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孩子确定父母不爱自己,人生怎么办?

连岳文章
Gustave Loiseau
亲爱的连叔:
您好!
您愿意听一个普通且敏感女孩的故事吗?现在的我处于青春迷茫期,实在有很多困惑令我感到痛苦。
我是一个初一的普通女生,正处于风华正茂的年纪,但我却觉得很抑郁。
我的父亲没什么文化,爱酗酒抽烟,因此母亲跟他吵了很多次架。我只觉得很无奈也很痛苦,我是家里最大的孩子,还有弟弟和妹妹,所以很多重任都落在我身上。
因此我很敏感,也有些自卑。害怕遭到冷眼。
父母总吵架,我也几次目睹了母亲离家出走的背影。我也曾哭着喊着不要她走,死死拽着她的衣服,但她还是走了,没有一丝留恋。
在我二年级的时候,母亲生气回娘家了,而父亲联系不上,还好我报了托管,所以一日三餐还是有着落。还记得那一天,我实在忍受不了每次回家总是一个人孤单的守着空房子,我跟我的托管老师哭着说,我的爸爸妈妈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回来了,我该怎么办?他们是不是不要我了?我的托管老师打了十几次电话,最后终于打通了,我在旁边偷听,却听到了一个残酷的事实——我的托管老师说:“你再怎么也不能不要她了啊,她是你的孩子啊,你做家长的要负责任啊!”原来我的父亲不要我了,那时我的成绩很好,即便考试那天母亲离家出走了,我也考了双科满分。我不理解他们为什么不要我,我也很乖啊,也不会惹事。后来托管老师劝了很久,我的父亲似乎听劝了,要托管老师把我带过去。托管老师挂了电话,我看见她双眼通红,有同情也有悲愤。那天晚上,托管老师把我带到江边,我终于看见了我的父亲——他正在与他的那些亲友喝酒。那一瞬间我的心疼得说不出话来。这件事使我变得敏感不安——原来即便是你再亲的父母,他们也会抛下你。
小学的时候,我的父母喜欢拿我和我闺蜜相比较,我的闺蜜在他们的眼里什么都好,而他们总是骂我废,说我不如她,这导致我性格胆小懦弱,总是害怕别人看不起我。
上了初中,我以为我摆脱了束缚,却没想到是一个更深的牢笼。
我派位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初中,离我家也挺远。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陌生的集体使我不得不用坚硬的外壳保护自己。刚开学的一段时间,我突然变得有些强势,让很多人对我印象不好。我的普通话不标准,也总是不自信。我总是说话吞吞吐吐,发音不标准,总是不敢发言。
在小学成绩优异的我,在初中里是个毫不起眼的家伙。饭桌上,父母总是讨论我学习的问题。他们总是会谈到其他比我好的同学,然后指责我,说我差,说我不比别人好。小学的时候,他们很少管我学习,所以我的成绩是靠我自己争来的,他们看不懂我学的东西,他们什么都不懂,却仗着父母的身份训斥我。我很疲惫,我总觉得我没办法让父母开心骄傲,他们看不到我的付出。小时候学习是为了不让父母失望,现在学习觉得很迷茫,父母的期待,老师的期望,还有害怕遭到同学们的质疑,我觉得我好像溺水了,喘不过气来。
我的交际方面也不如意。初中唯一交到的朋友不到一个学期就绝交了,她占有欲比较强,那一天跑完步,我就跟她关系不太好的同学嬉闹了一会,她就与我绝交了。班上的同学都是结团的,我插不进去,没有关系好的朋友,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学习,没有人跟我合作,我感到很孤独。
我只是想被人温柔善待而已,为什么那么难呢?我怕被人抛弃,父母的忽视让我十分焦虑,毫无安全感,一度怀疑我自己是否还存在。所以我开始自残了。
我知道自残是一种极端行为,可我没有其他的办法了,我必须要挽救一些东西。我极度渴望他们能发现我的问题,可又不愿意跟他们直接说。于是,我带着伤疤的手总在他们眼前晃悠,可他们还是没发现,或者说不在意,于是,我变得更加疯狂,拿衣架打自己,用小刀割自己,我不知道怎么了,我已经不知道怎么办了。
我觉得人生没有什么可期待的,也不知道怎样活下去。可我的父母不懂,总是说我无病呻吟,庸人自扰。我丧失了信心,抛弃了感情,迷茫地站在人群中,活在焦虑中。我会奔赴我心仪的未来吗?我会遇到对的人吗?我会变得更好吗?我……有一天会放弃生命吗?
我始终对自己不满意,虽然被评为了三好学生,是学习委员,考了班上第6名,不算很差,可我每天依旧都在自我怀疑中。也许有的人会说我无病呻吟,但是成绩上的不如意,家庭上的感情危机,交际方面的孤独,都成为我抑郁的契机。我该振作吗?我有想过,但没几天都泄气了,我找不到生活的意义,没有什么梦想,也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我很迷茫,每天早起贪黑却碌碌无为,如行尸走肉。大家都说世界上有很多美好的东西,可我似乎被蒙蔽了双眼,眼前一片灰暗,磕磕绊绊,迷失了方向。
我该怎么办?我是否还存在?我活下去的意义是什么?谁又能来告诉我?
一道失意的月亮

