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意我的不愿意

连岳文章

Henri Matisse

连叔:您好。

我是一名小学二年级的学生。我有些事情想跟您说。我有一把小提琴,我想学,可是我却不愿意练琴。心里老想着:我为什么要练琴?我为什么不能不练呢?连叔,我的问题是:我想要学,但是我不想坚持练琴。为什么呢?

一名小学生


一名小学生:

我想学,却不想练。这心态不仅在学琴中出现,将在一切学习中出现。这心态你有,你的父母也有,你的老师也有,我也有。只要想学习的人,就有。它不是可怕的事,反而是偷偷泄露如何学好的秘密。你是从一件小事中提出了大问题。善于提出问题是学习好的一大半。

人不想学,这是由人的大脑决定的。掌管情绪的那部分大脑更原始,总是想做放纵自己,不消耗能量的事,贪吃、贪玩、贪睡、不控制脾气,包括不想练琴,不想专心听讲,不想做任何作业,都是它最喜欢的。掌管理性的那部分大脑更迟进化出来,它总是在约束人,让人做更复杂更抽象的思考,让人有纪律,让人多练习,让人控制自己,让人做更有意义却更累的事。所以,理性控制情绪,后天控制先天,“好大脑”控制“坏大脑”,就是学习的主要内容,学任何东西都是相通的,都是在打造更有价值的大脑,增加“好大脑”的力量。

小朋友凭借自己的力量,几乎无法控制“坏大脑”,为什么?很简单,他们的“好大脑”彻底发育成熟,要等到25岁。“好大脑”又小又弱,“坏大脑”却已强大,这是孩子成长中最致命的矛盾,任由“坏大脑”力量越来越大,就是到了25岁,“好大脑”长成了一大堆组织,它也是没有力气的,只是“坏大脑”的奴隶,那样人就极可能变成一个“坏人”,你羡慕、渴望一切好东西却得不到,就像你渴了想喝水,但“坏大脑”却永远让你的嘴停留在水边。

要解决这个矛盾,小朋友的健康成长只有借助外脑,借助父母老师的“好大脑”,这就是他们约束小朋友的意义所在,他们的“好大脑”在控制小朋友的“坏大脑”。当然不是乱约束,是科学的约束,我相信,大多数负责任的父母老师是做得好的。教育是人类社会的核心功能,中国又是传统的教育大国,2500年前的孔夫子一出现,就把教育提升到极高的水准,一代代中国孩子受此恩泽,在家里,在学校,只要接受经过数千年考验的一些基本原则,我们的“好大脑”就一定会越来越强大。“学而时习之”,老师家长让你练习时,你就练习,这是一条永远正确的原则,你不愿意的时候,却能行动起来,那就是最长能耐的关键点,练着练着,“不亦说乎”,就会开心起来。

所以学习领先也有一条简单的原则,就是尽快去做别的小朋友都不愿意去做的事,一做起来,不愿意往往就忘掉了。

祝开心。

连岳

(我的邮箱:lianyue@xmlykd.com,来信请谨慎,只会在微信平台公开回复,并授权我用于图书汇编。

连岳文章

推荐:一生都该是少年模样

上文:养不起爱情,未来在哪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