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幸福而羞愧的少年

连岳文章
Vincent van Gogh
敬爱的连叔,
您好!
我又是一名初二学生,(当然是男生)我的学习还好,到初三是有把握拿下心想的高中的。
我的梦想也十分明确,我想成为一名驻芬兰外交官,在考入人民大学之前延迟入学参军两年,然后进修外交学院。
如此看来我根本没有对人生的困惑,不是吗?
但我失眠了。
每天晚上,我在床上躺着,听着空调的呼啸声,便觉得自己对不起那些为我创造这一切的人们:如果我生在100年前,我才刚刚结束了12小时的工作,在机床下面的破布堆里躺下,肚子里塞了小半块发霉的大饼,耳边是夜班机床的轰轰声。
但是我耳边是空调叶片转动的声音,不是钻机搅动的声音。
我的困惑很简单,我觉得我何德何能享受千万人的生命洗刷出的盛世。而现在,除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云云之外。我却无法为她做什么实质性的事情。
我在网上说过这个事,有人说我不该自责,而是保卫他们所留下的……盛世(我想不到恰当的词,记不清当时他说的了)也有人说我们清楚却又完全理解我们的无能,我知道,我有这样的想法是好的,我也知道前人肯定不会希望我这样自责。但是……
您可以不着急回复我,毕竟数羊数到三位数还是能睡着的,但如果您有能让我停止数羊的见解,我将不胜感激。
 
英特纳雄内尔就一定要实现。   
一位康米
距100年还有3天时书

一位康米:
估计你是被《觉醒年代》打动了。我建议没有看过的青少年在暑假都看一看,必能引起像你一样的反思。个人的进步需要这种反思。这是中华文明的精髓之一,如曾子说的: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经常缅怀那些为后人做了贡献的前人,我们的品德就会变得厚重。中国人的责任感就是这么建立起来的,不忘前人,又为后人开路,视野就突破了一生的局限,自然更不容易急功近利,也更能经受挫折。
我倒不觉得你要为自己的现在幸福生活羞愧。该吹空调还是要吹的。你现在的幸福,正是前人伟大的证据。如果你现在还要干12小时的工作,吃不饱,穿不暖,没书读,你也不会觉得前人伟大。《觉醒年代》之所以能征服青少年,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些青少年出生在和平富裕的环境,与百年前的生活形成强烈的对比,深深地同情当时不幸的青少年,也感谢像延年乔年一样为理想而牺牲的青少年。脱离了整个时代的烘托,没有两年来防疫的巨大成功,这部电视剧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感染力。
你不长的邮件有十个地方格式错误、遗漏标点,我一一订正了,我觉得这才是需要羞愧的地方,吹着空调,写一封邮件却这么粗心、无所谓,你表达的感情与理想就大打折扣。你这若是给《新青年》投稿,以仲甫先生的火爆脾气,非骂你个狗血淋头不可。每一代人都有其独特的使命,幸福的一代并非只剩下羞愧。你有饭吃,你的使命是吃得健康;你有书读,你的使命是努力读书;你不用离家当童工,你的使命是尊敬父母;你不用在朝鲜战场与美军拼命,你的使命是在科技上战胜美国。只有我们忘记使命,没有为使命努力过,才需要羞愧。
每一代人都可建功立业,加油吧,少年。
祝开心。
连岳
(我的邮箱:lianyue@xmlykd.com,来信请谨慎,只会在微信平台公开回复,并授权我用于图书汇编。

推荐:理解儿童,就是理解自己

上文:职场最佳生存方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