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黑暗深不可测,人性的光明高不可测

连岳文章
Albert Bierstadt
连岳您好:
衷心的希望你一切都好!心中纠结很久,还是提笔给您写了这封信。
我和老公都是80后帝都土著,育一孩上小学。双方普通家庭,三年前,老公查出肺癌晚期骨转脑转,手术后病情稳定了一段时间还正常上班。但最近几个月病情反复,基本卧床,体重直线下降,夜里疼的无法入睡,从以前意气风发到现在形如枯槁,周围人看到真的很难过。
我们不和双方父母住,但也都离得不远。孩子从小是我父母帮忙带大的,现在也是我父母照顾,同时还要兼顾给我老公做饭保证有营养的汤汤水水。他们是上岁数的人了,很累,但也很心疼我老公,觉得他是好人让我不要放弃。我白天上班工作紧张,晚上回来还要照顾他和辅导孩子,一家人心力交瘁。
而老公父母呢,以自己离得远和疫情期间坐公交车不安全为理由,一直不出现,却还在电话里表白自己如何爱儿子,并让我多照顾。3年来,他父母照顾他的时间不超过三个月,还只是做顿饭而已,经常以我老公对他们的态度不好就骂骂咧咧撂挑子。他们是那种让别人觉得很不舒服的人,明明很普通就是底层劳苦大众,却表现出高高在上,要求别人给予最大尊重和敬仰。当年我在临盆前挺着大肚子坐在床上,他妈妈以我没有站起来迎接她而破口大骂。而我老公说话稍微不耐烦,他们就能恶语相向指责半天,最后必须以他们胜利告终。这是对待自己唯一的孩子啊,一个癌症晚期病人,毫无人道可言,做父母的生性如此凉薄震碎了我的三观。
我们其实很不愿意跟他父母接触,也雇了钟点工做晚饭不麻烦双方父母。但我老公现在这个样子,身边离不开人了,我父母身体和情绪上都不允许再过多付出,而他父母又是极其吝啬出钱出力且经常出言不逊扰乱正常生活。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每天都很累,也不敢去接受更有挑战的工作。很长时间没带孩子出去玩了,觉得很对不起他。孩子每次问爸爸得的什么病,什么时候能好,我无言以对。我是连放弃都会被唾弃的人吧,人生过半,但已没有未来……
没想到人生如此之难,不知道能不能收到您的回信。希望来信不会影响您的心情,祝您开心顺利!  
人生太难

人生太难:
加油啊。我唯一会怪你的,就是你没有早点给我来信。我不是说我的回信有什么魔力,至少我可以为你加油。至少看到你的来信的所有读者,他们都会为你加油。
见识人性的不堪,是我们人生逃不过的一课。一个人真的了解人性,就在于他发出了这声感叹:人性的黑暗真是深不可测。就像你现在一样。对于还没有这个感叹的人,我总是用这句话警告他们不要过于轻信。而对于已经吃过苦头的人,我还会送给他们另外一句话:人性的光明真是高不可测。就像你的丈夫,他身患重病加上遇上这样的父母,他内心的悲凉数倍于你,但与此同时,你的温暖,岳父母的慈悲,他的感受,可能数十倍于没有悲凉过的人。
人性的黑暗,黑暗的人,在于它无法用正常的情理推演。按人情,按天理,它都不该发生。它往往体现为逆人情天理,你信任他,他偏背叛你,你爱他,他咬你最凶。这种反差与震撼,才体现出黑暗的恐怖。遗憾的是,这种事情最常发生在人们认为不该的家庭里,黑暗的人,吞噬的第一批人,就是其身边的亲人。这就是我们既要珍惜血缘,又要超越血缘的原因。不珍惜血缘,连家庭都不爱,不建设,连最爱自己的人都要辜负,那会变成一个黑暗的人。不超越血缘,那会被身边的黑暗者捆绑,无法挣脱他,成为牺牲者。
凡身边出现黑暗者,我们要做的就是隔绝。隔绝得越好,黑暗越无法影响。隔绝有很多种。不闻不问,不来往,拉黑,这是容易想到的隔绝法。但是,如果你还对黑暗者抱有希望,以为他们将后悔、惭愧、改正,那就是还没有隔绝,迎接你的,极可能是新一轮打击。黑暗者之所以黑暗,在于他们的自我评价极高,不是他错了,是世界错了,不是他骗人错了,别人不上当才错了,他没回报你的爱没错,是你爱他不够的错,他凶你、害你、甚至杀你,都是正当的,甚至是为了你好,简直就是天使,有什么可悔改的?对黑暗者彻底死心,才是真的大隔绝,你才能够清静、安宁、有力、生长。
我知道,你很累。太需要一点亲人的帮助,你认为他的父母无论如何此时总会帮你一把,毕竟是他们的儿子。你觉得应该会、肯定会、是人都会。这就是还没有用“彻底死心”隔绝黑暗者,你还以光明的人性推演他们,产生了希望,希望破灭后的失望、绝望,让你累上加累。他们已经死了,黑暗者在人性上已经死了,和我们不一样,已不再是人。知道这点,他们才无法继续伤害我们。
你现在的生活重心是好好陪丈夫治病,不要对自己太严格,其他的人生任务与精进,都可暂缓。也不要都自己硬扛,可以适当寻求帮助,让单位、好友知道你的难处,甚至可以请求孩子的拥抱与安慰(孩子做得到的),所有光明的人,都会帮助你的,这对他们来说,也是自然而然的事。
拥抱你。
连岳
推荐:在不完美中生存
上文:如果爱像长胖那么简单就好了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