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想当警察,我不同意

连岳文章
Béla Adalbert von Spányi
连叔:
您好,我是一名警察,在某二线省会城市工作,今年28岁。我想辞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当初进入警校,是出于对这身制服得憧憬还有父母的期望,同时还有我自己的虚荣心。父母认为这份职业对于女孩子来说危险性系数低、稳定、轻松、社会地位高、工资待遇好,当时,我很认可父母的观点,就在师范和警校中选择了警校。
在学校里,我收获了几个一辈子的好朋友还有我的爱人。我们已经结婚并且有一个可爱的儿子,现在已经两岁了。如今,我和爱人单位离家都很近,多年来彼此感情一直很好,爱人工作上进颇受领导重视,儿子有公婆帮忙带,公婆和我们关系也很融洽,且公婆家拆迁有房若干套,支持我们的各项投资计划。虽然我和爱人都算不上有钱人,但有工作和家庭的加持,也能过得挺滋润了。
可是,我很不喜欢这份工作,很多人说公务员就是看起来很忙,我觉得确实如此,每天像陀螺一样,被各种会议、文件充斥,总结汇报领导讲话写到吐,还时常写到深夜,可是回想起来也不知道具体忙了什么写了什么,就这样麻木的过完一天再一天。我有时真的很羡慕那些出外勤的男同志,就像我爱人,他们加班、出差确实辛苦,但是当一个纠纷被妥善解决、一个案子成功告破,那种兴奋感获得感也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同时,这也是他们立功受奖、职务竞升的凭证。而我们女同志基本上都是被安排做内勤的,这也是当初我父母还有我自己看中的一点,坐办公室有啥忙的而且危险性系数低,在领导看来也是如此,所以基本和竞升无缘。和晋升无缘也罢,我也没有立志于此,可是我实在受不了忙成狗也找不到获得感和成就感,甚至还没有存在感。
我知道等我资历混老了,文章就可以由新人写了,事情也有新人干了,到时候就轻松了,前辈们也都是这么过来的。可是这不是我想要的,我希望我的工作可以一直很辛苦,但是我能感受到我的付出是有意义的,我希望我每天是充实的。我和爱人讨论过这件事,我想纠正当初的选择,重新去考教师证和事业编制,去小学教书,我喜欢孩子也很擅长和孩子相处,但爱人认为我这个时候想要换一条路重新开始,难度太大了。
连叔,拜托给我个建议,如果我的想法片面又幼稚,请点醒我!
明天会更好

明天会更好:
警察将来的地位会更高,这得益于两个因素:
一是去年中国防疫成功,并在这基础上取得了经济成功,国家管理体制的美誉度提升,警察作为体制内重要的一环,自然获得比原来更多的尊重。
二是反腐败。少数腐败的警察,能够败坏所有警察的形象。据我所知,司法系统正在进行严厉的反腐败,不仅查现在,还要倒查历史。我很支持这种刮骨疗伤的决心与勇气。司法系统的腐败不除,国本不稳。这种反腐败最直接的受益者,就是敬业清廉的司法人员,包括警察。
你和丈夫都是年轻的警察,这赶上了好时光,自身没什么历史包袱,这职业也处于上升期,好好珍惜,一生解民所难,受人尊重,是很幸福的。
当然,一个好工作,也并不是所有环节都有意义。这就是你的疑惑所在。你当上了小学老师,你也会惊奇地发现,你还得做一些无意义的、形式主义的、空耗的事情,像你现在做内勤一样。你就是像我这样自己开公司,什么事都自己说了算,每天也有无意义的事,甚至是负意义的事——努力一通,发现做错了,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这种事时常发生。没有任何一种工作由纯粹的意义构成,工作都有其无意义的部分,有令人叹息、沮丧、失望的部分。
没有内勤工作,公安机关运转不了。会议精神,领导讲话,这些就是神经中枢在起作用,这就是其意义所在,它虽然没有破案的意义感那么具体,但它是必须的、重要的存在。会有多余的会议,无聊的讲话,希望它们越少越好,但不可能没有,它们是必要的会议及深刻的讲话的成本,就像再好的作家,都得写一些烂作品。
承受一些无意义,是追求意义的条件。无论是择业,还是择偶,在年轻时,有人跳来跳去,这山望着那山高,越跳越差,就是因为不知道这点。
无论在什么岗位,当个好警察,这就是你的大事业,大意义。好警察是好国家、好社会最好的代言人之一,不要忘了这个初心。
祝开心。
连岳
推荐:锦诗人生
上文:高考越来越近,我却脾气暴躁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