。在明知他错我对时,我们的沟通要避免“正确偏执”,我正确你就非得听我的。这样传递不了正确,却增加对立与怨恨。无论是财富还是观念,一代更比一代强,这是中国向上走的证明之一。但更强的新一代在与上一代的沟通中,不能带有“正确偏执”,尽力而为,顺其自然即可,他们能接受新观念新方法,我们开心,他们不能接受,那我们就接受他们的不能接受,谁让我们现在是家里最强的人呢?就应该这样多努力,少冲突,无冲突。这样,才对得起自己的进步。
祝开心。
连岳
推荐:我们为什么不爱自己的工作?
上文:说说蛋壳公寓爆雷,租房无自由
发布日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