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前的最佳策略

连岳文章

 

连岳老师:

展信佳!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理智开明有主见的妈妈,但我在孩子临进高考前的二个月产生了严重的自我怀疑,并深陷紧张和焦虑中走不出来,且担心自己的不良情绪影响到高考备战的孩子,特向您求助。

我和丈夫都是三四线城市的公务员,孩子初中成绩拔尖,为了给他更好的教育,我们早早做了打算,到省城买房,落户,找学校,初三就把他送出去,他也如愿考上全省最好的高中,这所高中平均分上985/211,讲求素质教育,不搞尖子班,不搞排名,我们只知道孩子成绩在班级里前五,算算在年段至少也有五六十,虽然知道孩子有薄弱科目,提了几次,孩子有自己的想法,也就没有特别重视。这三年来,平时上班在县城,周末去省城照顾他,看着孩子从曾经不爱运动只会读书,到现在参加校排球队,有问题会积极主动问老师,成绩也还稳定,我们认为把他送出来,花再多财力人力物力,再辛苦都是值得的。

今年国内疫情严重起来,公务员要求特别严格,孩子马上高考冲刺,我们即便周末或请假都不能随时去看他,如何在孩子最关键的时刻陪伴他成为我天天担忧的问题,任何突发的疫情都让我如临大敌,但这些我都还能理智面对,也给孩子更多的鼓励要一起积极克服客观因素。

情绪转折在前段时间的省质检,成绩结果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原来和孩子初中一起的同学,成绩相当的却冲到全省前列,另外几个初中同学也都比他考的好,和他的成绩差距不是几分,而是几十分,仅管这次考在班级排名尚可,但和老家的同学如此之大的差距是我始料未及的。

这让我对自己的决定产生了深深的怀疑,虽然家人都说决定是全家一起做的,但我知道所有的事都是我主导并操作的,他们都只是支持我,通过了解,县城学校把所有师资力量都倾斜在这几个孩子身上,重点培养强化,而且孩子们在一起学习又形成了你追我赶的良性竞争。这和我们学校宽松且不透明的环境是鲜明的对比。一想到我的决定,不仅没有给孩子更好的未来,可能还会耽误了他,我就自我怀疑且自责,如此大费周章走的却是条错路吗?再加上小县城熟人的打听也让我疲于应对。

但即便如此,我从孩子电话里感受到的情绪还是比较正常的,他也在积极地和老师沟通进行补缺补漏。

压倒我们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另一件事。

老师在家长群里收集有意向考某大学的同学信息,因为孩子在校我联系不上又急着要报,想到这也是他心中的最高学府,就替他报了名。但这一举动却激发出了他强烈的反抗,他知道后无法安心复习,半夜给我发信息指责我对他的人生过多干预,提到初三在他万般不愿的情况下我仍让他转学,如果他留在县城,或许成绩会更好,他说:“当然,这只是一种假设,我不否认现在比留在县城拥有更开阔的眼界和格局,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而或许你认为的最优解,在我心中并不适合,因为价值本来就是客体满足主体的需要,随主体的不同而变化。”对我给他报名的事,他说:“我没有那么优秀,当然也没有那么差,我的能力和水平我自己知道,但我不愿意别人对我的成绩做评价,因为别人根本没有经历过我取得这些成绩的奋斗和心路历程,你的认为不过是基于我成绩和奋斗的结果的‘你自己’的推测,怎么能真实反应我的想法呢?”

这两天,我不敢再联系他,担心他把我的任何关心都当成干预,也明白他的这通发泄,是想通过强调我对他的干预,来作为一个叛逆期少年对父母的反抗,作为这次成绩落差的一个理由。

今天看到连岳老师《一个上海少年的邮件》,被连老师温柔且有力劝导感动到,便也想向连老师倾诉一下自己的委屈,想到平时为孩子做了那么多便觉得委屈,对孩子我都是尽量宽松,更多是以朋友的身份给他鼓励和支持,只是在转学和报名这样重要的决定上,我是向前推,他是向后躲,在这样的关头,我们家长不应该以我们更丰富的阅历来替他做更周全的安排吗?难道真的是我错了吗,我从头到尾认为对的,都是错的吗?

这几天疫情又反弹,无法去孩子身边的焦虑,无法再向他表示关心和支持的焦虑,自我怀疑的焦虑,确实把曾经自以理性又坚强的我快给压垮了,家人的安慰只是说我想太多了,我焦虑是错的,他们都支持我,这不仅不能让我放松,更让我担心责任全在我。我的情绪也就罢了,更担心的是孩子的情绪,会不会影响到他高考前两个月的冲刺状态,恳请连老师,以旁观智者的角度替我们分析一下,让我们在这人生最重要的关口,打开思维的结,看清前方的路,感激不尽!

祝您和连太幸福! 

一个焦虑的高三生妈妈



一个焦虑的高三生妈妈:

这孩子有什么问题吗?没有。

在平均分都能上985、211的高中,成绩尚可,意味着高考无忧。沟通有点不愉快,就解释一下,服软说声对不起。不就这点事吗?

你确实太焦虑了,甚至可以说太虚荣了。孩子名次不能下滑,原来落后他的同学必须永远不能超越他,这怎么可能呢?让一个人只能进不能退,时间长了,他的精神一定会出问题,一点小挫折就能击垮。求学期顺风顺水,一路凯旋的孩子,有些大学毕业后一蹶不振,自暴自弃,完全浪费了自己所受的教育,也糟蹋了自己的一生,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没有失败的经验,心理太脆弱,一点正常的摇摆,对他来说,天塌了一般。你不想孩子变成这样玻璃巨人,你就要克制,要改。

因虚荣而焦虑的父母,往往都刻意强调自己“宽松”。或许形式可以表现得“宽松”,表情是温和的,体态是优雅的,言辞是辩证的,但这只能骗自己,骗不了敏感的孩子,他接收到的,必然是你内心真实的焦虑,同时还觉得你虚伪。快要高考了,你却在纠结初三的选择对不对,这不是焦虑是什么?这不是折腾是什么?初三的选择错了又如何?你能让时光倒流三年?真正宽松的人,都有这个人生态度: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揪着过去的事不放,“早知道,如何如何”,不仅对现在没有任何帮助,还败坏了现在,这就像开车时只看倒车镜,不出事才奇怪。

离高考没多久了,此时尽量不变就是最好的策略。来套大动作,搞个大调整,弄点大刺激,即使绝对正确,也打乱了固有的节奏,得不偿失。这也是你的高考,考自己忍得住,放得下。这不是说孩子高考完你就能把憋住的气大大发泄,即使成绩没有你想像的那么好。从此以后都要放松,没有放松的妈妈,不可能有放松的孩子。不放松的孩子,天天比来比去,读的大学越好,同学越强,他就越紧张,输得越难看。这样的人生,败是败,成也是败,太可怜了。

祝开心。

连岳


我的邮箱:lianyue@xmlykd.com,来信请谨慎,只会在微信平台公开回复,并授权我用于图书汇编。
点击下图,可以购买《我爱问连岳之少年问答》。

点击下图,可以了解我出过的一些书。
连岳文章


推荐:一个上海少年的邮件

上文:想圆好梦?先从会哄妈妈开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