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年献词

连岳文章

潘天寿

我们又在疫情里度过一年。

疫情比想像的长,这是让人不便、痛苦的地方。但这段长时间,也给一切力量的生长提供了可能。我想,即使疫情再持续一年,甚至更长时间,任何一个中国人,也不会担心自己被忽视,被放弃,被看成活该淘汰的无用之人。这是在两年的防疫中,中国人长大的自信,自信中国人是团结的群体,自信中国是仁义的国度,自信中国的政府真是人民的政府,全心全意,任劳任怨。这自信就是力量,就是生产力,不怕疫情再难,再长,也不怕未来的一切挑战。

许多中国人,曾经是不那么自信的。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从少年、青年到中年,都处于强大的美国的阴影之下,他们形成了美国他信,中国应该像美国一样,凡是符合这个标准的,才是好的。甚至中国人的眼睛美不美,中国人说了不算,也得美国人说了算,美国人定了调,中国人不能反对,反对就是民粹,就是纳粹。美国掌握了一切定义权,民主,自由,货币,信仰,美,全球任何国家与地区的命运,逆我者亡,顺我者狗。换多少总统,从特朗普换成拜登,这个基本国策永不动摇。还好病毒不怕威胁,不怕制裁,不怕美军,它只怕规律,不尊重规律,即使美国,也照样干趴下。病毒杀死了美国他信,催生了中国自信。从这个角度来看,是好事之一。

但不是所有人都这么认为的。当道听途说,胡编乱造,把中国的防疫描述成人间地狱的“日记”失灵以后;当“更高级的人道主义”在欧美破产以后;当中国的防疫方法屡战屡胜以后。有些中国精英是失望的,不承认现实的,扔下一句“启蒙失败”自怜去了,可能喝完大酒还得演一出向隅而泣或抱头痛哭。这些人理解不了中国人自己走出的正道,成为用概念剪裁现实的先验主义者,唯心主义者,这是他们的不幸,但却是中国的幸运。它逼迫人思考一个问题:中国该听谁的?显然不该听这些精英的,即使他们头衔吓人,是大作家,是大富豪,是名教授,是高级官员。中国当然需要精英,领导防疫成功的就是政治精英、医学精英与各行各业的精英。这些精英的特点是没空话,干实事,接地气,生活在人民当中,他们是为人民服务的。只有这样的精英,才知道人民真正在想什么,才会尊重与珍惜人民的发现与创造,才能实事求是,才能用现实发展理论,他们时刻准备被人民启蒙。只有这样的精英,人民才会接受他们,爱他们。所以,中国最终要听人民的,精英只能是人民意志的执行者。做任何事,从政从商从艺,都不能违背这条原则。从这个角度看,病毒淘汰了假精英,再次确立了人民的决定作用,是好事之二。

如果没有疫情,这两件好事的得到,不出意外,也可能还要一两代人,二三十年。而我们现在提前得到了,对于中国的未来,对于我们生活在中国的人,有理由在新的一年充满信心与希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