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志力有限,建立它的支持系统

人的意志力是有限的。就如人的时间是有限的。人往往高估自己的意志力,以为下了决心,没什么事做不成的。这也是电影里孤胆英雄受欢迎的原因。

到我这个年纪,见过不少聪明的、有想法的年轻人,经历过几次失败后,消耗掉意志资源,最后一事无成。比起一向平庸的人,他们的心境可能更为悲凉,毕竟平庸者对自己的人生并无太多期望,有吃有喝,开心就好,这一点,有什么难做的呢?现在,能饿自己一天,才是难事。顺便说一句,每周有那么一天,我会不进食,只喝水,让身体温习一下饥饿的远古记忆,有时禁食期间,我还跑1个小时,没什么断电的感觉,所以人是很耐饿的,没那么娇气。

你不是一个平庸的人。我甚至认为,智力没有障碍,只要下足够的教育成本打磨一个人,一定能够发掘出其独特的一面。只不过,没有太多人付得起这种成本。所以,我们只能珍惜自己的意志力资源,指望在关键时刻,它还够用。

所以,建立自己相对强大的支持系统,是个挺重要的工作。

有些倔强的孩子,让父母头疼,不太服气的时候总是比较多。这些孩子意志力资源天生比较多,倔强的孩子,不服输,总想着在竞争中赢,只要碰上他擅长的,他就会修炼得特别好,以此滋养自己的骄傲。但这些孩子的父母要识货,从小没有利用父母的优势地位,把孩子的倔强消灭掉。

父母无法选择,成年以后,就可以选择自己支持系统。

有三点:

一、尽量呆在人多地方。从求学到工作,比如,常住人口长期维持在200万以上的城市,这种城市中国有不少,不难进入。人多了,价值观、生活形态就多元,没有想强烈纠正你的小环境,你的意志力不必消耗在无意义的对抗上。身边天天有人教导你怎么吃、怎么穿、怎么生活,那是生命不可承受之轻,每天一点灰尘最后能把你埋了。个性越独立,越要藏在人海里。

二、家一定要温暖。家里冷冰冰的,充满着愤怒、委屈与挖苦,和老婆三天两头吵架,再多的意志力也不够用。要么就不要成家,成了家就一定要温暖,物质要够,衣食住行都不缺,别让家人受穷,感情要够,多聊天,多拥抱,多陪伴。温暖的家给你复原能力,你今天出门,诸事不顺,意志力受损,回家休息一晚,和老婆喝杯酒,睡个觉,第二天伤就补好了。有能力建立一个温暖的家庭,成功率一定更高,或者说,这就是一大成功。

三、找到同类。一个阅读者更愿意和你探讨阅读,一个跑步者会支持你跑步,一个企业家能教你做生意。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你就去接触什么样的人。千万不要指望一个文盲教你怎么读书,这只会引发争论与混乱。美国著名黑帮剧《火线》,有个情节是,一个年轻的黑帮成员,突然爱上读书,结果被老大打了一顿,把书扯烂,他不读书后,大家重归于好。你的异类,你的敌人,是不会支持你的,别去讨好他们。

支撑系统建立完成,你要做的,一是跟随时代发展,别抗拒,该发财就发财。二是等候机会,运气来了,一生中只出现的三五次机会,把握住,别胆怯,别矜持,用足你的意志力。

推荐:这就是生活

上文:找到值得重复的事,重复它,就是繁盛之路

找到值得重复的事,重复它,就是繁盛之路

Franz Stuck,Sounds of Spring

爱因斯坦曾这样定义疯狂:重复同样的事以期待不同的结果。

同样的事情,只有同样的结果。同样的因果律在起作用,一个理智的人可以意识到这点,三七二十一,那就永远都是三七二十一。意识不到这点,以为三七下次可以二十八,那就疯了。

重复同样的事情,得到同样的结果。重复好事情,得到好结果,重复坏事情,得到坏结果。这个道理很容易理解,孩子有理智以后,马上可以理解。只有疯狂的人,才不理解。

所以,人生质量的好坏,可以归结于你在重复什么,重复好事情,人生好;重复坏事情,人生坏。

找到值得重复的事,并重复它。就是繁盛之路。

从大事看,人类驯化大麦小麦稻子,进入农业社会,就是这些植物每年成熟一两次,一粒种子产几百粒的果实,每重复一次,收益都大,粮食多了,人就多,人多了聚集在一起,更多的新可能就产生了。狩猎比较难重复,一是猎物可能越来越少,二是每次狩猎都很独特,碰不到猎物,或者失手,就只能挨饿了。而把野猪驯化了,得到肉食的可重复性就容易多了,不需要高明的猎人,会干活的小孩都可以养猪。

