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要被这世界遗忘

连岳文章

Leo Gestel 

连岳老师:

我是一名《上海壹周》开始看您专栏的读者,算算已经最少15年过去了,深深受益于您,在此表示感谢。

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大概2008年我才来到上海开始工作和生活,现在仍然还在这个城市,我很爱它。

连岳老师,最近我整个人陷入了非常emo的一个情绪里,迟迟走不出来,希望能得到您的帮助。

一切源于上周四朋友聚会后丢失的一个老手机而已,那里存着我2017年至今去过的地方,见过的人,吃过的饭,和很多回忆。出于隐私的理由,没有同步iCloud,因此虽然马上换了新手机,但是这段回忆竟就此悄无声息但决绝地离我而去了。

我是一个没有根的人,父亲早亡,母亲的不在意,让我一直独立自强地生活着。但这件事突然之间感觉我在这世界上存在的证据好像一并消逝了。但是这些回忆,又是留给谁看的呢?我没有结婚,没有子女,马上要迈入40岁了,却依然找不到一个能帮忙签署《遗体捐赠协议》的直系亲属,这算不算证明了我人生的失败呢?对了,遗体捐赠协议是必须生前签署的,且至少一位直系亲属知情并同意,顺便告知有捐献想法的小伙伴们。

我妈说,没关系,是小事。可那是我和她从12岁他们离婚后第一次一起去日本旅行的照片纪念。

周六周日上海下雨,我在家里睁开眼睛就开始哭。我想我是值得被爱的,但是留在这世界上的痕迹呢?爱人呢?谁会记得我?谁又在乎我?

这想法太让人沮丧了。那么多普通人,留在这世界上的羁绊,总会让人记得他/她,而我一直引以为傲的不给别人添麻烦,只过好自己的生活,仿佛一把双刃剑,让别人能轻易地忘掉我,像一粒尘埃一样,没有存在过的证据。

对不起,可能我在钻牛角尖了,但是怎样才能走出这种情绪呢?太难过了……

上一次有这样沮丧的想法是16岁,爸爸因被谋杀突然去世,我用刀片割开了自己的手腕,血流汹涌的时候,唯独后悔的是也许爱着我的父亲不想看到我这样轻易放弃,这么多年也是靠这个想法支撑下去的。那个缝了三针的口子,现在被一个纹身覆盖着,想要提醒自己,傻事做一次就够了,可是现在,我只想找一个遗嘱执行人,告诉他怎样帮我签字捐赠眼角膜和器官。

也许放弃了就不会这么难过了。

对不起我又想哭了,喉咙突然堵住的感觉。先写到这吧。

祝好。

一个老朋友


一个老朋友:

不给人添麻烦,这是对的,不用在这点怀疑自己。这是能力,也是修养。能力不足,是一定要麻烦人的,修养不够,分不清人己界限,也要麻烦人。上海这座城市好,就在于其中的市民普遍有一种不给人添麻烦的气质。你之所以一直很爱上海,我想,气质相吸是一个重要原因。

同样是被人记住,秦桧给岳飞和国家添了大麻烦,他被人记住,就不是好事。而岳飞,是想解决国家的麻烦,他被人记住,就是好事。记忆有好有坏,因为麻烦人被记住,这是坏记忆,不值得追求。我们追求的,是给他人一个好的记忆。这个追求,不难实现,给人一个微笑,他就记得你的好,短则几分钟,长则一天都有好心情。我们每天的努力,就是在创造微小的、美好的记忆,让家人,让同事,让遇到我们的陌生人,都感觉更好。我们把自己收拾得干净清爽,善于体谅他人,做好本职工作,让每一个接触我们的人都觉得舒服,这一定创造了许多好记忆。

我想,你更大的渴望是想恋爱,想成家了。爱情与家庭的价值就在于赋予一个人重要性。出了家门再普通的人,只要他是负责任的,爱家人的,在家里他就是世上最重要的人。既然有这渴望,那就不要回避,去接触,去追求,去多聊聊天,去恋爱,去承担人间的麻烦,去成家。人生的状态不是对立的,一个人独立很好,两个人成一个家也很好,一个独立的人渴望成一个家,并不是放弃独立,而是从一个好进入另一个好,创造了两个好。技术进步,城市化,财富的积累,让人独自生存不难,这也大大推迟一个人恋爱成家的年龄,以至于许多人认为自己不需要恋爱成家,甚至刻意立这个flag,但恋爱成家的渴望其实是写在基因里的,总会醒来,什么时候醒了,就愉快地接受它,不要为了反对而反对:我独立很久了,怎么可以想恋爱想成家?那不是示弱吗?这不是示弱,这是勇敢接受自己,也表示自己有能力接受新挑战。

死后的事,顺其自然,不必着急。因为你还要活很久,有许多美好的事情需要你去创造。

祝开心。

连岳

(我的邮箱:lianyue@xmlykd.com,来信请谨慎,只会在微信平台公开回复,并授权我用于图书汇编。

点击下图,可以购买《我爱问连岳7》(议题包括学业、职业、家务、财务、亲子、心理等)。

点击下图,可以购买前几天刚出的《我和连岳一起成长3》。

点击下图,可以了解我出过的一些书。

连岳文章

推荐:写在新学期,为什么要努力学习?
上文:妈妈说得不对,可是我爱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