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妈妈与姐姐,人生到了大愧意时刻

连岳文章

Istvan Nagy

连叔你好!

拜读您作品已多年,受益匪浅。感谢感恩!

我是一名七零后,已入知天命之年,按说已到了可以帮人答疑解惑的年龄了,然自己却纠结困惑与赡养父母和工作养家两者之间,不知如何取舍平衡。欲求连叔指点迷津。

我出生于西北一个山区农村,我有三个姐姐,我是家中幼子和独子,我对童年虽没有太多记忆,但我可以想象,我肯定有过一段集全家宠幸与一身的欢乐童年。不幸的是,在我十几岁的时候,父亲因病去世,留下孤儿寡母相依为命。我又是幸运的,倔强的母亲和无私的姐姐们,没有向生活认输,她们尝尽人间心酸,无怨无悔的继续抚养和供给我上学。从初中到高中,从乡村到县城,历经落榜的打击和复读的煎熬,我终是考上了省城西安一所重点大学。我的人生开始有了光环,可这个家庭也因我几乎家徒四壁,几个姐姐已青春不再,相继嫁人成家,母亲的额头已布满皱纹,青丝染白发。

大学毕业时,我选择了东部沿海城市就业。我虽深知“父母在,不远游”的古训,但当时迫切想着早挣钱,早还账(我从高中到大学,几乎一直都是靠向亲戚朋友借钱才得以完成学业),然后在城里安家,把母亲接过来,以报养育之恩。然而理想丰满,现实骨感。我从事的是工程建筑行业,工作流动性强,常年在不同城市,不同省份,甚至国外来往奔波,工资收入也并非想象的那么丰厚。工作多年,自己连个小家都很难安顿下来(结婚晚,买房晚),等到结婚生子,买房安家,年迈的母亲却再也不愿离开那个留有父亲身影的农村老屋。

我曾尝试回老家城市找工作,但早些年受困于户口、待遇等因素限制,加之自己也非行业优秀人才,换省份找个合适的工作并非易事,最终不了了之。

我憧憬着有朝一日自己可以实现财务自由,至少可以自由支配时间,那样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陪伴母亲。可叹个人能力有限,时至今日,虽有房有车有存款,生活无忧,但还远达不到财务自由的程度。然而古稀之年的母亲,身体每况愈下,令我一直最担心的事情还是不期而至。母亲在数年前的一个冬日,突发脑溢血,虽经救治,命保了下来,却落下全身瘫痪,卧病在床,生活完全不能自理。我一生最大的幸运就是几个姐姐和姐夫们都很孝顺,姐姐家离我家不远,几个姐姐轮换着把母亲接到她们家里照顾,她们义无反顾地承担起了赡养母亲的重担。而身为母亲唯一儿子的我,除过有限次数的回家探望和经济上的付出外,几乎再无其它做为。养儿防老,完全成了一个笑谈。

我祈祷上苍保佑我母亲平安长寿,但我很清楚风烛残年的母亲随时都有可能离我而去。我产生了放弃当下工作的冲动,回老家全身心伺候母亲,直到她颐养千年,但每每在向公司提交辞呈的一刻,还是打了退堂鼓。我就职的是一家外资企业,公司没有停薪留职的待遇,如果辞职就意味着失业,回头要重新择业,届时已经五旬年龄的我,再找工作,谈何而易。我一直活得小心翼翼,不敢也不会做生意,除过偶尔做兼职挣些外快,经济来源主要靠工资收入。我老婆一直没有工作,我只有一个孩子(还在上初中),城里的房子还有近十年房贷要还,我一旦辞职,一家老小就只能靠有限的积蓄来维持生活,短期尚可坚持,长此以往,压力不言而喻。经济上的压力和未来的不可预期性,让我心生胆怯,不敢冒然打破目前的生活状态。

我虽时常提醒自己莫忘初心,要善待赡养父母,但身体却与内心背向而行,远离父母,异居他乡,只顾着自己的小家。我像一个虚伪的胆小鬼一样苟活在人世,徘徊迷茫。每想起卧病在床的母亲,便如芒在背,心神不宁,惶惶不可终日。

祝安好!

一个迷茫的七零后


一个迷茫的七零后:

你母亲想起自己的一生,是自豪的,把子女个个培养得忠厚善良。

如你所推演的,只要你辞职,你的小家很快就会崩溃。也对事情没有任何改善,你未必能把母亲照顾得更好,因为没有收入,你也丧失了在经济上照顾母亲的能力,这得增加姐姐姐夫们的负担。到时候,妈妈会认为你做得对,是个大孝子?不,将给她带去很多很深的痛苦,觉得自己拖累了你。

但你为什么有强烈的放弃理性的冲动?即使毁掉自己的一切,也要回到母亲病榻边。因为你内心被愧意压迫,你有毁掉自己的冲动,向一切认识你的人,村里的乡亲们,姐姐姐夫们,朋友同事们,向他们表明,我不贪恋这些好,砸碎给你们看。这样对母亲姐姐的愧意当然释放了。可对老婆孩子的责任在哪里?

为了自己的情绪舒服,让所有家人的处境变糟,这难道不是太任性、太自私吗?不是只有宠坏的孩子才如此行事吗?

想报答父母的恩情,这是每一个善良的孩子本能的反应,年纪越大,这反应越强烈。但实际上,是报答不了的,给再多钱,再多陪伴,抵得了他们从小给的爱吗?所以,每一个善良的人内心都有愧意,而且这愧意无法彻底释放。不要害怕,这是一个人正常的体现。孔夫子说,一个人话语间没有愧意,他做事也就不靠谱。“其言之不怍,则为之也难”。

一个人的幸福,一个人的成就,不仅有父母家人的恩情,还有无数善人良缘的恩情。而在我们成长过程中,由于无知、懵懂、固执、愚昧,不仅不知趣,无报答,可能还有意无意造成了伤害,到你开窍时,许多人事已散,无法一一回报。这是人成长的代价与遗憾,这是人一生无法释怀的愧意。正确处理它,它就是好事。怎么正确处理?往前走,增大自己能量,从家人开始,让更多人受惠于你,这就完成了曲线报答,甚至可以超额报答这个世界。让自己的妻子幸福,让自己的孩子成材,这就是对父母的报答。一生还长,报答姐姐姐夫,报答世上好人的机会有得是,让愧意带领自己持续成长吧。

祝开心。

连岳

(我的邮箱:lianyue@xmlykd.com,来信请谨慎,只会在微信平台公开回复,并授权我用于图书汇编。)

点击下图,可以购买我刚出的《我和连岳一起成长》2及3。

点击下图,可以了解我出过的一些书。
连岳文章
推荐:要不要放弃枫叶卡?俄乌战争的启示
上文:对公务员,多数人是从错误的认识开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