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最核心的竞争力

连岳文章
Giorgio Morandi,Still Life
常有人问是否支持婚姻里的财务AA制。
从个人自由的角度,是必须支持的。婚姻是让人更好的,因为有了婚姻,一个人掌握自己财务的自由都没有了,那是说不过去的。
婚姻是最小的、最紧密的分工合作组织,两个人的力量大于一个人,这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财力。比如,租一套房子,可以住一个人,也可以住两个人,结合起来,就省下了一份租金。一个人,可能养不起孩子,供不起房子与车子,但两个人,就做得到。各自做擅长的工作,不仅做得到,而且生活水准有大的提升。这就是分工合作的好处。
婚姻的分工合作,比起其他的分工合作,其有利的地方在于,它的信任基础最强,是建立在相爱的基础上,托付一生,生死与共。从这个角度看,太计较就是信任不够,婚姻的基础不稳定。财务AA,事事算账平摊,这是效率比较低,信任感比较差的做法。
好的分工合作,是更擅长管理与投资的那个人,掌管财务。有的人霸着家庭的财务大权,今天炒股,明天炒币,后天创业,亏得精光,家徒四壁,四壁还是租的。他若早点交出财务权给配偶,婚姻可能就幸福了,因为婚姻测试出了他的短板,也限制住了他短板的发作。当然,这样的人很难交出财务权,可能连AA都不愿意,最喜欢的状态是,你负责照顾家庭,我负责亏本,一转眼就苦了你半辈子一辈子。这就要求一个人婚前的功课做足,你要与之组成家庭的人,他要具有基本的财务能力与自知之明。
基本的财务能力,门槛不高,至少取得一份平均收入的薪水。自知之明,就是踏实,不做一夜暴富的梦,错了能及时修正。两个这样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人,联合起来,不需要多么高明的技巧,依本能地提高物质生活水平,按部就班解决衣食住行,在这和平繁荣的时期,家庭的财富水平都会很快增长。而没有信任,两个普通人联合不起来,总担心对方亏待自己,事事要AA,天天在维权,那婚姻自然借不了时代上升之势,更不会有双剑合璧的威力。
爱情与婚姻,追求的是实质正义,而不是程序正义。两个人觉得幸福,这个结果是最重要的。这事我吃点亏,那事你多尽点力;今天我让你,明天你脾气不好。具体的事情上,分不出绝对的公平,硬要事事AA,以为这样才有权利,那婚姻经不起这样的折腾,难免散伙。
爱是最高级别的信任,信任才是婚姻的核心竞争力,你信任我,我则有义务创造幸福生活。相爱的两个人都这么想,则力量惊人。幸福生活的基础,当然是物质。没有物质之根,精神之花易逝。所以,努力工作,供房供车,终身学习,不停进化,都不应视为负担,而是在兑现自己的承诺,不然,就成骗子了,越会说愿景,话术越高明,则骗术越高明,最后自己都骗了。
推荐:爱你的圣殿
上文:你的命运,往往是很听话的

