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欺负父母

连岳文章
Edward Okuń
连叔,你好!
我是今年高三刚刚毕业的准大一新生,来自河南南阳,相信许多人看到这里都会直接想到解放啦,苦日子终于熬到头啦之类的话。确实,当我看到自己460分这个一般般但却尽了全力分数时并没有过多的沮丧,因为家里觉得分数还算挺好,我也算是终于松了口气。
可就当我憧憬着美好未来的时候,爸爸因为高昂的学费而去外地打工,家里只有妈妈和我,其实在一开始选学校的时候我就在考虑着学费尽量低一些,也好减轻家里的负担,可在家人和亲人的一遍遍的鼓励下还是选择了一所学费高但还不错的大学,可也就在被录取后的欣喜后,我时不时就能听到妈妈在微信聊天中提到学费高啊,要想办法凑齐啊一类的话,让我本是喜悦的心情一下就坠入低谷,加上高三所养成的孤僻的性格,在妈妈对我一遍遍的唠叨中我也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压抑的情绪,说话的语气稍带了些脾气,就这样在前一天我将自己的情绪和想法统统说了出来,以为只要把想法说出来就能缓解,哪知道妈妈对待我的态度也不再温柔,每次都用一种冷漠的语气和我说话,再加上最近疫情有上升的趋势,妈妈被网上的疫情谣言所影响,以及我们高中基本没有什么交流,或者说以前被家中的环境影响,我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想法,现在和妈妈进入了“冷战”,她甚至还说以后我会嫌弃他,这让我很伤心,我没想到她会这样想,但我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希望连叔可以帮我出出主意,我不想在这最后一段和家人的相处时间里再闹不愉快! 
一个着急的孩子

一个着急的孩子:
从古到今,以数千年的视野,中国的父母子女关系经历了两极间的摇摆。
在新文化运动以前,讲得更多的是孩子对父母的敬重与服从,即使父母有过错,孩子也宜忍让,不能无礼,虽然也要求父母慈爱,但责任更多地放在孩子身上。这当然有值得检讨的地方,孩子完全听父母的,父母永远是对的,社会的活力就会消失,慢慢走向衰弱,不然,旧文化一直领先,怎么需要新文化运动?
近几十年来,却到了另一个极端,认为孩子天然正确,只能给无尽的爱、自由与快乐,父母只有义务没有权利,必须放弃寻求权威地位,连基本的管教与批评,都被视为伤害孩子的心理。真按这套去操作,任何父母都是罪人,很多人怕生,怕当父母,和这套理论压迫也有一定关系,当父母如此可怕,动不动就毁孩子,这责任可承担不起。从孩子的角度,你肯定喜欢这个极端,你现在就在享受这个极端。
你的父母做错了什么?不嫌你分数低,支持你上更好更贵的大学,爸爸为筹学费去外地打工,这是满分的父母,一分我都不愿意扣。仅仅母亲说到要筹高学费这个事实,你就可以伤他们、怪他们、给脸色,觉得自己挺有理,反正你不开心就是父母的过错。你妈妈对你不再温柔,不是情理之中吗?看到你变成一只白眼狼,她现在心都碎了,充满了怀疑、悲伤与恐惧。孩子,你还小,改还来得及,和父母愉快起来很容易的,多想他们的付出,主动去做事,陪他们聊天,听他们唠叨,给他们希望。
《觉醒年代》里有段戏很有价值。青年毛泽东离开北平回长沙,临行前问陈独秀与李大钊两先生:你们真要彻底否定传统文化吗?两先生相视一笑,说:当然不是,现在只是权宜之计,真正的传统价值永远不能丢。新文化的很大一部分内容是传统价值的现代化,是旧文化的重生。如果只看到其否定,那就只能走到虚无,自卑,无所适从。
中国人很早就开始研究人与人之间如何相处,讲的是律己、本分、尽责、忍让。父亲要尽父亲的本分,孩子要尽孩子的本分,父父子子的表述可能是旧的,但骨子里的这些价值却不会过时。父母子女都实践这些价值,怎么可能不愉快?你家现在的不愉快,是你父母保有了这些价值,而你却没有。你是时候追求一点价值了,至少从不欺负你的父母开始,父母欺负孩子是错的,但是孩子欺负父母也是错的。陌生人向你微笑,帮助你,你都得感恩,为何父母做得这么好,你也得鸡蛋里找骨头,脾气很大,恶形恶色,你这是把他们当奴隶呢?还是PUA他们呢?醒醒,孩子。
祝开心。
连岳

(我的邮箱:lianyue@xmlykd.com,来信请谨慎,只会在微信平台公开回复,并授权我用于图书汇编。)
推荐:人生最低谷的最好策略
上文:有情有义的舅舅要拖死妈妈,怎么办?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