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下来一两年,最能保证生命与经济安全的,仍是中国

连岳文章
Andre Derain,The Bridge
连叔您好,
虽然预计很大概率您无暇关注这个来信,但苦闷憋屈又无处诉说的我……就当是梳理自己吧,期待您的点拨。
我的家在深圳,有一个才刚满一岁的娃。我的工作在香港,没有疫情的时候,几乎每天往返深港,虽然每天奔波路途劳累,但经过在香港苦苦打拼奔波多年,冲着这份收入,奔着养娃养家的责任,跑得苦点累点,我都能克服。       
然而疫情改变了一切,香港漏洞百出且拖拉乏力的防疫措施,使得疫情一直反复发作,关口封了快一年了,根本见不到家人。孩子在深圳,不到一岁我就含泪离开了她,盼着疫情受控了就能恢复以前的生活模式。可是,香港的疫情局势一次又一次磨灭了我的希望。这大半年我在港也是度日如年,每天茶饭不思,想念孩子以泪洗面。孩子从一个软糯的婴儿一晃眼已经满地跑,咿呀学语了。
我该如何取舍?我快40了,放弃这份积累多年的工作回深圳重新找工作并非易事,而家里现在也经济困难,很需要我这份收入。我甚至在想,也许过三个月情况又不同了,我就此放弃会不会也是对孩子和自己的不负责?可是如果我继续留在香港工作则会继续错过孩子的成长,对香港的防疫和通关不抱希望,继续等待的结果是很不确定的。
香港疫情反复肆虐,家人也不同意我把孩子带到香港,从对孩子好的角度出发,确实深圳的安全程度高很多,阳光与草地,孩子可以放心地小跑,开怀的笑。
我该怎么办……焦虑,痛苦,放弃又不甘,又是一个人在港的周五晚上,平时最期待的周五,现在变得最折磨,对孩子充满愧疚,内心也充满遗憾。万能的连叔,您能给我一点方向提示么?
一个心急如焚的港漂妈妈

一个心急如焚的港漂妈妈:
两个方向提示,一是疫情方向,一是香港未来方向。
先说疫情。
比尔·盖茨近日有个判断,“如果政府处理得当,在12到18个月后,美国才有可能真正恢复正常。但是,在2022年之前,美国要想完全恢复正常状态是不可能的。”这个判断可能同样适用于香港。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年的事实证明,只有中国内地才能完成控制疫情与增长经济的双重挑战。经验也很简单,政府与民众高度尊重科学,高效地密切配合。政府与民众的素质都要到位,缺一不可。像美国那样政府昏庸无能,民众麻木不仁,就只能被病毒残忍屠杀。有些国家的政府也想按科学规律行事,但民众不配合,也只好听天由命。即使疫苗成功推出,若是反科学反疫苗的人群足够多,欧美的疫情未必控制得住。
在接下来的一两年,确定性最强,最能保证生命与经济双重安全的地方,就是中国内地。一两年之后呢?按照中国政府与民众饥渴的学习力与创造力,获得了领先优势,就很难再把领先还给别人。
2020年,在历史上是分水岭式的一年。中国内地民众,是一场特殊的伟大战争的参与者,可以吹一辈子。
再说香港。
去年香港大闹大乱时,我的结论就是香港注定走向衰败。香港人珍惜、尊重内地人对它的爱,原本可以更加辉煌,前途无量。可惜的是,从精英到民众,普遍在践踏这种爱,恶形恶色,离心离德,自毁前程。一旦失去内地民众的爱,或许就是永远失去。
有人认为,中国内地始终需要香港这条国际资金通道,香港再怎么忤逆,地位仍然在。这是没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一个强大的国家,一个对人类负有责任感的国家,一个重获自信的文明古国,最终必然对自己的货币充满自信,这才符合逻辑,人民币全球自由流通,金融开放,这是显见要发生的事。到那时,香港只不过是万千条通道中普通的一条,内地大城市,经过市场经济充分洗礼,人才储备已经完成,还没有普通话不通的障碍,胜出不难。
不到40岁,还年轻,如果看到了历史的大势,那就应该顺势而为,即使转换时辛苦一点,长久来看,反而是最轻松的。
祝开心。
连岳

推荐:说说香港,都该醒醒了
上文:同情这个姑娘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