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给我一点病毒

连岳文章
Beppe Ciardi 
连岳老师您好!
我是一名初一男生。因为出生时缺氧,大脑的运动神经受损,现在12岁了,身体特别瘦,说话还口齿不太清楚,走路步态不好看,不是很稳,各项体育活动也比不上同学们,另外,写字也写得不好。
但是,我一直很努力,学习在班上是中上等。现在初中住校,我独自住在学校一个老师(爸妈的朋友)借给我的一间宿舍里,这样就不需要我排队去提水洗澡。我拒绝了妈妈晚上来陪我,我能管理好自己,和同学们一起在食堂吃饭,按学校作息出操上课自习,自己洗衣服。回到家也主动帮妈妈做家务,主动做作业不要妈妈操心。老师们都说我很不错,令他们刮目相看。
可是,我们班上有一些同学,总是用讥讽的语气说我是残疾人,瞧不起我,说我的力气比不过他们,打也打不过他们,体育也比不上他们。我心里不在意,就当他们说的话与我无关,我不听。这些说我的同学都是我的小学同学,成绩都没我好。小学时有两个要好的朋友现在都不在一个班,很少能在一起说话。现在班上同学都不跟我交流,看见我都躲得远远的,我觉得我一直都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朋友的陪伴。我似乎习惯了,但我还是很渴望同学们能接纳我跟我友好相处,不要嘲笑我。
连岳老师,您说我该怎么办?
阳光男孩

阳光男孩:
表扬你的老师肯定不少。每个老师看到你这样的学生,都会欣喜不已,他们迫不及待地希望所有的学生都具有你这样的品质:自律、自立与自强。这三个“自”,是教育的主要目标,有人初中毕业达到,有人高中毕业达到,有人得等到大学毕业,还有人可能得等到30岁甚至更老一些,有一些人终生没有。没有的人,属于教育失败,人生失控,仿佛在噩梦中醒不过来,是很痛苦的。
你早早得到了这三个“自”,人生领先很多,当得起这些表扬。让你困惑的是,老师都肯定了我,为什么有些同学还会攻击我?而且这些攻击还会表现很巧妙,只是用语言伤你,给你造成足够的痛苦,但又不至于违反纪律,属于孩子间的“小纠纷”,你哭,你退让,你向老师诉苦,他们都可以愉快地得出一个结论:这是一个软弱的人,老师表扬错了。这也是他们一再强调你是“残疾人”,力气上不如他们的原因。他们太想看到你弱的一面。
因为你受到了表扬,所以你遭受攻击。这个因果关系,你还不知道。那些攻击你的同学也不知道,他们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忍不住折磨一个他们其实心里佩服的同学。这源于人原始的动物争夺本能,你得到了表扬相当于一个猿人占有更多肉,竞争者就得想法抢走。现在不是猿人比体力的时候,而是比品质、比智力、比毅力。但是成功者必受攻击,这个模式将一直存在。你得到了表扬,就意味着得承受攻击。那些攻击你的同学,他们也在进行必要的学习,他们得学会控制自己的失落、嫉妒、仇恨。攻击的暂时快感消失后,是漫长的无力感与自我贬低,杀敌八百,自损一千,这是得不偿失的精神自杀。而像你这样的被攻击者理解了这个模式,就不可能被杀八百,一个都杀不了,攻击者就变成了纯粹的自我消耗,甚至成为笑料,因为聪明人都看出他们失控了。
自律的一大功能是控制负面情绪,失落、嫉妒与仇恨有一丝滋生的意思时,你就有警觉,能掐灭。肯定他人、赞美他人、学习他人,这是更强大的力量,少数人天生有,多数人是后天习得的。那些攻击你的同学,经过或长或短的学习,也逐渐会有这力量。所以说,你继续进步,继续得到更多的表扬,是你最好的防卫,也在帮助这些同学进步,当他们意识到自己那么原始的攻击又无效又可笑,接下来就是收敛、停止、反省。
这些同学原始的攻击,是让人不舒服的,但某种程度上,它像疫苗一样,也是一点必要的“病毒”,你的精神产生抗体,以后不仅不会被人性中那些黑暗的力量打败,你还能将它们转变成光明的养料。
别担心,你在小学有好朋友,在初中就一定有好朋友。一个带给人力量的人,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好朋友。得道多助,这是规律。
祝开心。
连岳

(我的邮箱:lianyue@xmlykd.com,来信请谨慎,只会在微信平台公开回复,并授权我用于图书汇编。)

连岳文章

推荐:一生都该是少年模样

上文:一位恒大员工来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