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双减”,我举报了老师

连岳文章

Walter Crane

连叔:

你好!

我是一名初二学生,还是个成绩不错还喜欢“路见不平一声吼”的男生。

最近,全球金融危机碰上了俄乌战争,而我也遇上了自己的重大危机——同班主任的矛盾。

作为亲历者,当时在我看来事情跌宕起伏且复杂,一言一语背后都是一次又一次的攻防。在近二天的休整后,我的问题基本得到解决,但根本问题仍然存在疑问,在妈妈的指引下,我决定找您述说。

事情是这样的:政府的双减政策规定,一个学期只能有期中期末两场大型考试,学校对外宣称也是这么做的,但事实却不是这样。入学考试本是要开学当天举行的的,但推迟了10天——据说是因为有人打电话举报。这可激起了同学们蠢蠢欲动的内心,于是有同学将“举报电话”发到了同学群。课间,大家都对举报体现出十二分的热情,不论是学霸还是学渣,实在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然后我就好奇地拨打了那个电话——接通了,但只有奇怪的机器声,于是我就挂断了电话。

上午第四节课时,听到有同学在走廊上飞奔着大喊:不考了!大家骚动了起来。但第二天下午,班主任带着一张黑脸和一打试卷进了教室——入学考试还是来了。随后,她就开始了对举报者的搜查。那名张扬的“头目”在开考几分钟后被查到,经过几轮逼问,我居然也被叫出教室。在起身的一瞬间,我决定一口咬定自己无罪。我是这么想的:上次的“雪球事件”中,有人就是这么逃过一劫的;历史中,无数英雄也是这么做的。

在老师的逼问中,我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左右为难。最终承认自己拨打了这个电话。随后班主任就开始了对我的辱骂,随后,我用类似的语句反问了她——明明是差不多的语句,她却显得暴跳如雷。她从一开始就十分怒气冲天,实在令我想到一个词——恼羞成怒,我顺理成章地认为举报损害了她的利益,并说了出来。

几番之后,她说:“你走,但是不能进教室。”我就想啊,我这不就自由了吗?暗暗哼着歌,没有听到她下一句话“站在教室外面”。我立即打电话给父母说了这件事儿,眼泪终于还是忍不住地流淌。在妈妈的同意下,在校园里游逛,同时等她来与老师交流。我将校园里所有我没去过的地方都走了一遍,同时感慨于外面自由的世界——那些自由的学生到底来自哪些年级?为什么我的生活总是有着重重束缚?

后来年级组长也来了,两个人争先恐后的对我进行训斥和告状,我听着觉得想笑,于是数着妈妈送给老师的花。妈妈尽可能地使这件事情的影响减小,我也收到了各种警告。第二天我在班上公开对老师道了歉,但当天晚上依然觉得想不明白——班主任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们犯着同样的错误——毫不让步、锱铢必较地指责对方,为什么待遇却判若云泥?

以下是班主任的观点:一、我没有担当,二、我喜欢诡辩,三、不尊重老师。我之前也与别的任课老师有过争执。

妈妈替老师告诉我,我将会被公开批评,这实在令我受不了,这对声誉的打击非常之大,我认识的95%的人都会知道……在这个晚上我的眼泪一次次地决堤,生活,真的没什么意义了,我想第二天一早就去医院,去找心理医生,诊断个抑郁症啥的。因为只有疾病才能够让学校注意到老师的过错——就如同我重感冒了,才能够让我的父母重新认识我们的矛盾。

我意识到我应该主动梳理,于是我找到妈妈,她是我目前最信任的人。她说,首先,xx的心理医生没有比得上她的,其次,我和老师的身份关系是平等而又不平等的,这件事,你只能认了。并且,我以后一定不能顶撞老师给自己找理由,我没有机会了,下次将会是处分。

这背后的道理所在令人琢磨不透,但第二天我还是心平气和地接受了——这主要归功于老家带来的亲切感。但是,我还是想参透背后的矛盾与道理——这将是接下来我的人生的参照物。期待您的回信!

