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望的妹妹降生了,为何还带来了嫉妒?

连岳文章
Valentin Serov
连叔,您好。
我从很早前就开始关注您了,在您的《少年问答》中,看到您很善于为青少年排忧解难。
这个假期过后,我就是一个初三学生了,而在这个假期,我遇上了一些烦恼。
我是个从小被父母宝贝到大的孩子,其实说白了就是被爸爸妈妈惯着,不怕您笑话,到现在我的父母还以“宝贝”这样的称谓来称呼我。去年秋天,我在上初二,有天忽然得知妈妈怀了二胎,我欣喜若狂。13年来我一直想要有个弟弟妹妹作为我的玩伴,当时我恨不得把这个消息告诉全世界。在妈妈怀孕期间,我可以被称作“育儿专家”了,我各种搜查资料,把妈妈里里外外都照顾了个遍。当然,我是自愿的。
在今年的这个夏天,我的妹妹出生了。因为疫情原因,我无法进去探视,所以妈妈每天会给我打视频聊天,和我讲她和宝宝的状况,当时我十分开心,一蹦三尺高。后来妈妈出院,把小小的妹妹抱在怀里,我的烦恼便由此开始。
刚出院不久,妹妹不是很乖,常常嚎啕大哭,妈妈因为奶水不足也十分懊恼,常常深夜里一个人流眼泪。当时妹妹刚出生不久,妈妈、爸爸、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姑姑、姑父、小姨妈和舅舅都围着妹妹转,我心里是知道为什么的,因为她小嘛,需要人陪伴嘛,这些道理我都懂,但我的嫉妒心却一发不可收拾。于是我又对爸爸妈妈问起了那个陈年老题:“你爱我吗?”“你真的爱我吗?”“你到底爱我吗?”于是问着问着,妈妈发火了,说我要把她逼成产后抑郁症了;问着问着,爸爸发火了,说我不懂事,每天只会问这些没用的问题。
“可是这个问题对于我来说真的很重要!”我经常对父母说。“重要重要,你怎么不觉得自己学习更重要?”他们回答。
爸爸的脾气很暴躁,经常会以发脾气来收尾这个不怎么让人愉快的问话,而妈妈不一样,她会和我来一次长谈,然而长谈对于我来说起不到任何作用,我还是会嫉妒,嫉妒他们偏袒妹妹。有时他们说我两句我会哭,于是我现在又有了新的称号:“玻璃心女孩”。他们总说我的玻璃心一碰就碎。可我真的是这样吗?
妹妹出生五十天了,我帮着妈妈哄孩子也哄出了一把好手。现在,我对妹妹的喜欢占据90%,而敌对妹妹占据10%。尽管这个比例看起来“善良”了很多,但我还是想问您,如何把那10%也变成对妹妹的喜欢呢?我想做一个完美姐姐。
希望您能回答我的问题!打扰了,感谢!
祝您天天开心! 
乌托邦里的玻璃心女孩

乌托邦里的玻璃心女孩:
你当然还是爸妈的宝贝,你到了80岁也还是他们的宝贝。家人之爱,可能是爱最好的模式。首先,它不是定量,用一点少一点,它是增量,越用越多。有多少个孩子,父母就有多少份爱。一生再长,爱也比它更长,因为所爱的人离开这世界,我们还会思念他;其次,它不寻求独占,你爱妈妈,妈妈不禁止你爱爸爸。爸妈爱妹妹,他们也爱你。
知道这理,你那对妹妹10%的敌意或嫉妒,并不会马上消失,这让你内心煎熬,却是个好事情。这像是打完疫苗后身体的一些不舒服,付出这必要的代价后,你更健康了。独生子女容易导致心理不健康,不仅孩子如此,整个家庭都如此。只有一个孩子,保存他,就成为最重要的任务,这是基因的本能。这孩子无论表现得如何,他都将得到无尽的爱,长辈甚至要卑微地奉承他,讨好他,必要的管教都不敢实施。孩子非常敏感,他将充分利用这点,这也是基因本能,如果一种资源能够免费地、廉价地得到,必然不会珍惜,即使是爱,也可能践踏。生气、耍赖,甚至自伤、自残,都能马上勒索成功,又何必辛苦地努力呢?这样的孩子长大,再聪明,再有能力,也不是一个正常的人、丰富的人、有爱的人,而是一个唯我独尊的人、冷酷无情的人、以怨报德的人。这样的人,给家人带去无尽痛苦,自己也尝不到一丝幸福的滋味。这样的人多了,国家也没前途。
你得感谢妹妹的降生,对她这10%的敌意或嫉妒,其实是知道了爸妈的力量,你不再是唯一的孩子,他们从此有了多一重保险和选择,家庭的格局已经改变,你对爸妈的控制力下降,PUA他们的可能性消失,要得到爱,得到资源,只能通过正向的、建设性的竞争,刚进入这种状态肯定不舒服,你得尽好本分,克制脾气,在家尊重父母,在校学好功课。一个人不再是婴幼儿,爱就不再是无条件的,不负责任,言而无信,放纵堕落,一再伤害家人,爱是会消失的,有这种约束,人的心理才更健康。你妹妹的到来,一下让你理解这人生真相,这是认知的大飞跃,不然的话,你可能到30岁才能走上这正道。有些人甚至一生都上不了道,一入社会,没有无条件的爱,无法为所欲为,马上缩回爸妈的怀抱,欺负这两个永远顺从他的人。妹妹的到来,让你彻底不可能陷入这种悲惨人生。
祝开心。
连岳
(我的邮箱:lianyue@xmlykd.com,来信请谨慎,只会在微信平台公开回复,并授权我用于图书汇编。
推荐:一切有价值的长久关系的基础
上文:想恋爱,又怕得罪上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