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好一个中国人不容易

连岳文章
John Martin
连岳老师:
您好!对您尊敬、信任的情感,无法用言语再多表达了,您平时大概每天都会收获很多,我贫乏的表达说出来只会越发显得肤浅和轻浮,在遇到重要问题、疑难困惑之时,希望能有幸得到您的指点,便是我作为您的一名普通的忠实读者最信任的表达和最深切的寄托了。
过几个月,我便是30岁了,总觉得为了迎接美好的30岁,我应该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几个月前,我产生了30岁生日登记成为器官捐献志愿者的想法。流程、时间、相关规定均已做过功课,可是有一个问题始终困扰着我——要不要告诉我的母亲。我的父亲去世4年,这几年家里总时不时地被悲伤笼罩,但是母亲和我们姐妹俩,互相支撑、互相打气,努力经营好生活。妈妈非常善良、坚强,但是文化程度不高,生活在小县城,思想也没有非常开放,而且始终还没有从爸爸突然去世带来的情绪冲击中走出来。我很犹豫,到底敢不敢告诉她我想在去世后捐献器官的想法。如果告诉她,怕她不理解不接受,而我不知该如何安抚她、说服她。但是又抱有一丝侥幸心理,觉得我的妈妈善解人意,也许沟通之后她可以接受;如果不告诉她,我又觉得自己不孝不尊重她。
到底“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这句话,真正的涵义是什么呢?我该怎样理解,该怎样做呢?
抱有感恩之心期待您的回复,祝您一切顺安! 
莫那那

莫那那:
这个问题看起来小,其实很大,问的是中国的传统价值如何现代化?
文化自信这个提法与追求特别好,从此后,每一代中国人都普遍有了文化自信,这个国家就立于不败之地,而且有了永远向前的动力。
文化自信的反面是什么?
第一个反面是文化自卑,中国人这不行,那不行,样样不行,那怎么会在乎自己的传统价值?恨不得当脏水倒掉,把这空盆装上这也好,那也好,样样好的别人的水,别人的传统,别人的价值。而如此自卑的人,往往倒掉自己的婴儿,接来别人的脏水。真到了人人文化自卑,个个倒掉自己婴儿,喝别人脏水时,中国最好的结局也就是有名无实,相当于亡国。
第二个反面是文化自大。我觉得再过30年,中国领先他人很多,这个思潮就会出现,觉得自己不用向他人学习,我就是标准,有理无理都得我说了算,别人只能听我的。若掉入这个坑,那就开始停滞,进入衰退,就像现在的美国一样。
一个文化自信的人,要做的主要的事就是传统价值的现代化。这有两个工作要做。
一是发现传统价值,有鉴别能力,分得清什么是宝贝,什么是垃圾。二是把这些价值灵活运用在现代条件下,这也是中国古人说的学问的最高段位:权变。做学问,理解价值,不是为了背诵,不是当教条,而是用来实现人生,改造世界。
这些概念梳理清楚,你的问题就好办了。
孝是中国传统价值的基石之一。你有意识后,第一个身份是父母的孩子,孝就是第一次认识到的责任感,所以“身体肤发,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这不是说不能理发,不能剃须,不能意外受伤,而是不能不合适地使用身体,毁它,伤它。大到打架斗殴,小到不健康的生活方式,都是毁伤身体的不孝行为。身体正确使用的最高目标是“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从当孩子的小小责任感开始,由小到大,推己及人,你长成一个好学生,一个好朋友,一个好同事,一个好伴侣,一个好父母,一个好老师,一个好人,即使不能扬名于后世,甚至默默无闻,你也是完人。当好一个中国人是不容易的,以负责任始,以负责任终。但当好一个中国人又是最快乐的,履行完责任的快乐,才是最深层、最持久的快乐。
捐赠器官,那是古人想不到的现代事物。但它没有违背孝的传统价值。首先,捐赠行为是发生在生命死亡之后,你一生的责任已经完成,而且最后必须得到家人的同意,并非不可逆的约定。其次,这是挽救他人生命的仁爱之举,你这部分器官的生命是延长的,这也属于“以显父母”。当然,道理通,是否就一定要和母亲说?明知说了她不接受,将带给她不安、不快,那就暂时不说,人是情感动物,情感上接受不了的事,不要强迫她接受,这种强迫,反而不孝了。你尽可当你的志愿者,时间有得是,一生还长,以后母亲的观念可能会改变,到时再说。更大的可能是,到你在遥远的未来捐赠器官时,已不需要取得母亲的同意。
做对的事,但要聪明地做。这也是我们的传统价值。
祝开心。
连岳

(我的邮箱:lianyue@xmlykd.com,来信请谨慎,只会在微信平台公开回复,并授权我用于图书汇编。)

连岳文章

推荐:大方向错了,一切都白忙,找对大方向的两原则
上文:我们在教育中快丢的一个宝贝方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