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上海抢人,这才是自信

连岳文章
Lovis Corinth,The Sea near La Spezia
近日,上海加入抢人大战,发布了落户新政。复旦大学、上海交大、同济大学、华东师大的应届本科生、以及世界一流大学建设高校(相当于985)的应届硕士,全国各高校的博士可以直接落户。
这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
说意料之外,因为北京上海是落户最难的两个城市,在其他城市热情抢人的衬托下,显得高冷另类。如果说北京的主要定位是政治中心,不想人口太多,有其明确的理由。那上海不想要人的理由是什么?上海一直是中国城市化的领头雁,也是重要的经济中心之一,难道理由就是不想领头了,也把经济中心拱手让给深圳广州,甚至任由同一区域的杭州超越?这不合情理。
深层的原因,可能就是不自信。决策者认为上海的人再多,规模再大,问题将多起来,就管不好。中国经济持续发展与人口规模,注定中国要出现人类史上最大的城市。大到什么程度达到峰值,也不知道,这要取决于管理水平与将来的技术进步。城市进化史把这个任务交给中国,这不是中国的光荣吗?为什么要躲呢?躲会躲出问题来,比如上海成为中国老龄化最严重的城市之一。截至2019年12月31日,上海户籍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占户籍总人口35.2%,较2018年提高0.8个百分点。人迅速老化,年轻人又进不来,这城市怎么会有未来?
中国应该有信心拥抱人口最多、经济最发达、管理最好的城市。别人做不到,相信自己能做到。这种尝试,上海去做,最合适。专注经济建设40年,得到城市化及超级城市化的机会,机会真来了,又不敢要,这不符合发展的逻辑。我觉得,上海开始抢人,证明这个问题想清楚了,所以这是情理之中。
上海的抢人只是开始。按中国改革开放的做法,摸着石头过河,试错成本花得最少,试对了就迅速放大复制。上海这次开放四大高校,接下来可能就是一般高校。年轻人只要大学生,这种城市也不够健康,最后,还是会向一切有奋斗精神的年轻人开放的。路径大概就是这样。上海把超级大城市的天花板顶破,向上生长,释放的不仅是这个城市的活力、机会与财富;其他城市,借鉴其经验,也会跟随发展。毕竟,中国可能需要几十座大城市。城市化是整个中国的大机会。有一批发达的城市,更能反哺乡村,彻底解决贫困、失业、污染等问题。
当然,上海一抢人,有人就想到房价将会上涨,以后自己或孩子买不起房。乐观一点。上海若走上超级城市化的路上,房价当然会长期上涨,但是生活在其中的人,机会更多,收入更高,信心更足,支付能力也是长期上升。勤奋工作的人,买房子并不会更难。任何时候,好地方买房子都不轻松,乐观的人,更能承受这压力,更能享受到发展红利。只想轻松,从来悲观,那真会没有,有也会失去。
推荐:自由是权利,自由更是财富
上文:人生怎样都要辛苦20年,不如认真一点

人生怎样都要辛苦20年,不如认真一点

连岳文章
Edward Hopper,Automat
连叔您好,我现在面临一个抉择:有两个男生。一个人很优秀,喜欢看书,思路清晰,性格开朗坚毅有自信。但家里条件差,用别人的话说需要奋斗十到二十年才会达到小康。另一个条件好点,现在已经是小康水平,但人我不了解,感觉不太开朗,没有梦想,每天浑浑噩噩的。我自身条件不太好,已经30了,想与第一个一起奋斗,但是没有那个信心,想跟着第二个,但是不了解,有点赌的成分。想请教连叔,这种情况我该怎么办?
上面这个问题简化一下,就是人人都会面对的:我要不要走捷径?
这位姑娘如果走捷径,选择第二位。她以后的人生大概是这样:无法得到平等地位,更多得按丈夫的要求生活。丈夫的资质不好,未必能保住现有财富与地位,一二十年后,即使不穷,也非常普通。普通到所有白手起家,踏实做事的人都赢过他。
走捷径的人,往往得到一个尴尬的结果,以为自己卖了个好价钱,最后却是赔本生意。人生不像生意,可以一次次重来,人生只有一次,贱卖了就没了。
《诗经》里有句了不起的人生指南:“不忮不求,何用不臧?”不忮就是不恨人有,不起嫉妒之心,不求就是不耻自己无,不起贪婪之心;只要不嫉妒不贪婪,事事不会错。不嫉妒,你能向身边的强者学习,自己本事长得快;不贪婪,你能克制自己的弱点,不掉入花样百出的骗局。这样稳健地一步步前进,该有你都会有,从技能、财富到地位。
常有读者朋友感叹,自己似乎没做什么大决定,但人生就开挂了。不外乎结婚需要房子,买了房子;孩子需要学位,又买了学区房;为了还房贷,踏踏实实工作。转眼二十年,本事也有了,身家也厚了。这其实就是在实践不忮不求,想要的都自己努力。你最后富足平安的人生,是你人品与才能的体现。
而二十年前那些走捷径的人,当时凭着巧言令色,无底线得到一些好处,似乎领先,时间一拉长,全打回原形。人生有因果,只是这因果的时间跨度大,不是今天有因,明天有果,而是因在今天,果在二十年后。想走捷径的人,都必然违背这条因果律。
无论穷与富,人生至少要辛苦二十年。想走捷径的人,可能理解不了。穷当然要辛苦,可是我傍上一个富人,怎么会辛苦?真有品行的富人,不会占你便宜,你也傍不上。你能傍上的,要么品行有亏,要么智商不足(所以看不穿你的意图),这样的富人,守不住财富。财富的流动性最强,品行衬不上,它就会流走。投资失败几次,上当几次,嫖赌损耗几次,小富中富快则几年就会返贫。就是像李嘉诚这样富可敌国的大富,若是格局见识下滑,大是大非糊涂,照样有风险。没有人的人生可以轻松走捷径。
人生反正都要辛苦二十年,那就不如认认真真吃它二十年苦,这才是最快的正道。
推荐:卵巢彩票一代的成长模版
上文:最不容易犯错的选择方法,包括生育选择

