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吃的苦,就是你给的浪漫

连岳文章

Pierre-Auguste Renoir

连叔,展信佳~

都记不清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不写作了,也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停止了更新qq状态,断更了朋友圈,更记不清从什么时候把朋友圈设置成了3天可见,挂着qq仅仅为了工作。今日,拿起笔顿感无从下手,思绪混乱,恳请包涵。同时迫切希望连叔给以解惑,指导下迷茫和困惑的自己,不胜感激!

本人属于一只地地道道北漂族,从农村滚爬出来,虽谈不上是“别人家的孩子”,却也是年迈父母的骄傲。曾几何时,父母微笑的说着,砸锅卖铁也要供你们读书,不要像我们这样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没个星辰日月。骨子里倔强不服输终于没让父母失望,离开了父母成功成为一名北漂人士。看着自己的北京户口,心里庆幸没有输给大多数同龄人,却败在了生活脚下。

我爱人是我高中同学,文艺青年。我一无所有时嫁给了我,结婚时她不求大富大贵,却也幻想着 “闲时与你立黄昏,灶前笑问粥可温”的浪漫。而刚毕业的我一腔热血,为了许她一方天地,拼命工作拼命挣钱。慢慢的,有了2个娃(凑了个好字),背上了房贷,由于双方父母各种原因都不能帮我们带娃,我爱人为了孩子,为了家庭,专职带娃。我的工作性质,一年300+天以上出差,使我爱人过上了丧偶式带娃生活。

我有时候常常怪自己,这到底是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呢?常年在外,不能给爱人一个温暖怀抱,更不能陪伴孩子健康成长。有时候也是胡乱猜测,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难道其他像我们这种底层打拼人员生活窘境皆是如此?如果换个不出差的工作是不是更好点,能守着爱人,陪伴着孩子,但房贷、生活开销和孩子上学等每个月2W开销如何解决?也曾傻傻的想着,若能回到往日男耕女织、自给自足的生活模式,不亦乐乎?迷惘中寻求如何破笼,徘徊中却怅然若失。

也曾梦想仗剑走天涯,陪爱人看看世界的繁华;更盼望夜晚妻子话灯前,日上三竿犹在眠。都说结了婚的男人,幸福藏在爱人的微笑里,躲在孩子的嬉闹里,可现在唯独迷失了自己,生活一地鸡毛。

盼复。

光头强



光头强:

在北京成家立业,有爱情,有孩子,还是两个,有房子,每月挣出2万以上的家用。这不是你说的“底层打拼人员生活窘境”,14亿中国人,都想过上这种生活,只有少数人能够实现,你这是“顶层人员的生活自述”。我非常赞赏你的踏实朴实,不自夸,但也要实事求是,过于贬低自己就不是实事求是。累完苦完,还是要学会夸一夸自己。

“也曾梦想仗剑走天涯,陪爱人看看世界的繁华”。你现在出差多,不就是走天涯吗?虽说没剑,一是法律不许,二是现在大家更多拼的是智力,也用上不剑,不遗憾。你爱人生活在北京,世上最繁华的都市之一,岂止是看看而已。这梦想不是都实现了吗?

我觉得你们夫妻是非常浪漫的文艺青年。

浪漫分两个层次。

一个是低层次,嘴上的浪漫。有本事组织文字,写些漂亮话,让人一听就醉。比如 “闲时与你立黄昏,灶前笑问粥可温”。醉意过去,就会发现这些话让人头疼,连喝一个月的粥,哪里笑得出来。当然,把话说得漂亮是本事。“我不想工作,只能让家人喝点粥,一到饭点就溜达到厨房。”这话不漂亮,听起来很惨,可说成 “闲时与你立黄昏,灶前笑问粥可温”,就舒服多了。浪漫不能只停留在嘴上,那样就永远是小学生,不谙世事,不接地气。30岁以后,还这么玩,酒就变成了醋,喝越多越酸,一点不浪漫了。

所以,浪漫要进化到高层次,那是行动上的浪漫,物质上的浪漫。浪漫也要讲唯物主义。有物质基础的浪漫,才是高层次的浪漫。男耕女织、自给自足的生活模式为什么消失了?就是生产力太低,物质基础太差,天天喝粥都保障不了。相反,你不缺钱后,还有那兴致,回乡村种点菜,做点手工活,悠哉游哉,那就浪漫了。

你感慨人生苦。确实,人生是苦的,逃不了,任何逃跑,都只是从一种苦逃到另一种苦,从小苦逃到大苦。但苦是能转化为乐的。正常人为什么有爱?爱父母,爱配偶,爱孩子,爱国家,爱天下,因为爱能把苦转化为乐。就像你,吃的苦转化为妻子的安宁,孩子的幸福,父母的骄傲,即使你还没充分意识自己的价值,这个苦乐转化功能也让你不放弃。而你意识到了以后,苦就不苦了。为什么那么多负责任的人能吃小苦?他们知道这将带来家人的小乐。为什么那么多杰出的人能吃大苦?他们知道这将带来天下的大乐。

你吃的苦,就是你给爱人的浪漫。当然,文艺青年的本事也别丢了,通讯这么发达,随时可以聊天发微信,常说说漂亮话,多逗老婆孩子开心。行动漂亮,话也漂亮,那真是无敌浪漫。

祝开心。

连岳


我的邮箱:lianyue@xmlykd.com,来信请谨慎,只会在微信平台公开回复,并授权我用于图书汇编。
点击下图,可以购买《我爱问连岳7》。

点击下图,可以了解我出过的一些书。
连岳文章

推荐:别谈财务自由,多谈财务自尊
上文:爱就这么来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