写在母亲节:母亲的策略、温度与方法

连岳文章
Mary Cassatt,Mother And Child
昨天深夜,有位妈妈留言:
“连叔,今日和女儿跑步的时候,她首次说起班上同学拿她的身体明里暗里的嘲笑侮辱她,说是忍了三年忍不住了,想拿桌子砸人。我想这个事情我是有责任的,女儿五年级了,长的比较胖,一直以来我都怕她因此受委屈,却不知自己本身就没有接纳她,言行中也给她造成伤害了,导致她没有自信的底气。看着她难过的样子,我不知道怎么安慰,怎么让她去度过这艰难的时刻,不知道连叔能否说一说呢?”
今天是母亲节,说一说,当作母亲节的礼物。其实,题目应该叫“父母的温度、策略与方法”,但我想,在母亲节,父亲们应该没有意见我偏重一下母亲们。
在这位母亲留言前不久,有位小朋友也留言了:
“连叔好!我还是昨天的那名小学生,您上次没有回答我,所以我想在问一次,原谅我的失礼。我喜欢打游戏而且停不下来,学习也一般,想请教您一下,如何少打游戏并好好学习呢?”
两条联系起来看,就知道小朋友的成长,也是很辛苦的,甚至比成人更辛苦。小朋友的世界,也分阶层,根据成绩、容貌与家庭,分出阶层。很多小朋友还不知道轻重,显得格外残忍,嘲讽挖苦他人,往往按最大创伤来。而小朋友自己的能力有限,找不到调整办法,“我想,但想不出来”。
这个辛苦,母亲们听了很伤心,却是成长的必然。策略上要知道,孩子得经过这个挑战,指望世界对自己的孩子格外温情和照顾,那是不现实的。孩子的地位,也要他自己争取,才能得到。有些家长,按自己喜好,把孩子养成小胖子,却不知道孩子因为体形可能被同学无情嘲笑。这就是家长的策略差,给孩子制造麻烦。
知道真实世界的、有策略的家长,面对同样情况,就能够为孩子去障碍。比如上面那位母亲,就不必太担心女儿的体重困扰,因为孩子已经和她一起跑步,并告知了自己的烦恼,此时自责或怨恨真实世界,都没有用,最好的应对是制订方法让女儿得到健康的体形,一起锻炼并且健康饮食,最后女儿用漂亮的体形回应嘲讽,这也是她得到自信与力量的过程,而且因为前后有对比,她还能得到同学们双倍的尊重。过程当然不容易,但正因为不容易,父母协助孩子完成了,她才能从他律走向自律。成长,就是经受过几次这种挑战,否则,就成长不了,一生只会在嘲讽前抹泪退缩,在挑战前空想而不实干。
母亲得知孩子的不容易,不要害怕,这是教育机会。不要自责,而应自豪,这说明孩子信任你,你像她刚刚出生时一样,依然是温暖的、值得信任的。你和孩子的沟通顺畅,她的求助信号一发出,你就可以即时回应,你的意志、方法、智慧与成就,成为孩子的第二个脑袋,教育,就是这种共同进化。
上面那位打游戏无法自控的孩子,解决办法也是恢复(提升)与家长的沟通,主动告诉母亲,我打游戏无法自律,停不下来,我玩游戏前告诉你,希望你在半小时后替我停止,接管我的手机(或游戏机)。你的母亲可能缺乏教育的策略与方法,甚至不知道你玩游戏失控,第一次听到时,也许失控责骂你,希望你能挺住。你母亲因为你这次主动寻求帮助与他律,也有能力的提升,这是由孩子发起的共同进化,很罕见,一般孩子没这个勇气,所以更了不起。
孩子及时寻求母亲的帮助,母亲及时回应孩子的请求。只要我们这样相亲相爱,一切苦恼,一切挑战,经过汗水和泪水催化,最后都会变成我们的力量与资源。
推荐:你无法回避领导的责任
上文:幸福的养料,不忘99%

财商高,需要有点狠心

周日的我爱问连岳,展开回答下面这位读者的问题:

这个世界的主流企业形式,其实是家族企业,小到夫妻店,大到经营上百年,资产上千亿的巨型企业。

人们结合成家庭,一个重要因素,就是经济上的互助。就算工薪阶层,家族成员的资金汇总,也能解决大问题,比如现在的年轻人买房,离开家族资金的支持,几乎不太可能了。如果个个经济实力强,那更是所向披靡。

中国人普遍还没有学会大大方方谈钱,尤其是亲人之间,要么不谈不做,要么乱谈乱做,从一个差的极端摇摆到另一个差的极端,没有正常过,很多家庭的经济力量无法汇总,甚至互相损耗,家庭重要的经济功能无法运转,非常可惜。

