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业要择正业,有些职业基因就是错的

连岳文章

Wassily Kandinsky

连叔您好:

今天,《我爱问连岳7》即将成为书柜的新成员,很是开心。读您的文章,并从中汲取生活的智慧已成为我的生活习惯。今天的我,想给您讲讲我的迷茫,听听您的建议。

本人法学硕士,省级机关工作,之前的单位是基层检察院。两家单位相较,之前的收入更好,现在的平台更高,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这点我深知。还有一个多月我就三十岁了,也即将面对结婚生子,总体来说我和男朋友的收入是可观的,但面对所在城市较高的经济成本、父母逐渐老去却依旧很辛苦的客观事实,我想做一定的改变,主要是想增加经济收入。

我出生农村,和弟弟都是985院校硕士,父母供我们读书真的很不易。毕业后,给自己的定位是前5年让自己成长,后5年给父母更好的生活。现在的我即将进入后5年时期,但父母还在农村辛苦地搞养殖,这周末回家看到父母双鬓的白发和老去的容颜,突然怀疑长大的意义了。说到更好的生活,必然与经济挂钩,但体制内的收入是恒定的,弟弟所在的城市压力也很大。对此,我一直在纠结:一是考虑到我一直从事法律工作,也有一年多的律师从业经验,是否辞职做律师,对该想法男友十分支持,同时又建议我继续读博;二是考虑到市级机关的收入更好,在不失去稳定性的同时,想办法到市级机关工作。需要说明的是,我没有经济头脑,也不会投资,目前的存款只是放在银行;男朋友也在体制内。

就个人而言,普通家庭出生,没有做过职业规划,虽然能够很幸运地通过每一次考试,但也清楚自己的缺点和弱项。就两个人而言,几乎没有房贷压力,故想为父母和下一代提供更好的生活条件。后疫情时期,选择机会的同时也是在选择风险,第一次没有了方向感。望连叔指点!

祝好!

奔三路上迷茫的小六


奔三路上迷茫的小六:

近20年前,连太从检察院辞职,当了律师。当时我显然是支持的。

4年前,我多年的劝说起了作用,她注销了律师证,彻底离开了律师业。我对律师业迅速转变到“不值得”的看法。

连太心善,做事精益求精,这本来是难得的优点,当上律师后却成为软肋。她很快成为业务出色的律师,同时也失去了自己的生活,所有的时间、精力都被当事人拿走,不分日夜,她变成一个睡眠不足的、焦虑的、健康流失的人。我也非常难受,理由就是我对她说的:你这样下去会死的,而且我要眼睁睁看你死掉。她最后也同意我的看法,律师并不属于“正业”,无论刑事民事,诉讼非诉讼,闹到最后来找律师的大多数人,性格中都有愚痴、偏执、不讲理、甚至邪恶的成分,而这些人性的阴暗面并不会回报你的善良,只会欺负你的善良,善有恶报,这个职业的基因就是错的,个人的努力自然改变不了什么。

连太这么出色的律师,挣到钱了吗?账面上挣到了,最后累积被欠巨额的律师费,她决定不当律师时,我们有共识,不要了,这些人欠的时候,就埋伏了赖账的心思,又根本不在乎自己的信用与声誉,那索性一了百了,量大福大。

为了赚钱去当律师,那可能找了一条最难的赚钱路。律师的平均收入高不过检察官、公务员。那么,为了法律的公正呢?就像教科书写的那样,律师起到了对侦查、起诉与审判的制衡作用,局部为“坏人”辩护的结果是整体的法律公正。很遗憾,对这个信条我现在也持否定态度。很简单,事实上,只有最坏的人(没有反省、赎罪之心),他又最有能力(有钱雇用最好的律师),他才最能享受到这制衡的好处,而且处于优势地位,好处过多,因为检察官、法官每年案子无数,个案用力有限,对方的律师团队却可专攻一个案子,有钱就有资源不停注入,实力对比悬殊。没钱的人,律师水平差,或者法律援助分配一个律师给你,能起多大作用呢?这种公正,是要付费买的,有最低消费门槛的。

我的结论可能有点惊世骇俗:公检法做到了为人民服务,有没律师,区别不大。若有的公检法忘了初心,不为人民服务,联手律师,就会变得更脏,律师只起坏作用。律师,天天泡在人性恶里,赚钱难,意义又不大,能不当最好别当。我知道这很难接受,律师可能还很反感,不过,这是我的真话,但愿对你的选择有参考价值。

祝开心。

连岳

(我的邮箱:lianyue@xmlykd.com,来信请谨慎,只会在微信平台公开回复,并授权我用于图书汇编。)

点击以下图片,可以购买《我爱问连岳7》。

点击以下图片,可以了解我出过的一些书。

连岳文章

推荐:爱你七次够不够?

上文:人人应有的最高级能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