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说得不对,可是我爱她

连岳文章

Vincent van Gogh

连叔:

我是一名普通学校的初三学生,正在经历着所谓“人生最重要的转折点”。我的成绩平平,甚至有几次考试还会退步到年段的后半段。我的老师一直期待的我有一天开始努力,我也想,但我每次一开始,就有很多的烦恼阻碍着我,我也幻想着努力后的生活,我也知道会很苦,但我就是不能去行动。

我的家庭可以算是幸运而又不幸运。我的家境和别人对比算优渥吧,可我父亲在我七岁时离开了我,母亲守寡至今,小时候我还不明白父亲的死对我的影响,可随着年龄的长大,我开始自卑,刚开始只是因为家人的缺失而伤心难过。可到后来,我渐渐发现我身上有了一份不该有的成熟。初中之后我母亲便不再陪伴许多,更多的是每日的忙碌。除了早上起来和中午吃饭见面,其他时间她都奔波在外,我会自己吃饭,自己生活,自己掌握自己的社交圈子,初中开始我喜欢上了公路自行车运动,随着热爱加深,我开始和其他骑车认识的哥哥叔叔们玩的很熟,有了萌生成为职业运动员的想法。会和他们一起骑车,一起出去玩,一起吃饭。可我的同龄人伙伴,却离我越来越远。我可以为了一场比赛的冠军,一个人奔波到另一个城市。这些在一般父母看来都是不会放心的事情,在我看来再普通不过。

但是我的母亲,到了初三,开始非常焦虑我的学习,每天挂在嘴上的都是各种难以入耳的话。“考不上普高以后你的人生就会完蛋”“考不上高中你以后整个社会阶层都在最底层”“你会一辈子给别人打工,被人看不起”这种刺耳但现实的话语每天重复上演。我曾想和她交流我的想法,可她每次却先说你先把你现在的成绩提上了,我现在心里是拒绝和她交流,因为她每次都这样。以至于现在我们三天一小吵两天一大吵,每次的冷战都让我很头疼。她每次都把学习不好归结到骑车上面,认为我花费了太多时间,我很想告诉她原因,但是她每次的做法都让我很难开口。

我不知道该怎么改变现状,我尝试用各种办法去证明自己“我可以”,但是换来的只有成绩至上的打击。我曾设想除了考上普高考上大学,人生还有没有别的出路?我是否要为了爱好,去抛下学习,花费时间?

我曾无数次在夕阳下思考这样的问题,希望连叔能给我一个答复。

站在夕阳下的少年


站在夕阳下的少年:

批评他人是件很难的事。

子贡曾问孔子,朋友有过失,该如何应对。孔子说,一要忠告他,尽朋友的责任,二要“善道之”,会说话,让他听得进去,如果他不改,那就停止,不再啰嗦,否则你就要自取其辱。批评就是这么难,力度、分寸稍有差错,被批评的人不开心,不改正,批评者也灰头土脸,成了双输的局面。

由此可见,父母很难当,因为父母的重要工作就是批评,而且孩子越不改,越不能停。再会说话的父母,也有情急失言的时候,不那么“善道之”,孩子要抓他们说话的漏洞,不愁抓不到。就像你妈妈把考不上普高说成人间地狱,显然是不实,夸张,难以服人。

你要不要听妈妈的话?那得先回答一个问题,你爱她吗?

她是爱你的,一个人辛苦把你拉扯大,为你保持优渥的家境。她现在的焦虑,翻译一下,就是表明她失去丈夫后,无法再承受失去孩子。失去孩子不是指你失去生命,而是你这个快要成年的孩子处于失控的边缘,心思不在读书,只想着赛车。你想成为一个优秀的运动员,想当冠军,这并没有错。但一个优秀的运动员,必是一个负责任的强者,不可能以敷衍学业为代价,他们往往在学业上也很优秀,就像谷爱凌。

我想,你一定是爱你妈妈的。明确这点,那就好办了。无论你妈妈对中考的评论是对是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从现在开始认真学习,尽力而为,就像你在比赛中为冠军冲刺一样,你妈妈的焦虑就会缓解,她就可以体会到,你是爱她的。缓解母子紧张关系的主动权在你手上。你的爱对她很重要,孤儿寡母,你们是世间彼此最大的依靠,失去你的爱,她会崩溃的。她现在就有点崩溃,因为她在你的行动中感觉不到爱,你只追求自己的随心所欲,不愿意承担自己的责任。最好的爱,最真的爱,就是负责任。对一个初三生来说,负责任就是认真学习,准备中考。你当然做得到,越有爱,做得越好。

祝开心。

连岳

(我的邮箱:lianyue@xmlykd.com,来信请谨慎,只会在微信平台公开回复,并授权我用于图书汇编。

点击下图,可以购买《我爱问连岳之少年问答》。

点击下图,可以购买前几天刚出的《我和连岳一起成长3》。

点击下图,可以了解我出过的一些书。

连岳文章

推荐:3在2前

上文:爱是最高级的合作形式,爱是最高级的成就路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