市场经济就是信用经济。短期,欺诈或许能够得利,长期,最有信用的人必然胜出。信用是企业的基石,理解不了这点,或者违背这点的企业,最终走不远。

一个人的信用越大,能量越大,能量越大,信用又更大。

一个人如何测试自己的信用?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想一想你开口向家人好友借钱,没有担保,不须抵押,也不签合同,你能借到多少钱?这就是极端状况下你的信用,能借1亿,你的信用就是1亿,1分借不到,或人家只是施舍给你一点生活费,那你就属于信用破产。

信用差,一般来说,兼具财力弱与品格差。

但并非每一个信用差的人,品格都差,留言的沧海姑娘,品格就不差,她只是边界不清的老好人,一个典型的扶弟魔。

她的丈夫一家,除了她丈夫,经济实力都不弱,尤其是作品牌代理的二姐,月入10多万。8万、9万,在这个家族,其实是小钱,借不到,那相当于信用破产了。

有意思的是,长期受姐姐资助的弟弟,也连两三万都不愿意借。这弟弟的人品有问题,家族内的互相资助,有个默认的前提,得到的恩惠要还,和陌生人之间的经济往来没有区别,弟弟这是相当于毁约,很恶劣。

但是这种弟弟并不罕见,一个家族出了这种人,处理不好,经济互助功能就会崩溃。失信者受到惩罚,寸步难行,这是市场得以运转的保障,否则,人人都会借钱不还。家族中的失信者,比较难受到应有的惩罚,弟弟欠姐姐的钱不还这种事,姐姐几乎不会告到法院,只能自认倒霉。

太多中国人认为,只要是亲人,就得一帮到底,即使是失信者,也得帮。就像这位沧海姑娘一样,无尽地补贴娘家,其实弟弟的品格有问题。这变成了家族的财务黑洞,正派者的钱,都被那个不正派的人吸走了。很多中国家族,出现一个坏人,家族的经济就破产,没有能力、没有胆量和这个坏人切割,只好一同沉没。

从这个角度看,丈夫一家,其实是有勇气的,敢于切割。他们知道,沧海姑娘留不住钱,一转手,就给弟弟,至少以前是如此,否则,也不至于财务如此被动。在沧海姑娘看来,这是狠心,但其实是明智。一个人财务上糊涂,令自己陷入困境,那么,就得承受相应的后果,才会逐渐明白起来。

沧海姑娘缺的财商,反而是这种“狠心”。

财商是可以学习的,一是先理解这种狠心,二是实践这种狠心,先把自己的小家庭经营好,不要当滥好人,边界清晰了,信用就会增加,你放弃“家人就一定得借钱”的坏观念,反而容易借钱,也不容易破财,小家庭,这个最小的家族企业,财务报表就会好看很多。

推荐:留不住富人的国家没有希望

上文:人类社会的命运,竟然暗含地产投资真谛

小孩才期待好父亲,大人不在乎没有好父亲

Kiyoshi Saito | Coral

连岳老师:

你好,看了很多你的微信号文章,知道你是个内心强大而世事洞悉的智者,很羡慕你的这个能力,也在像你学习。

我是一个很普通的三线城市来到北京打工的职场人,85年生人目前已经33岁了,这些年让我最大的苦恼是,我的爸爸。

看着现在跟他相处的境况到小时候跟他的矛盾,我内心是很难过的,可以说父女关系很差,没办法交谈的恶况逐年递升,而妈妈变成了我们之间的纽带。从小到大我和爸爸的相处,没有一次是让我温暖的。到了现在也是只要观点不同,都会引起争端,我会生很长时间的气,感觉是一种怨恨,因为我感觉到他其实是不欣赏我也不喜欢我的。

