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总是借钱给人的中年人

连岳文章

Rene Magritte

连岳老师好:

看过 《我成了连2万都借不到的中年人》一文,颇感慨。想到自己的类似经历,烦请老师帮我断诊。

少年时的伙伴,差不多从20年前开始,就一直向我借钱,借了还,还了借,从不付利息,至今仍欠有七八千。现在,又要向我借钱,不算多,几千块。

借吧,之前的还没还,短时间肯定还不了。我自己是工薪阶层,家庭需要这几千块钱生活和积蓄。再说,把我当成银行,每年都不止一两次地借钱。用他的话说“只能找兄弟帮忙”,有些非帮不可的道德绑架意味,让我心里很不舒服。

不借吧,30年的朋友,看他举步维艰的样子,又于心不忍。多年前,他的婚姻也是因为钱破裂。这么多年,没有摆脱缺钱的困扰。可能,亲友圈里,他也没处借钱了。

对他,我是哀其不幸,又怒其不争。但钱,借或不借,我很矛盾。

请老师指点迷津。

一个借不借钱很纠结的中年人


一个借不借钱很纠结的中年人:

我们身边,都有一个或几个你朋友这样的亲人或朋友,到了中年,尤其如此。你知道,你给他们的帮助,特别是金钱上的帮助,他们此生是还不了的。

他们不是坏人。寻求帮助也有节制,就像你这个朋友,20年都借钱,现在欠七八千,不是狮子大开口,把你吃掉,总是在你可承受范围内咬一口肉。他们只是弱者,能力差一点,意志弱一点,毛病多一点,或是更不幸一些,成为需要资助者。你看到他们不是憎恨与厌恶,而是“于心不忍”。

这个“于心不忍”,是中华文明的根基,所谓的“恻隐之心,人皆有之”。人世间永远有强有弱,中华文明更多地强调强者的责任与善良,不能失去恻隐之心,要从人道走到天道。人道是竞争,是变强,“损不足以奉有余”,产生“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的马太效应,这是自然规律,违抗不了,但只停留在这点,人世间就会变成弱肉强食的残酷丛林,就像在新冠疫情中,美国欧洲公然宣称老弱者死了是好事。它们这一套,在中国也不停有人无脑附和,鼓吹向病毒投降,死掉的人活该老死穷死病死,但在更高的价值观面前,终究只是蚍蜉撼树。这个更高的价值观是中国人还追求“损有余以补不足”的天道,“有余”的强者不能失去恻隐之心,他有照顾“不足”的弱者的责任,强者在疫情里朱门酒肉臭,弱者在感染中路有冻死骨,中华文明认为这不是弱者活该,这是强者应受天谴。

在中国当一个合格的强者,从来意味着更多的责任,更高的教养,更深的慈悲。强者并非你得先成为部长总理,亿万富翁,而是你相对强就是强者。在一个家庭,一个朋友圈,一个公司,都有相对强者。你相对于这个朋友,就是强者。你这20年一直关照他,就在实践天道。天道高于人道,天道约束人道,但天道的门槛不是权势财富,而是文明教养。

实践天道,是一个理智行为,不能冲动,要把握救助的度。过多过滥,把人养懒了,养得欲壑难填,恩将仇报,那是害了他。应控制在救急,饿了给一顿饭,冻了给一件衣,病了给一把药,快要溺死了,把他从水里拉起来,上岸后的生活还是要自己奋斗。用这个标准,你可以重新衡量一下救助这个朋友的度,比如最终只让他欠两三千块钱是合适的,那或适当拒绝,或借多给少,把额度逐渐调整到位,这样,他既能感受到人间可能唯一的温暖,你又是理性行善,不影响家人的生活。

祝开心。

连岳

我的邮箱:lianyue@xmlykd.com,来信请谨慎,只会在微信平台公开回复,并授权我用于图书汇编。
点击下图,可以购买我刚出的《我和连岳一起成长》2及3。
点击下图,可以了解我出过的一些书。
连岳文章

推荐:美国为何永远喜欢战争?
上文:不要恨妈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