往小处看,一个人也有找到自己的麦子和稻子的过程,你有了持续产生收益的可重复的行为,你的日子就好过很多。

比如一个人跑步,每次的速度与距离都差不了很多,他不可能无限地更快和更远,但每重复一次,身体与意志都受益一次。

一个人得到一个好观念与好方法的最明显体现,就是他从此更多地运用这个观念与好方法。正如你有幸认识一位医术高明医德高尚的医生,你每次生病都愿意找他。

我们老说,分工有好处,好就好在你可以大量重复某一个技能,某一件事。在城市里,你经常遇见一些人,感觉痴痴呆呆,但也活得不错,原因就是他们把分工给他们那一件事,做得还不错,不至于被解雇。而分工细的好处是,很多活不需要特别高的技能,这一点,发明生产线的福特早就发现了,汽车这么复杂的机器,足够细分,有些环节傻子都能做。这是阿甘式生存,笨一点没关系,不骗人,只会跑,那你就不停地跑,总有人需要你跑这个技能。

你肯定不想只当阿甘,支持你,这个志向要有,我们总是希望找到更有价值的重复。简单地说,这往往体现在收入更高,心情更愉快。但仔细想想自己的生活,可能很多人连阿甘的境界都达不到,他们明知有些事不值得重复,但还是会重复,他们走上衰败之路:

你知道吵架两败俱伤,于事无补,但你还是经常吵;

你知道无来由怒斥孩子,他的心情不好,但你还是为了自己发泄情绪克制不住;

你知道让家人烦恼,生活状态变糟,是辜负信任与爱,但你还是一日日让惰性重复;

你在赌博中输了太多钱,但你总以为下一次就会赢。

无价值的事情,一再重复,你就是一个无价值的人。

有价值的事情,一再重复,你就是一个有价值的人。

这就是简单的因果律,一直在起作用,世界并没有那么复杂,生活也没有那么艰难。

推荐:如何向家人借首付?你家是小型银行,还是财务黑洞?

上文:无法行动?那是受了完美诅咒

无法行动?那是受了完美诅咒

Salvador Dali,Battle in the Clouds

太聪明的人容易犯的错误就是,他们要想清楚一切再行动。或者说,他们以为自己能够看透未来,设计出完美的计划。

最后的结果就是,他们永远不会行动,因为不存在着完美计划这回事,永远也得不到。这就是所谓的完美诅咒。

最简单的例子就是,比如我今天这篇文章,如果我要想清楚每一个字再动笔,那我消耗完今天所有时间也无法想清楚,“今天写一篇文章”这行动就实现不了。正确的做法是,有个模糊的想法后,写下文章的第一句话,它会带出第二句话,然后形成一篇文章。这就像大雾天出行,你只能看清楚前面几米,前进的办法是不停往前走几米,而不是强行要求自己看清楚前面几百米。

未来,是一团永远不会消散的浓雾。只有行动才能解决问题,更好的未来是行动派折腾出来的,他们会犯很多错误,但总是能偶然做对某件事,然后所有人开始模仿,豁然开朗。这就像是进化,在盲目的、无计划的行动中,有一个更高效、更优美的行动出现了,新方向就出现了。

中国的改革开放,成就这么大的事,得益于当时邓小平大方承认自己没钱也没有计划,画一个圈,让行动派去试、去犯错误、去找方向。这符合进化论,这也是国家在“占便宜”,很多行动者是失败的,他们付出了时间、金钱、甚至是生命作为成本,但他们并无抱怨,因为这些行动是自愿的。

美国为什么长期领先?有人认为,这和他们鼓励行动,不以失败为耻的文化有关。我觉得很有道理,行动派越多,创新的冒险成本分摊得越细,进化的速度就越快。

当你不知道做什么时,就别想太多,先做一件事再说。这听起来,有些无奈,甚至有些无赖,但却最管用。你做一件事,要么对,要么错。对了,就不停滚动放大;错了,修正错误,最后也能对。有多少改变世界的大企业,起步的初衷不过是解决自己的温饱,满足自己小小的兴趣,对跟着自己的合伙人有个交代,在行动中不停解决问题。未来的大企业,许多也离不开这种路径。就像骑自行车,随时有失去平衡倒下的风险,但只要保持一定速度前进,它就不会倒。

