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夫妻新挑战

连岳文章

石涛

连叔:

您好!

我是一位有两个娃的90后妈妈,同时也是一个人民教师。自从大学毕业之后,我就在家乡的农村中学工作,后来认识了我先生,然后结婚,有了两个可爱的宝宝。我和我老公分居两地,他是厦门某国企的员工,自从有了宝宝之后,他就一直保持每个周末往返四百多公里的路程回家,我们一直就这样生活着。他周末回家,我平时跟公婆孩子一起生活。

但自从2020的疫情开始,他公司对外出的要求严格了,不让员工轻易回家。一直到那年的五一才回家,后来疫情严峻了,又是处处受限,总之不太自由了。因此我才渐渐动了要一起生活的心思。想到以后孩子的陪伴、教育,能更好地照顾家庭和孩子。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俩要在一起,得有一方舍弃掉自己的工作。他说他的事业现在是上升期,而我又觉得家里的工作事少离家近,况且也是在体制内,如果换到厦门,哪那么容易到有编制的岗位去,叫我舍弃我一时也放不下。而且总觉得房价高得离谱的厦门不是适合我们居住的地方,最近还萌生了让他回老家考公务员的想法,但他说没那么容易,他说他的专业在老家这边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只能找到凑合的工作,不能找到比他现在更好的工作。他还说到时到厦门租房子住就好,他的集体户口也可以帮助孩子上学,让我舍弃老家的工作到厦门再找工作。但我也怕,找不到比我现在更好的工作了而我也更不想 一辈子围着家庭转。所以,连叔请帮我指点迷津,我该怎么做?

一位“三十而已”的女人


一位“三十而已”的女人:

现在你不必来厦门,他也不必回家考公务员,保持现状。直到疫情在全球消失为止。

在疫情期间,经营家庭、公司,最好的策略都是稳健,不做剧烈变动。深挖洞,把现有事业做好、做实、做细,避免被替代、被淘汰;广积粮,增加现金储备量,万一疫情影响自己,三五个月内生存无忧。当然,现金储备量大一点更好,我自己的公司就按三年来储备,即三年没有收入,公司的生存、员工的收入不受影响。世界再慌张,自己都不能慌。自己不慌,就不会做出错误决策,生存的概率就大。慌张期能生存,平和期到来之时,发展就是必然。

疫情何时消失?有两种可能。

一是主要指望其毒性越来越弱,最终不构成威胁,西方诸国自疫情以来采取死伤惨重的躺平策略,就是赌这病毒长久不了,结果新冠病毒是“进化的奇迹”,不停进化出更厉害的变种,让赌它变弱的人变得很绝望,也得付出越来越大的成本,最后整个国家崩溃也并非不可能。

第二种可能就是全球接受并执行中国在实践中证明是最科学、最人道、最低成本的动态清零防疫法。可是西方诸国的傲慢与偏见,使他们不可能肯定并学习中国。即使在疫情的一再打击之下,事实上想剽窃中国的做法,他们也没有能力实现,因为实现必需具备这些因素:一个尊重科学的政府,高效响应的体系,仁义悲悯的传统,普遍高素质的人民,完备发达的农业工业服务业基础设施,还有地大物博的向心国度。除了中国,地球上没有第二个这样的国家。所以中国才能一边动态清零,一边发展经济。一城一地发现疫情,快速封闭防疫,这对14亿人的大工厂与大市场来说,影响又微乎其微。以不变应万变,无论出现任何新冠病毒变种,中国的动态清零都不怕它。

结论就是,全球疫情的前景,看不清楚,只能听天由命。可能还得再等惨烈的几年,全球才能重新稳定下来。但在中国,只要我们谨慎、镇静、务实、负责,家庭的小日子与国家的大日子,都不必担心。你们暂时保持这种周末夫妻的状态,以时间换空间,以成长等机会。厦门现在都缺学位与老师,何况,在接下来的四五年,要增加近百万常住人口,接下来的十四五年,增加二百万常住人口,我估计这目标将提前或超额完成,一个好老师,在厦门是一定抢手的、生活一定过得好的。

祝开心。

连岳

(我的邮箱:lianyue@xmlykd.com,来信请谨慎,只会在微信平台公开回复,并授权我用于图书汇编。)


我出了本新书,点击下图可购买。

点击下面的图片,可以了解我出过的一些书。

连岳文章


推荐:尤其今年,从个人到国家,生产力竞争才是一切

上文:拥有奇妙力量的苦小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