一道失意的月亮:
你是三好学生,学习委员,班上第六名,你初中生涯的开始是成功的,说明老师与同学认可你。多数孩子有这个成绩,是很开心的。你却不开心,处于自我怀疑当中,这确实是“被蒙蔽了双眼”,你的双眼只看得到父母,其他的一切好事,自己的进步,老师的赞扬,世上存在的温柔,你就全看不见了。这不怪你,这只是你的挑战。这个挑战任务,以不同的面目,不同的方式,出现在每一个人的人生中,只有完成了,人生的意义才会呈现出来。
这个挑战任务就是人必须认识到人生的意义与价值来自自己,君子求诸己,否则,就是小人求诸人。君子即为实现人生意义的人。不同的路径,爱也罢,恨也罢,富也罢,穷也罢,冷漠也罢,温柔也罢,都要知道必须靠自己。当然,生在一个不爱的、冷漠的、仇恨的环境里,比较难完成这个挑战任务,他可能也会变成一个不爱的、冷漠的、仇恨的人,但完成了这个任务,他的力量,他的爱与温柔却是加倍的,风险大,收益也大。那些被交给更难任务的孩子,比如你,往往可能要承担更大的使命。
这个更大的使命当然包含成为伟大的老师、科学家、企业家、政治家,但内容不仅仅如此。你上了初一,老师可能也会讲到颜回,他是孔子的三好学生,永远的第一名,两千多年来,一直受真正的士大夫景仰,将来也要受到永远的景仰。完成的使命够大吧?他做了什么丰功伟绩?似乎没有。他是以普通人,以穷人,以不幸者的身份出现的,吃得很差,住得很差,连枕头都没有,还不幸早死。但“回也不改其乐”,他的成就是得到了真正的快乐,这快乐来自他做到了“不迁怒,不二过”。“不迁怒”就是不把自己的怒(指代一切负面情绪,比如忧愁、悲伤、恐惧、痛苦、怨恨、绝望)转嫁给他人;“不二过”就是过错只犯一次,不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这样的颜回,无论世界如何待他,他都温柔待人,他是温柔的生产者,“求诸己”的人都是生产者。这很难做到,多数人总是控制力不足,智慧不够,会迁怒,会二过三过百过,正因为如此,才知道颜回的了不起。
你的人生使命也是当颜回,愤怒的孩子都有当颜回的使命。有极小部分的父母是不那么爱、甚至不爱孩子的,你从小知道这个残酷真相,不愤怒是不可能的,不迁怒也是不可能的,你自残就是迁怒,你无法折磨不爱你的父母,但却折磨一切有同情心的人,比如你的弟弟妹妹,你的老师,我,还有今天这篇文章的读者。你不停向不爱你的人索爱,就是二过,多过。
我们都在温柔待你,像当年那个哭红眼的托管老师。我相信,你今天收到的温柔相当于有人一生收到的温柔,但你要看到才有用,你要记住才有用,你要真正接受才有用,把它们放在心里,你就开始成为温柔的生产者了,你看到的同学、老师与世界,都会为之一变。放下对父母的愤怒,不迁怒,这终究只能靠你自己,这个任务艰巨,成人也害怕,但,亲爱的小孩,你的文章写得比很多成人好,你能完成这任务的。
祝开心。
连岳

(我的邮箱:lianyue@xmlykd.com,来信请谨慎,只会在微信平台公开回复,并授权我用于图书汇编。)
推荐:一生都该是少年模样
上文:犯错不可怕,可怕的是犯错之后的错误应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