只想不做的人,是眼睛往后看的完美主义者。

他们最爱的思维方式有两个:一是“早知道……就好了……”历史已经把所有事情确定了,看起来一清二楚,似乎任何一个人回到一年前、五年前、十年前,他都能做最合理的事情,其实,十年后的人看今天,可能也会惊叹不少大机会,只不过,现在的我们,并看不清楚这些机会,它还小如种子。

更重要的是第二点,他们很挑剔,挑剔自己也挑剔别人,英雄的伤疤不漂亮都会被嫌弃,他们厌恶一切行动者,因为一切行动都是不完美的,都有缺陷,他们的孩子,朋友,他们看见的所有人,最好都呆着不动。

这种人多了,世界就没意思,不好玩了。行动派,根本不要理会这些人的意见,能拉黑赶紧拉黑,他们不仅理解不了行动,根本就是行动的敌人。

推荐:你知道吗,不孝才是你的责任

上文:说说重庆公交坠江事件

理解人性,释放自己85%的能量

Albin Egger-Lienz,Sower and Devil

今天周六,荐书日,这本书,让我想起一件几年前旧事。

众所周知,当一个好律师,是很难的,要有严谨的逻辑,又要了解人感性的一面,所以律师业有不少专业书籍,主题也是指导理解人性,让自己更具有影响力与说明力。

连太是律师,有一天说到此类话题。我说,其实相关的要求,对一切人都是适用的,在一切领域内拔尖,理性与感性,逻辑与情感,都要精通,都要平衡得好,因为人是神奇的物种,接受一件事并不容易,你要说服他体内工程师的一面,也要打动他体内诗人的一面。

律师业、商业,都有许多研究人性的书,在我看来,他们都有其开山之作的影子,或是对其某一主题的延伸与发展,那就是戴尔·卡耐基的《人性的弱点》,我十七八岁时看过这本书。

连太说,我知道这本书,当时很流行,所以我没有看。

我说,可能真没几个人看完,不然现在社交媒体上就不会呈现出这么多低情商的事情,有些背人性而为、败事有余的行为,还被各方人物鼓吹。

连太很快看完这本书,然后责备我:你为什么不早点推荐这本书?

这本书对一位训练有素的律师,都有提升作用,对任何人都是有用的,我也觉得人人该看。正如卡耐基自己所说的:一个人的成功,只有15%归结于他的专业知识,还有85%归于他表达思想、领导他人及唤起他人热情的能力。

不理解人性,就失去了这85%的能力。

这本书的书名,直译过来是《如何赢得朋友并影响他人&如何停止忧虑并开始生活》,用这名字,更多人比较不害怕拿在手上,否则,咦,你看什么?《人性的弱点》,你有什么企图?哦,这是一本成功学,是一本鸡汤!阅读鄙视链就建立了。以为自己有点思想的知识分子,比如大学本科毕业生,可能就不敢看这本书了,他们宁愿看小黄书被人抓现行。

当然,现在网购,解决了这个难题,收到这本书后,藏在一个你自己才知道的角落,等家人熟睡以后,再偷偷看几十页,这样,这本书的原则与方法能够提升你生活的幸福度,你又可以在朋友圈假装没有看过。

这本书的很多内容,甚至可以上溯罗马帝国时代斯多葛派的学说,有塞涅卡和奥勒留的影子,毕竟都在研究如何化解困境以提升人生的幸福度。书名如果改成《斯多葛学派的现代析义》,那就可以摆在书橱显眼的位置。

不过,一个真诚的人,一个尊重自己判断力的人,没有这些困扰。大大方方看吧。真诚,是一切人性的根基。知道真实的人性,并不是去利用它达到自己邪恶的目的,更是一种自我了解,你更能明白真实的自己,因为你也是人,一切人性在你体内都有,不了解自己,不了解人性,你最后就会欺骗自己,虚假的你与真实的你,就要互相折磨,最后生出种种心理疾病,毁掉自己的生活。