布达


布达:

首先,让我向你的所有语文老师致敬,你的文字已经极度成熟。其次,也要向你致敬,你不努力阅读写作,语文老师水平再高也没用。任何一个学生的任何一个进步,都是教学双方的彼此配合,共同努力的结果。

要解决你的疑问,先要准确理解“双减”——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这是教育方向性的重大改革,不是小打小闹的权宜之计。也就是说,不存在拖一拖,等风头过去,又回到从前。学生、家长、老师及相关从业者,都要完整、准确地理解它,才有利于自己的教或学。这个理解,不是短时间能够完成,需要摸着石头过河,在实践中完成。所以,各种举措,总会存在偏差,可能过严,可能过松,可能有用,可能有害,需要不停调整,最后达到科学的平衡点。世上的事,尤其是难事,不可能下一个文件,有一个举报电话,就马上解决的。一个人意识到这点,往往是成熟、务实与深刻的体现。

“双减”之前,教育趋向于“双重”,作业负担与校外培训负担越来越重。学生生活只有上课与作业,休息不足,没有运动,与家长的交流互动不足,变成非常片面的人,即使成绩好,也很容易不健康、情感冷漠、缺乏生活常识与自理能力。更重要的是,孩子的教育重心,慢慢趋向于培训班,脱离学校的正统教育,也脱离良好家风的熏陶,孩子的观念更多来自于形形色色的培训班,观念一歪,人生就歪,这个风险,是家庭和国家都承受不起的。

“双减”的目的,是更高的教育质量,是家长、老师与学生更默契的配合,更真诚的投入。很多孩子,甚至家长老师,把“双减”理解为不要严格教育,不要考试,不要作业,消极躺平,那是错误的。这样只能让教育质量迅速下滑,中国强大的公立义务教育体系就会变成放羊式的西式公立学校,自废武功。中国人是不会犯这个错的,包括你的老师,大家一定会找到办法完成“双减”改革。

不得不说,这个改革,老师要付出最大的努力,他们现在很多正常教学内容都会被挑剔。比如,在开学之初,摸摸底,掌握一下长假之后学生的知识遗忘程度,以利于更好地设计教学内容与进度,这是负责任的、科学的操作,这就是开学当天的“入学考试”的作用。老师只不过是用了“考试”这个名字,让人抓住把柄,如果正确地用了“课堂作业”的名字,有什么可举报的?因为举报,正常的教学内容10多天完成不了,老师是很痛苦的。一个班学生那么多,再加上家长,善意的、恶意的、理解教育的、误解教育的,随时举报一下,老师什么事都做不了。

教学是需要权威的特殊活动,剥夺老师的主导地位与权威,教学活动开展不了。就像西方一些公立学校,学生在自由平等的旗号下,发展到辱骂殴打老师,负责任且有钱的家长,一定会把孩子送到老师有权威的、有纪律约束的私立学校去。

中国传统中,老师的地位是很高的,天地君亲师。因为我们深知老师的重要性。一个孔夫子,就是半部中华文明。毛泽东,也最想当老师,最喜欢人家叫他“教员”。有一个好老师,就有无数孩子的好人生。但是再好的老师,学生不配合,偏要跟他作对,他也没用。要挑老师的刺,怎么找不到?孔夫子也有毛病,也会说错话,做错事。所以,尊师才是重教的前提。你这么聪明,又有勇气,还有计谋,懂得以病压人,要跟老师作对,常常能找到茬举报老师,没有一个老师能赢你,但这最后是大家都输了,老师寒心应付教学,学生放纵浪费时光。这绝不“双减”想要的,真发生这种事,多年以后,你也会无比懊悔。妈妈的提醒是对的,从现在开始,不要刻意对抗,尊重老师的教学,这永远是学生应尽的本分。以这种合作的心态,你更能帮助老师提升教学,就像你认真写出好作文,得到你的正反馈,语文老师作文教学水平也会更高。

祝开心。

连岳

(我的邮箱:lianyue@xmlykd.com,来信请谨慎,只会在微信平台公开回复,并授权我用于图书汇编。)

点击下图,可以购买《我爱问连岳之少年问答》。

点击下图,可以购买刚出《我和连岳一起成长》2与3。

推荐:一生都该是少年模样
上文:中国当下的危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