最不容易犯错的选择方法,包括生育选择

连岳文章
Vincent van Gogh,Wheat Field with a Lark
昨天讲到生育话题,留言数是平时的两倍。
我的工作节奏,一般是5点起床开始写,8点左右文章推送后,喝泡茶,休息一个小时,然后看文章的留言,作若干回复,直至中午,工作才能大致收尾。而昨天的留言看了一整天。
看下来,再次验证了中国人的生育观与生育状态的多元,这是好事。多元的存在,证明社会宽容。一个好社会,是“和而不同”的,不同观念与生活方式的人和谐相处。一个坏社会,却“同而不和”,多元必须杀剩至一元,与我不同的,就是冒犯我,否定我,除之方能后快。中国人从来都追求“和而不同”,这是中国文明的基因,也是其文明能抗冲击,有同化力的原因。当个人或社会违背这点,追求“同而不和”时,结局都比较不愉快。
生活方式(其包含生育)不存在对错,只是在多元中选择合适你的一元。但生活方式永远有主流支流之分,大众小众之别。在做选择时,别只盯着自己选择的好处,这样容易犯错误,变成“同而不和”。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只把这8个字当成兵法,就太可惜了。它是好的选择法,告诉我们在选择之前要做些什么。己不仅是我方,彼也不只是敌方。己可以是我的选择,彼是那些我放弃的选择。我的选择,要多看它的不利之处,就像知道自己的弱点;我放弃的选择,要多看它的有利之处,就像知道敌人的强点。这样选择才是理性的、坚定的、真正符合你内心的。
我年轻时选择丁克,有几个原因,对其坏处也有充分的考虑。
一是我对传承自己生物意义上的基因,并没有太大兴趣。 
二是我预感到自己的成长之路艰难而漫长,资质有限,必须全情投入,不学到50岁,可能一事无成。而我不太能够接受一事无成的人生。
三是我有信心成为比较有钱的人,能把自己和自己爱的人一生尽可能照顾好。
这个选择,风险更大,要做更多事,要更勤奋,是一条更窄的路,知道这点,就行了。但这个理由不仅不能普适,甚至不适合第二个人,只适合我和连太。
做选择是很难的事,尤其是年轻时。如果你选择的是支流与小众,那不是一味夸大它的好处麻醉自己,你反而要多想想主流与大众的好处,没有这些好处,你是否能够接受?这才是“和而不同”“知己知彼”的做法。当然,你选择的是主流与大众,也可以看看支流与小众有什么好处,以为仗着人多势众就可喊打喊杀,那就是“同而不和”,不知己也不知彼的小人。
在生活方式上,如果你不会选,有摇摆,那么随主流与大众,错误的可能性小一些。该恋爱恋爱,该结婚结婚,该生孩子生孩子,生两个比较符合进化选择你就生两个(一对夫妻平均生两个多一点孩子,物种才可保持健康的延续,所以进化自然而然会促使多数人选择生两个孩子,生得极多或不生,永远都不是主流)。
无论主流支流,适合你的就是对的。无论你的选择是大众还是小众,有一点不能变,你要爱你自己,爱你的家人,爱这个世界,往这个方向努力,总归不会有大错。
推荐:你太快了!
上文:如果你选择生,就生两个

