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升级,喝到挂瓶,这坏风气怎么办?

连岳文章
David Burliuk,Advent of spring and summer
连叔,您好:
现在是凌晨2点30分,我正在医院,原因是陪护喝醉酒的老公打点滴,看着他在打着点滴呼呼大睡,我真的是一股闷气油然而生。想给您写邮件自我梳理下目前的现状,当然如能获得您的指点,更是感谢万分。
家在深圳,目前关内关外各一套70平左右的小房。我是985硕士,最近刚换工作,变得很忙,加班很多,受领导重视,进步也大。老公985本科,毕业直接进了国企,工作不忙,但是因为工作离家60公里左右,不能天天回家。有一个5岁的宝宝,家里父母帮忙带孩子。我从8年前到深圳就一直没有归属感,到如今更是愈发强烈。仔细想来原因应该有三个:
1、 小孩身体不是太好,陆陆续续小病,家里照顾小孩的责任主要集中在父母身上,因为工作忙,所以当看到自己的母亲那么累的时候,觉得非常愧疚。
2、 目前住在关内,为了小孩上小学,学位房买在关外,离我如今上班的地方开车1个半小时,地铁短期内不通,所以意味着将来如果加班,我也不能每天回家,小孩没有父母的每天陪伴,真的可以吗?
3、 老公单位体制内,虽然很努力的工作,但是论资排辈,升级较慢,但为了这个所谓的升级,酒局必不可少,身体条件却不允许。也就是此刻我陪他在医院的原因。
其实我和我老公的感情蛮好的,他是一个善良的人,家庭责任感很强的人,但是在生活中的琐事中,我觉得我现在对他越来越不满,怕长此以往,是不是感情也慢慢淡了。
我想在35岁前离开深圳了,去离家近的地方,父母能习惯文化气候的地方,能住的了大房子的地方,小孩能上好学位的地方,自己没那么累,没那么心烦的地方。
我是逃避吗?也许是吧。其实以我对自己的了解我真的不是抗压能力很强的人,但在深圳的浪潮中,我不由自主的被推着往前走,毕竟不比别人努力就落后了。
谢谢,叔,好希望您能回复我。
一棵开花的树

一棵开花的树:
你们在深圳过得不错,为什么要离开?一家三代团聚,年纪轻轻有两套房子。
现在的问题都是暂时的。孩子身体不好?会好起来的。现在不通地铁?迟早会通的。就算没法每天陪孩子,一周有那么几天见不着,父母就是失职?就会伤害孩子?不至于,孩子没那么脆弱,人也不能那么脆弱。在一起时认真陪伴就行了。陪伴并不意味着必须每天见面,偶尔分离是可以的。
再说了,孩子的父亲在国企工作,不忙,他可以更多地承担陪伴孩子的责任。对了,你刚说过,他为了升级,得在不少酒局里拼,喝到挂瓶。好像时间也不多。确实像为某种潮流裹胁,不由自主。
酒,自古以来,无论中西,从来都是社交融合剂,这点不必否认。会喝一点酒,比起不会喝酒的人,有那么一点优势。但这优势可有可无,事情做得好更重要。只会喝酒,那是酒蒙子,在哪里都没有前途。你老公多挂几次瓶,在单位就能赢得酒蒙子的名声。其实原来风气不好时,也很少劝酒劝到人挂瓶,那也扫兴。更别说现在风气好很多,国企也受八项规定限制,酒喝得少了。
像你老公单位这样依旧狂喝滥饮的,肯定还有,但它不是潮流了,只是偷偷摸摸的反潮流。把他必须喝酒,以至于不能陪伴孩子,甚至损害身体,当成是潮流所害。那是对社会不公平的指控。他真顺应潮流与价值,每天下班就能回家陪孩子,父母可以轻松一点,孩子可以幸福一点,你的焦虑也少一点。
或许,他所处的这个国企是个特例,就是不拼酒不升级,那就不升级吧,都有两套房子了,怕什么呢?一点维护自己的价值观的勇气都没有,膝盖太软,只会下跪,走到哪里,在中国的任何一座城市与乡村,你都会觉得潮流很坏,裹胁着你。你无法责怪坏潮流,因为你本身就是坏潮流。
这个时代,深圳这座城市, 待你们不薄,收起抱怨,常怀感恩,修正自己,这是一个受益者应有的修养。
祝开心。
连岳
推荐:《我爱问连岳》1至5再版,记录这个时代的爱
上文:成长的大挑战,撕扯感带来的痛苦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