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好的权力欲

连岳文章

Kay Sage

连老师好:

关注您很久了,看过很多您充满智慧的答复,很希望能得到您的帮助。我今年35岁,毕业于重点政法大学,是一名西北小县城的基层女法官,在单位工作十年,算是骨干也是部门负责人,最近有个机会可以调任本县司法局任副局长。

我有点纠结,一方面我对于现在的工作确实已经厌倦,基层法官工作压力巨大,庞大的案件量以及繁杂的政事务工作,让我不得不常年加班,身心俱疲,案件终身负责制让我每天诚惶诚恐,接待信访当事人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永远态度温和,又让我觉得很委屈。再加上法律不断更新,需要终身学习,可我的时间都消耗在各种工作中,所以觉得自己专业能力有点跟不上,办案力不从心。另外我的性格偏内向,不特别善于沟通,为人实在,社会关系简单。所以作为院里最年轻的部门负责人,我不太能管住下属,很多任务布置不下去只能亲力亲为,和上级部门以及领导沟通的也一般,所以部门绩效排名以及通报都会让我很紧张,在如此强大的压力下,我很焦虑易失眠,健康情况也不如以前。

另一方面,我的法官等级和职务如果还想晋升就有点困难,但是我勤勤恳恳工作十年获得了很多荣誉取得了些成就,和同事关系尚可,与分管领导关系也融洽,我怕去了新单位同事关系以及工作氛围不如现在。

尤其让我难以抉择的原因是,换了工作后收入会一年少4万。这和我的家庭情况有关,我有两个女儿,大女儿6周岁,小女儿4岁半,我和丈夫感情破裂,已经分居两年,由于各种原因未办理离婚,现在平时俩孩子跟他,周末跟我,以前家里和孩子的大部分支出都是我负责,四万块钱也够俩孩子一年的兴趣班费用了。但现在的工作让我无暇顾及孩子,孩子要上小学了,我希望能有更多时间陪伴教育孩子。我父母退休工资都比较高不用我操心,我有房有车,无贷款但也没有存款,有点担心以后我作为单亲妈妈,抚养孩子够不够。

另外我对于权力欲望不大,自我感觉事业心并不很强,之前完全是被逼成骨干的,可是现在新单位相对工作量少,压力责任都小,又有人说我太年轻就去躺平,有困难就想逃避,我父母还会透露出,我家庭没经营好,还不好好努力工作的意思,其实我很委屈,我一直很努力经营家庭,但是丈夫婚内犯错,我努力无果。

现在这个机会转眼即逝,我得趁早做选择,希望能得到连老师的点拨。

一个纠结来纠结去的小公仆


一个纠结来纠结去的小公仆:

从法院的部门负责人调任同级的司法局副局长,应该属于提拔。

作为一个体制外的老百姓,我是希望你这种谨慎的、专业的、实干的、权力欲不强的人得到提拔。

体制治理国家,是最大的权力。进了体制,权力就是绕不开的话题。我觉得在这点上的两个极端都不健康、不正常、让人不放心。

一个极端是权力欲太强。天天想着自己的位置与级别,患得患失,永不知足,甚至干得出行贿、买官之类的事。这些人获得权力就是为了私利,为了兑现,怎么可能为人民服务?这类人得到权力,是个灾难。有意思的是,他们得不到权力,在“我吃不到就要掀桌子”心理驱动下,往往会转变为体制内的恨国党,事情不做,牢骚怪话一大堆。权力欲太强的人,有没权力,对个人、对体制都不是什么好事。

另一个极端是没有权力欲。他们不想当官,更高的位置,更大的责任让他们害怕,总以为自己能力不够,应对不了挑战。当组织想提拔你时,你消极、退缩、推三阻四,这算是辜负组织的信任与期望,不是敬业的态度,自己也不可能再有机会。

对权力最恰当的态度,就是孔子的“无可无不可”。孟子解释为“孔子可以仕则仕,可以止则止,可以久则久,可以速则速。”没有权力时,不贪婪。给你权力,不拒绝。提拔你当司法局副局长,就当一个最好的副局长。况且,它让你能够多陪孩子。收入低一点没有关系,一则你养家没问题,二则陪孩子的时间对你更重要。

祝开心。

连岳

(我的邮箱:lianyue@xmlykd.com,来信请谨慎,只会在微信平台公开回复,并授权我用于图书汇编。)

暑假读物《少年问答2》刚上市,点击下图,可以购买。

点击下图,可以了解我出过的一些书。
连岳文章

推荐:送给孩子的十八句话

上文:自由不会自动给你价值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