如果你选择生,就生两个

连岳文章
Pekka Halonen,Children Playing in the Yard
这几年最好的一个政策改变,就是全面放开二孩。虽然离彻底的生育自由还有一步之遥,但是考虑到多数人最多也就生两个孩子,这自由已经够用。当然,彻底自由最好,我相信很快也会到来。
生育最基本的选择,有生与不生之分。有些人选择不生,生育政策的变化,对他们影响不大。除了出台必须生育的强制政策。我觉得也不太可能到这地步。这两类人中的好斗者,经常互相攻击,极力证明对方的选择是错的,会后悔。我觉得大可以不必,任何选择都有收益,有风险,各自承担就是了。
选择生,生两个比只生一个更有益。你想生,那最主要的原因肯定是传承基因,这点没什么不好意思承认,正大光明的事。只有一个孩子,传承基因的风险就会加大,不自觉就会对孩子过度保护,他的人生目标也变得比较单一,主要任务就是再生一个孩子,将基因多传一代。可以想见,一孩政策若没有改变,几代之后,整个民族的精神都会变得胆小怯懦,像是人人手上捧着一个蛋,要将它传给后代。
人必须在群体里生存。很多社交技能是从小与兄弟姐妹的互动中习得的。如何良性竞争;如何克制妒嫉;如何分工合作;如何反控制,维护自己边界;如何站在对方的立场考虑问题;如何争吵;必要时如何打一架;争吵打架后如何和好;如何认识自己的地位;如何原谅;如何爱;如何深情相拥;如何不离不弃。有一(几)个相爱相杀的兄弟姐妹,天天练习,自然而然就学会了。
只有一个孩子,家里又全是宠溺他的人,他很难学会这些技能。进入社会,到了需要用这些技能时,无所适从,动辄心碎,逃回宠溺他的安乐窝。这种孩子,从小学会了一个独有的本事,他知道父母难以承受失去自己,他将有意无意地将自己当成人质,绑架父母,予取予求。这就形成了一孩悖论:一个孩子,受到更多保护,他的风险却更大。
昨天有位读者朋友说到自己独特的经历:
连岳文章
这种心理反应,有其普遍性。两个孩子,就是这样增加了其自身与全家的安全性。孩子成长,难免有风险,应对这种风险,除了爱、温暖与耐心,最好的办法就是多生一(几)个孩子。
推荐:万科会死吗?
上文:说说14岁少年被母亲打耳光后跳楼身亡事件

说说14岁少年被母亲打耳光后跳楼身亡事件

连岳文章
Pekka Halonen,Boy on the Shore
几点看法:
一、 具体过程不再复述,我也认为媒体不宜渲染此类事件。
二、 毫无疑问,教育要讲究方式方法,打耳光之类的应该避免。教育是件耐心活,自身正,多沟通,及时回应,保持定力,可以少犯错误。
三、 但是,教育一定会犯错误。家长不是全知全能的,他们在二三十岁开始当家长,本身也还在成长之中,在教育中必然会犯错误。偶尔失去耐心,情绪失控,人之常情,尤其是孩子屡教不改,性情顽劣。
四、 教育不是万能的,也有让孔夫子崩溃的学生。激励不是万能的,父母不是万能的,心理医生也不能万能的。没有教不好的孩子(学生),就像说没有治不好的病人一样,是违背客观规律的大话。有些病是绝症,有些孩子(学生)无法教养,这才是事实。
五、 没有完美的父母,也没有完美的孩子;有极度恶劣的父母,同样,也有极度恶劣的孩子。父母与孩子一有冲突,或演变成不幸事件,就认为原因一定出在父母,这样看问题太偷懒,不负责任。世事很复杂,因果关系也很难确定,多保持怀疑与谨慎更好一些。父母或师长没有犯错,尽心尽力,也会遭遇类似孩子自杀这种不幸事件,这种事从来都有,以后也还会有。不是说这件事打耳光的家长没错,而是说,我们要对复杂性保持敬畏,知道世事有时不按牌理出牌。
六、 比起急火攻心的家长,那些对孩子不闻不问的家长,知道孩子触犯学校纪律也不配合教育,他们的孩子可以为所欲为,没有压力,这些看不见的家长糟糕得多,不是吗?最不负责任的家长,反而是无形的。
七、 当众打14岁的孩子耳光,这不对(私下打也不对)。但是,14岁的孩子转身就跳楼,这就对吗?更不对。14周岁,对一些重罪已经要负相应的刑事责任。孩子自杀,极大可能毁了父母,对现场目睹的师生来说,也是巨大的心理打击,赋予这种行为无限的同情或正当性,相当于鼓励这种行为,可能导致更多孩子以这种方式逃避压力,惩罚父母或老师。
八、 非黑即白,二元对立,马上要找到凶手声讨。这种思维方式,这种社交媒体舆论环境,并不会增长理性与正义,只会减少理性与正义,让人越来越简陋。一个人,珍惜并尊重自己的理性与正义,应该有意识地避免这种坑,这也是一个人的成长责任。
九、 孔夫子2000多年前就说过,“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乱也。”不仁之人,应该讨厌,但是讨厌过度,也不对,那样人与社会就会走向偏激,导致混乱。这句话用在当下这种动辄正义感大爆炸的舆论环境,更是合适。
推荐:说说张桂梅,什么是真正的素质?
上文:谢谢他坏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