我很庆幸自己十七八岁时读到了这本八十多年前的著作,这说明这本书容易阅读,也经得起时间考验,在此后的生活中,远远近近,见识过不少伪君子,我似乎都能比别人更快看透他们,应该就是觉得他们并不真诚的利用人性的弱点,功劳属于这本书,感谢它让我避开不少坑。

今天是第60期下周很重要。你下周要做什么?写下来。

时间过得真快,你坚持60周制订计划,并尽力完成,可能已经做完不少了不起的事情。

可60周也并不长,一年多而已,不做任何事,也一晃就过了。

时光自顾自飞快地奔走,完全不理睬我们。

也可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进入连岳书单。

推荐:失去了爱,就失去了世界

上文:在该开心的时候,你为何痛苦?

可怕的不是无知,而是无所不知

Ivan Aivazovsky,Lisbon. Sunrise

现在是专业时代,专业知识的积累与进化极快,这带来两个后果:

一是无论你怎么努力,你不知道的东西越来越多,因为知识增长的速度远远大于你的学习速度;

二是在任何一个领域,你都找得到有独特建树的专家。

那种自大的人,变得寸步难行,以为知道一切,指导一切,所以要承担一切责任,当然是什么事也做不好。公司的董事长强行在自己无知的领域作决定,员工可能只好服从,但最后你的公司也得倒掉。权力越大,资源越多,自大起来无人可以控制,自大的后果越严重。

在专业时代,虚心的人有福了,他们像苏格拉底所说的,是知道无知才是有知的人。但在专业时代,他们又可以在任何领域得到专家。尤其一个人位高权重,那几乎更是掌握了世上所有的专家库,只要他开口请教,专家没有不愿意回答的。

在这方面,邓小平是个了不起的例子。

1978年10月,邓小平访问新加坡。此前,中国在极左时期一直称新加坡为“美帝国主义的走狗”。当邓小平吃惊地看到新加坡的成就时,他承认对方实行的对外开放、引进外资的方针是对的。

当谈到中国的对外方针时,李光耀说,中国必须停止革命输出。邓小平停顿片刻后突然问:“你要我怎么做?”这倒让李光耀吃了一惊,他就大胆地说:“停止马共和印尼共在华南的电台广播,停止对游击队的支持。”

李光耀后来回忆:“我从未见过一位共产党领袖,在现实面前会愿意放弃一己之见,甚至还问我要他怎么做。尽管邓小平当时已经74岁,但当他面对不愉快的现实时,他还是随时准备改变自己的想法。”

在改革开放领域,在政治家系列,邓小平是专家,他诸多石破天惊之举,不受拘束,敢作敢当,深刻地改变了中国,但这样一个专家,偏偏把自己的“无知”挂在嘴上,在1984年10月,他说过这样的话:“在经济问题上,我是个外行,也讲了一些话,都是从政治角度讲的。比如说,中国的经济开放政策,这是我提出来的,但是如何搞开放,一些细节,一些需要考虑的具体问题,我就懂得不多了。”

也只有这样真正尊重他人智慧与专业的人,才会鼓励中国人去闯去试,错了没关系,在实践中,长本事,长财富。他并不指导一切,他只是让人有机会去做更多的事,于是在一切领域,专家们出现了,繁荣出现了。

在专家面前低头的政治家,反而会得到专家的更大认可。

日本大企业家孙正义就是如此评价金大中的。

1998年,韩国深陷亚洲经济危机,时任总统金大中聘请了比尔·盖茨和孙正义作为经济顾问。他当面向孙正义请教如何振兴韩国经济。

孙正义认为,未来是互联网世界,韩国应该发力宽带建设,使互联网成为基础设施。

金大中再问比尔·盖茨的意见,后者说,我同意孙正义的看法。

得到了两位顶级专家的确认,金大中说,我虽然不太明白宽带是什么回事,不过两位都建议了,我就做吧。

韩国后来成为首个无线宽带普及率达到100%的国家,为其后来的经济复苏提供了更多选择。

政治家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玩家,手握生杀大权,也可以左右一国的走向,他的选择,如果符合专业、符合市场、符合人性,把机会还给每个人,那像创世的神一样,似乎瞬间可以招唤出财富、繁华与幸福。

在专业时代,无知并不可怕,求知可以外包给专家,可怕的是无所不知。

推荐:邓小平何以成为邓小平

上文:股市凭什么涨?由最能赚钱的人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