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澳大利亚

连岳文章 Henry Ossawa Tanner,Le Touquet
澳大利亚在中美博弈的大背景中,本来处于一个非常有利的位置。一个和中美都有共同利益的位置,一个大发财的位置。
和美国,语言文字相通,意识形态与制度相同,天然有政治亲缘关系,不至于被这个霸道的国家欺负。和中国,地理上离得近,不用倒时差,历史上没有过节,市场又高度依赖中国,且不论旅游与教育,只要默默地卖矿石、粮食、牛羊肉与红酒,这些澳大利亚似乎取之不竭的东西,就可以长久享受中国的发展红利。
奇怪的是,澳大利亚政客非得放弃这个有利位置,去年以来反华反得特别有存在感,这几天以漫画事件达到高潮。澳大利亚军队在阿富汗犯下战争罪行,一些情节极其残暴,包括将成年男子和男孩集中起来枪杀或蒙眼割喉;将2名14岁的男孩割喉后装入口袋投入河流;要求新兵枪杀战俘以“练手”等。中国一位漫画作者以此为内容创造了漫画,中国的一位外交官转发了这幅漫画。这当然有批评的意思,不过比起澳大利亚政客对中国毫无依据的指责,还击得很正当,有理有节。想不到澳大利亚政客,无论朝野,都气疯了。有人还宣称要抵制中国产品。气疯与抵制,当然都是权利。不过,中国人被澳大利亚政客侮辱时,他们却认为中国人应该照旧买他们的铁矿石,喝他们的红酒,一点脾气都不能有。这样双标就很无赖了。
中国人基本都读过《论语》,这本2000多年前写的书号称半部可治天下,可能对澳大利亚政客的行为完全理解不了。可澳大利亚政客乐此不疲,说明不仅是他们的执念,选举他们的民众也好这一套,为什么整个国家如此之蠢?他们可是传统的发达的西方国家,怎么没有基本的客观与尊重,就是换只袋鼠当澳大利亚总理,也不至于如此吧?
答案其实很简单,因为他们就是这么蠢。他们的政治智慧还理解不了《论语》。
西方诸国的发达,是因为工业革命恰巧发生在欧洲,欧洲白人的生产力百倍千倍地领先。这是发达的因果关系。其他元素,只是相关性而已,比如他们是白人,信基督教。他们的文化并没有更先进,他们的政客并没有更文明,他们的制度并没有更高明。信教的北美大陆征服者,杀光了千万级的印第安人,抢走他们的土地,还给了印第安人一个“感恩节”(多温馨!)。民主选出了希特勒,欧洲人自相残杀。民主选出了特朗普,让病毒残杀美国人。只是相关性久了,不仅是他们,连我们在很长时间内都把它误为因果关系。凡事只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当自己没做错的时候,就很困惑。
只是中国现在不弱了,受过高等教育的有几亿人,每年出境上亿人次,自信的孩子也长大了,看着看着才觉悟:原来特朗普莫里森之流做事,没什么深意,就是愚蠢而已。
推荐:尤其今年,从个人到国家,生产力竞争才是一切
上文:想当好公务员,必须过两个心理关
发布日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