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延迟退休,更长的工作,更好的人生

连岳文章
Georgia O’Keeffe,Above the Clouds I

早先答应几位读者谈谈延迟退休问题,由于其他更急迫的议题一再出现,所以延迟至今。延迟的发生,无论大事小事,都是源于“不得不”。延迟退休也是如此。
虽然延迟退休现在还属于讨论阶段,但结局已无疑问,它必然发生,我们这代人的工作时间一定长一些,可能长到65岁,可能更长。有些人觉得不公平,凭什么我要工作得更长?很简单,因为你活得更长了。活得更久我们很欢迎,很少人嫌自己命长,为此付出的代价就是我们得工作得更长。如果100年前的人知道我们现在工作到60岁才能退休,一定觉得我们太惨了,那时他们基本活不到60岁,理解不了现在的工作制度,正如我们理解不了100年后的人可能要工作到200岁才退休。
在极端情况下,比如人人拒不执行延迟退休政策,那这政策就无法推动。是不是这样就能少工作?不能,因为那将导致退休金不够用,只能给你更少——即使数字上不减少,但通过贬值等手段减少实际所得,少到无法保障你生活时,你还是得寻找工作,最后的结局一样,延迟退休。而这种选择,只是增加大家的不愉快。
只要人的平均寿命一直增长,工作时间就得相应增加。这是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政府不遵守这规律,其自身的风险也加大,甚至无法维持。作为个人,更得接受,别说延迟到65岁,将来延迟到80岁,100岁,也得接受。
作为自雇者,我是没有退休计划的,将一直工作到死的那天。虽然我现在就可以退休了,去吃喝玩乐,周游世界。倒不是我特别爱奉献,或有自虐趋向,因为工作在现阶段,成了特别享受的事情,不觉得苦了。你不许我写文章,强制退休,让我天天玩,我才痛苦。
其实每个人都会到这个阶段,刚开始工作理解不了,那是处于工作的第一个“苦”阶段,你工作似乎是“被迫”的,为了供房供车,为了抚育孩子,为了赡养父母,为了成名成家。如此过了几十年,这些压力基本消失,该做的都做了,该有的都有了,实在做不成的,比如成名成家这种事,也没执念了,此时的工作,更多是追求意义,进入一种自由状态。
我认识的一位医生,水平很高,60来岁时脾气还很火爆,骂得新医生和研究生、博士生战战兢兢。现在80多岁了,还在上班,火气全消,满脸慈祥,无比耐心。你说她现在求什么?什么也不缺,可能随时会离开这个世界,工作对她来说,就是付出,就是价值证明,就是对他人与世界的爱,而这种境界,又让工作充满了意义与神圣,何等的巅峰体验。你让她60岁退休,那是个人与世界的大损失。
你很容易在身边发现这些人,在工作中修行,从苦到乐,终于看淡了功利,勘破了生死,从小我到大我,甚而无我,施比受有福,有能量才能给予。但愿我们都能到这境界,这才是工作真正的回报,这样的工作,你不会想停。
推荐:因为酷,所以不怕寂寞
上文:开心,这个姑娘也拉回来了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