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变了,教育也变了

Paul Klee
连叔:
您好!每天读您一篇文章已经成为我的习惯,感谢您,在你潜移默化的影响下,我现在对人对事的看法有了一些更深的思考。
今日给你写信,源于早上有同事发了“部分地区开始倡导或实施中小学课后服务延迟至暑假”的新闻。我心头一堆乌云飘来,久久不能散去。
我以前上班时间是早上6点起床,6:30出门上班,中午12:00-14:00吃饭午休,下午学生上课到16:40,我这个班主任做完班级每日小结后,再对学生个别教育,一般6:00可以下班回家,当然到家后有时家长会咨询沟通,但我觉得一切都还挺美好的。
三年前,教育局开始让学生自愿在校午餐午休,需要老师看班。一年前开始延迟课后服务,学生在校延迟到18:30。现在开始延迟到暑假托管班。一系列政策下来,班主任的上班时间是早上6:30出门,晚上8:00左右到家,中间无午休,整天连轴转,晚上还有家长的各种微信电话,还有自己的孩子要陪伴。
我的第一个疑惑是,教育是应该尊重学生身心发展的规律,还是应该服务并满足于家长需求?两者是否能统一?如果真的是为孩子好,各种延长后孩子能更好地发展,那作为老师,奉献一些也值得。但我看学生每天午休趴在桌子上睡,醒来后脸上手上各种红印子,我看了既难受又心疼,三年午睡都要这样吗?延长课后服务到18:30,开始时有家长尊重孩子,不参与,但后来参与的孩子越来越多,家长也觉得孩子不能掉队,最后都参与。老师一开始看班,学生做作业,后来有些老师开始讲课,其他老师也开始了。教育局做调研时,还让学生不能说。家长最看重的成绩,并没有因各种延长而真正提高。哎,为什么我对暑假托管班感到焦虑,因为我看到了一个个从自愿,到无奈被迫,到所谓“内卷”。
我的第二个疑惑是,一个个疲惫不堪的老师,如何教出幸福从容的学生?政策出台时是老师自愿参与,引进第三方,但实际学校操作时,很多都是强迫,班主任首当其冲。我知道改变不了别人,只能从自己改变。可是,一个身体极度疲劳,睡眠不足的老师,如何调整自己,拥有好心态?
一个迷茫的老师

一个迷茫的老师:
讨论一件事之前,先要判断它的大方向,这样才不会在细节与情绪中迷失。大方向搞清楚一个问题即可:现在是咨询意见期,还是决策执行期?
咨询意见期,就是“从群众中来”,此时尽可就事论事,畅所欲言。决策执行期,就是“到群众中去”,决策者已经掌握足够的信息,有了结论,他会意志坚定地把改革推行下去,不再动摇。
现在进行的教育改革,是什么期?显然是决策执行期。学校教育与家长的工作无缝对接,家长上班前把孩子送进学校,下班后从学校把孩子接回家。学校是教育的主体,课外培训失去生存空间。这是把家长从教育的焦虑与高成本中解放出来,将得到绝大多数家长的支持。你可能已经发现,一些企业已经宣布放弃加班文化,保证员工准时下班。这也是教育改革引发的连锁反应。不然学校怎么延时放学,也没家长来接孩子,那不白忙了?一个社会,搞得大家没时间生孩子、养孩子,有了孩子,又被各式各样贩卖焦虑的人当人质,割韭菜,能有什么未来?这样大家必然更不愿意生孩子。
刚开始的决策执行期,工作时间延长了,老师肯定是最累的。但如果判断出这改革是长期行为,那就会知道,这改革一定会照顾老师的利益,不可能让老师累死的,这是不可持续的。所以,学校的工作人员会增加,让孩子休息、运动的场所与设备也会完善,你担心的问题,都只是暂时的问题,它们难免会出现,它们也必然会解决。
这时候,你有两种态度,一是消极的,埋怨这改革,像不少人一样,认为迟早像韩国一样让课外培训回潮(因为韩国都做不成,所以中国也做不成),可是,除了中国,哪个国家防疫成了新冠疫情?(当然,客观一点,我们也有台湾省的防疫是失败的)除了中国,哪个国家彻底消灭了绝对贫困?时代变了,不再是别人做不成的,中国肯定做不成,而是别人做不成的,只能让中国来做。
只要你还想当老师,再消极都得按规定做事,这样很不快乐。所以,不如采取积极的态度,积极是快乐的前提。积极的人看到问题,他的反应就不是怀疑与抱怨,而是去解决问题。同样的问题,摆在大多数人面前,只有少数人去正视它,分析它,解决它,这少数人就是名师,就是英雄。你是一线的老师,哪怕只是解决此次教育改革中一个最小的具体问题,都是人生的大成就。这样的机会,并不多见的。
祝开心。
连岳
(我的邮箱:lianyue@xmlykd.com,来信请谨慎,只会在微信平台公开回复,并授权我用于图书汇编。

推荐:我为何这么爱打孩子?
上文:中华文明的自由软实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