然而也没有人告诉我如果不喜欢自己的爸爸应该怎么办,要怎么去处理性格相反而互不欣赏的至亲关系。

小时候我从来没听过他讲一句对我的肯定,到了现在只要他提起别人学习怎么好,当了什么领导,我就很生气,(对了我是个美术生,学习很差,现在在互联网公司做视觉设计)。到了现在他不止说别的孩子如何,开始说人家的女婿如何如何,还一个劲儿的说我老公笨,家里条件差。对我们的生活也是特别爱干涉。

对于这样的爸爸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只能在每次说到这些问题的时候不欢而散。

作为长辈,我愿意尊重他,可每次聊天,他的观点又特别主观,还不容质疑,一旦别人说的跟他不同,就大吼大叫,言语攻击,我和我妈已经忍了很多年,所以我远离家乡到北京工作,但只要一起生活一段时间,就会出问题,连岳老师我真的很痛苦,想知道成熟的人遇到这些问题会怎么解决~

一个不被爸爸喜欢也不喜欢爸爸的苦恼人儿

————

苦恼人儿:

当一个好爸爸是容易的,比当一个好妈妈容易。

妈妈在孩子身上付出的时间更多,与孩子的接触更紧密。耐心消磨完的那一瞬间,容易凶孩子,甚至轻微地体罚孩子。在理论上,当然可以要求妈妈有无限耐心,从不骂孩子,更不能有体罚。但在实践中,必须承认,人的忍受有阈值,过了那个临界点,允许有小小的失控,这样更容易恢复正常。当然不是鼓励妈妈失控,而是说,当失控发生后,不必过于谴责自己,一句道歉,一个拥抱亲吻,都能修补,孩子也没那么脆弱,被骂几句,就落下心理伤痕,从此长成变态杀手。

在妈妈面目可憎时,此时爸爸回家了,他逗逗孩子,以更宽容的形象出现,孩子的那一点点委屈烟消云散。在好警察坏警察角色中,爸爸总是那个好警察。这对妈妈们来说,有点不公平,可是,如果是这样一位顾家的爸爸,妈妈们似乎也不会计较。

孩子们普遍不会对爸爸提出特别高的要求,能做到以下几点,感情就不会差:

一份养家的体面收入;

无不良嗜好。其实喝酒不会被嫌弃,只要不是烂醉,抽烟也能被原谅,只要不把自己和家里搞得臭臭的;

和妈妈的感情好,两人聊天开心,对视多有笑意;

对孩子有耐心,能听他们说话。

可惜,许多爸爸还是做不到这几点,这让孩子心里有遗憾和怨恨,为什么这么容易做的事,你不为我做?

还是再说一句,孩子不是那么脆弱,这遗憾和怨恨,随着年龄增长,慢慢会消失。当你成熟时,你知道,我们必须接受世界的不完美,我们必须接受遗憾,我们所有的行动,都必须克服一定的限制,每一个人都没有那么幸运、那么重要,以至于他得到了所有满足。

缺憾是人生的一部分,我们要在缺憾中成长。

你33岁,此时烦恼一般来自丈夫或孩子,情感的层级做出了重新划分,最重要的人是丈夫,其次是孩子,曾经最重要的父母,此时退到了第三层级。

你没有抱怨丈夫,这或许可以证明,你在这些方面比较满意,没有多大的困扰。第一层级的关系没问题,这值得恭喜。

当然,在此时,你的爸爸可能仍然不合你意。正常的反应是,你更容易原谅他了,或者说,他不那么重要,你更容易忽视他了,这时候的关系反而会好转,你们之间,有一种陌生人才有的体谅与无所谓,正如你不会因为同事与你观点和生活方式不同而生气。

成年人犯的最大错误,是想改造自己的父母,完成儿时的梦想,这是没有长大的体现。希望自己的父母观念与生活越来越好,这没错,但成长是他们自己的事,成长从来都靠内生动力。而且从客观规律来看,人上了年纪,观念与行为模式,只会趋于固化,终生成长的人,只是少数,你的父亲,不是这少数,接受这点。

