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同学一句恶评,然后他去世了

连岳文章
Paul Signac
连叔,你好
之前一直在想,我会因为什么事向您写信。说来可笑,竟然真的有了一件事想要咨询您,但是我心里是多么希望它永远不会发生。
事情是这样的,四月中旬的时候我一高中同学发了一条朋友圈,然后他在评论区回复评论他朋友圈的老师,大致意思就是老师我平静不了,工作刚升职身体垮了。根据他朋友圈的内容和他的评论回复,我发了一条评论:刚毕业就升职活该你身体垮了。他没回复我,之后就过去了,我没太在意。直到五月下旬,他的账号出现了一则xx筹,是他姐姐用账号发起的关于我这个同学的xx筹,这一刻我才知道,他生了很严重的病。于是我翻看了朋友圈,了解了他之前的两条关于他自己病情的朋友圈,甚至到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我四月中旬评论的他那条三个大大的”shit”的朋友圈。
一瞬间,我慌了,我立刻删了自己的评论。一时间,我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在这之前我帮转了xx筹捐了五十元。知道我曾经多么愚蠢多么无知的评论后,我又捐了伍百,我不能说这是我能力范围内最多的钱,但是我也没能捐更多,我无比自责和内疚,但我也没有为此做出很大牺牲。我是不是也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善良?
之后我找到了这个同学的微信,跟他道歉了。我知道他现在无法回复,也看不见,但是我必须要说。是他的姐姐回复的我,告诉我没关系。但我知道,只有他本人告诉我没关系,我才能真的释怀。
之后的时间,就过了这件事。但我真的有祈祷他一定要好起来,一定要原谅我的那句自以为是的玩笑。
直到今天晚上七点多,我看到了高中微信群里另一个同学发的消息,他走了。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怎么面对。我无法承受一条生命的逝去与我的评论有关,我为什么要说那样的话,无知,愚蠢。
我在心底咒骂自己,我终究是因为说话做了让自己后悔一辈子的事情。但我还妄想可以缓解自己的罪恶,希望连叔可以开导我。尽管我知道,我真的是无心的,但是不可否认,我的那句评论对后来确诊的他伤害多大。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连叔如果看见,希望得到你的回复。但又害怕会被众人谩骂,如果可以,关掉评论回复可以吗?算了,连叔自己定夺吧。被骂一骂我是不是可以减轻一些愧疚?天堂的他会原谅我吗?他在远方一定是没有病痛,没有我这样无脑子的同学的吧。
我为自己感到可笑,甚至在发送这段话的最后一刻,我还在想,大家看到了,我该怎么面对。希望连叔回复,又不希望回复,那就随缘吧,都是我自己活该,做错事,不就是要承担吗。

一个说话不过脑子的女生


一个说话不过脑子的女生:

他姐姐说原谅你了,那就是原谅你了。他姐姐能代表他。如果你认为他姐姐说了不算,你可能没想到的后果是,她姐姐听了心里未必舒服。说话先想想涉及到的当事人如何想,那就叫“过脑子”,事事只考虑自己,那就是不过脑子。

从你的来信看,你有强求他人的弱点。这必然带来极强的攻击性,他人的人生选择,观点,说话方式,只要不合你意,你就要去酸一下,刺一下,你说错话了,大家还得按你的要求原谅你。
强求他人是弱者的习惯,体现了对自己的不自信,不满意,是一种嫉妒的变形,最后必然演变成恶毒的攻击,就像你,如果没有对同学“毕业就升职”的嫉妒,怎么会有那么让你后悔的攻击性评论呢?经过这事,如果对自己的心理弱点有所了解,能够克制自己,善良的比重越来越大,那才真是对同学表达的最大歉意。
网络是人类社会面临的新型交际空间,与人与人见面的真实社交不同,虚拟、匿名、便捷会放大人的恶意与弱点,好人上网有可能变坏,坏人上网变得更坏。许多讨论交流,只要有一个参与者强求他人,主动发起攻击,都会演变成互相攻击,以最恶毒、最无聊、最固执的那个人说最后一句话结束,这又会让他们以自己赢了,进一步恶化他们的恶意与弱点。所以,一个善良的人,在网络上发言,要比在现实中更慎重,因为现实交流中的非语言信息起到重要作用,人的表情、体态、甚至第六感都参与交流,误解的可能性比网络交流低得多。当然,无论你怎么慎重,都会遇到恶意攻击,有些人已经放弃自己,不恶毒就活不了,不幸遇上,你就让他说最后一句,不搭理就是了。坚持这两点,你以后在网络上,就不会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有人无法坚持这两点,你也可以判断出他并没有什么价值。
祝开心。
连岳
(我的邮箱:lianyue@xmlykd.com,来信请谨慎,只会在微信平台公开回复,并授权我用于图书汇编。

推荐:孩子与手机

上文:人生越活越舒服的心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