孩子可以期待好父亲,成年人不宜期待父亲突然变好,如果有这种期待,那就不是成年人。

所以,你不喜欢你父亲?那就不要强迫自己喜欢。你们一聊天就吵架?那就少聊天,不得不聊时,多选择不会引起冲突的话题。

拼命想改变你、始终否定你的父亲,让你不舒服,不要成为他的镜像,一直想改变他。由他去吧,专注自己的生活。

祝开心。

连岳

推荐:遮丑式婚姻,中国婚姻的大坑

上文:一个完美的乡巴佬,在小镇为心爱的姑娘征服全世界

今天,只想和一位母亲聊一聊

Edvard Munch | Morning

想和昨天一位留言的母亲聊一聊:

本来题目是,今天,只想帮一位母亲。后来,我问自己,“帮”这个字能体现现在的状态吗?我只是施,她只是受?仔细想想,不是的,我们是互相给予。

我收到过许多这样的绝望、悲伤的邮件和留言,如果我都只是施予,那么,心灵的无限淘空,我可能早已厌倦这种工作,甚至会让我自己也变得悲观绝望。

然而并非如此,每当想到自己写下的字能稍稍提振他们的士气,让他们的状态好几天,我就觉得很开心,在这过程中,我是得到的,我感觉到自己存在的意义。

当然,我不认为自己有那么大的魔力,聊一聊就能让你彻底改变人生,你的痛苦没了,你的感情变好了,你的债务消失了,你的孩子瞬间变聪明了,没有这样的力量,没人有这样的力量。

我们聊完以后,你的一切麻烦和痛苦都还存在,只不过,你看待它们的眼光改变了。

意义疗法的创始人维克多·弗兰克尔纪录过一个案例:一位年迈的、患有严重抑郁症的全科医生因为无法接受妻子的去世,向他咨询,虽然医生的妻子已经去世两年,但爱她胜过一切的他,无法走出痛苦。

维克多·弗兰克尔问他:如果先去世的是你,现在活着的是你妻子,那会怎么样?

医生答道:她会很痛苦,无法承受。

维克多·弗兰克尔说:你看,医生,你替代了她的痛苦,只不过代价是你还活着,并且承受了痛苦。

这位思念亡妻的医生没有再说话。一旦找到了意义,痛苦不再是痛苦了。

痛苦是一定会存在的,我们一生,也必然会遇到痛苦。财务危机、家庭危机,可能会出现,犯错、疾病、死亡,必然会出现,这些都带来痛苦,试图逃避一切痛苦的企图,脱离现实,务实的做法是,当痛苦发生时,想想它的意义所在,它一定有意义。

比如这位妈妈,犯过的错误折磨着她,悔恨、内疚,但是换成女儿的角度看问题,意义就呈现。

女儿希望见到一个养育她、保护她、引导她的妈妈。妈妈不希望自己犯的错误再次发生在女儿身上,这就是错误的价值,在女儿的成长过程中,在观念的浸润中,妈妈的经验教训可以传授给女儿,这避免她将来掉入同一个坑,妈妈受了苦,女儿就避免受苦。

女儿更好的未来,就是妈妈修正了过去犯的错误。

过去犯的错误,不再仅仅是产生悔恨,它还产生价值。女儿并不会责怪妈妈犯过错误,女儿只会佩服修正错误的妈妈。

加油吧,这位妈妈,希望你今天开心一点。世界这么小,我们或许曾经离得很近,擦肩而过,世界又很大,我们的一生,可能不会认识,将来除非你告诉我,我也未必知道你女儿丰盛的人生。

但无论你说不说,你将来是不是忘了今天这几句聊天,我都知道,你和你的女儿,会越来越好的。因为你已经在用女儿的眼光看待自己,你为她负责任的意志强大得足以战胜痛苦。

祝开心。

推荐:小事好说话,大事不好说话,这是幸福生活的方法论

上文:没有找到意义的生命,是不值得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