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志愿,作家梦及思维健康

连岳文章
Marcel Duchamp,To Have the Apprentice in the Sun
连叔,
我写了一段时间小说、随笔,只是给朋友看看,我很热爱读书,并且确信读的这些都是文学大家(卡夫卡、卡尔维诺、茨威格、卡佛、毛姆…)现在只是高二学生,用课余时间也足够每天读几十页。最近在考虑,如果以后想从事文学方面的工作,大学需要报考相关的专业吗?还是要正常的选一个好就业的专业,还不了解。但感觉如果以后真的专职写作,在现在这种…大家没那么关注国内青年作家的情况下(仅自我认为,可能因为我是这样,为何不读上世纪的杰出作家呢?),作家能够保证正常收入吗…  不过可以明确的是,无论现在怎么想,最重要的是高考。觉得连叔应该了解这方面,求教。
暮春早夏

暮春早夏:
你以后想当一个作家。作家梦可能是最常见的梦,人掌握了文字,写出一篇自己喜欢的文章,相当愉悦,这种心理状态,作文当过一次范文的孩子都有,以至于想把它作为职业。
作家梦又是最危险的梦。作家总的来说,收入并不高。有句话说,作家间的一点利益纠纷,都能演变成惊涛骇浪。收入低,认为应该更高,心理不平衡,又熟练地掌握了文字骂人,难免就变成这样。你看社交媒体上,作家文人间围绕着鸡毛蒜皮的骂战,那是最玩命的,可观赏性也是最强的,当然,也是最令人心酸的,人,为什么要活得这么可怜呢?
或许你可以说,收入我并不在乎,我只要精神上的荣耀,能通过文字“启蒙”或“拯救”读者就行了。可惜,在这点上,作家也是做得比较差的。多数作家出过几本书,也加入了作家协会,自我感觉极好,以为人们要高看他们一眼,然而人们并没有,毕竟绝大多数书并没有价值。这让渴望认可与荣誉的作家相当失落,于是有人对自己的那点文字过于自恋,时不时提一下,怕人遗忘;有人甚至对世界充满了怨恨。反正,都不太正常。
至于所谓的“启蒙”与“拯救”,那作家更做不好。相反,只有形象思维的作家,多愁善感,着迷细节生动的个例,对谣言、伪科学是最没有抵抗力的群体之一。他们反而是需要被“启蒙”与“拯救”的,他们普遍需要逻辑训练、经济学常识和最重要的科学思维,才不至于用他们丰富的想象力去歪曲世界。
对思维能力最有帮助的大学学科,是这4类:科学,技术,工程与数学。你想当作家,最好也去读它们,读着读着,你觉得它们更有力量,可能就不想当作家了。或者,你继续写作,那么,宽广深刻、健康饱满,是只读中文的人难有的。再说了,其实中文系也不是培养作家的,只是以语言文字学习为手段培养能力全面的人才。很多数中文系完不成这个任务,往往让学生既不会写作,又丧失其他技能。
我一直认为,作家成为副业,更能做得好。作家曾经是我的主业,幸运的是,我从来都是高收入的作家,更幸运的是,后来我把它降格为副业,我对文字的理解得以加深。投资、管理公司,是我的主业,在这些方面,不能玩虚的,不能放纵情绪,要理解与尊重他人,更要尊重事实与规律,否则,就是亏损、破产的残酷后果。文学经典,不会教你这些,你在里面打滚一辈子,都没有真正做一两件事对世界的了解深刻。
当然,由于分科与兴趣,你将来会读中文或其他文科专业,那也不必过多担心,只要提醒自己,读这些专业最大的风险是更缺乏科学思维的训练,自己主动地、长期地、系统地补强就是了。
想当作家的人,一定要记住鲁迅在遗嘱中说的:孩子长大,倘无才能,可寻点小事情过活,万不可去做空头文学家或美术家。
文学家(包括其他艺术家)的空头比例相当高,为避免掉进这个大坑耽误一生,你以后在择业时,可以反着来,先找点小事情过活,过活之余,再写作,能写成,当然好,成不了,也可保住思维的健康。
祝开心。
连岳
推荐:必须追求一点“不舒服”
上文:写作很简单,人生亦如是

“更好”好

连岳文章
Giorgio Morandi,Still life with vases on a table

我将来要做些什么?这其实不太清楚,最多只有一个模糊的影子,往往走几天,发现这影子也在飘移。
这问题令人困扰。如果你追求未来的确定性,像一本打开的说明书一样,那你的困扰越来越强,甚至陷入恐惧:我的未来有多大的风险,我并不知道。
如果把这不确定性当成潜在的机会,那反而变成了乐趣:我的未来有多大的机会,我并不知道。
而未来是风险还是机会,取决于你当下怎么做。人生像巨型的多米诺骨牌,推下一块小小的骨牌,它若不停,一直放大,最后可以推倒一座山。你的风险可以如此放大,你的机会也可以如此放大。
下面是与一位小朋友的简短问答:
连岳文章
用“更好”发现自己的未来,这个指导原则,来自我非常喜欢的亨利·福特。在5G开启的时代,这位汽车生产大师似乎显得不那么酷了,但相信我,他仍然是最酷的,还将一直酷下去,因为他的产品并不是汽车,而是他对世界的看法。是他做事的方法,用它们来指导自己,个人进步也好,企业发展也好,都可极大受益,我就经常翻翻他的自传(文末推荐文章是我对他传记评论,这里就不多说了)。
他说,如果我有一个核心的话,就是“更好”法:任何事情都能够比它已经做过的做得更好一些。
比如上面那位小朋友,一眼可以看到他有个“更好”需要做:他下次应该使用标点符号,让自己的一段文字更规范,更正确,更优雅。我写了半辈子文章,也还在琢磨“更好”,变成了无法停止的本能,一个常用字的使用,都能让人着迷。只有这样,才不会停留在原地。
我第一次看到福特的“更好”法,如遇名师,欣喜不已,我只有模糊的想法,而他形成了一整套方法论。他甚至在没有外力逼迫下,强行自启“更好”进程,比如成本就是要下降一半,然后再从设计、材料与工艺上找突破。这样进化12年,发明了改变世界的T型车,用汽车普及为世界带来繁荣。
很多人总觉得,更重要的工作、更好的机会,都在别人那里,天天不是羡慕别人,就是瞎跟风口,瞧不起自己手头的事,能混就混,60分万岁。这种心态与行为又可以自我验证,你真的变成一个不及格的人,能力变弱,机会全跑到别人手里,你的未来一团糟。
很多了不得的大事,都是小事不停变得更好。杂货铺谁不会开?不停变好,就有沃尔玛。手头做的任何事,你可以因此拿到工资,得到客户,那么,这事再小,你都有一把改变未来的钥匙,效率提升2倍,你是人才,再提升2倍,你是企业家,若能再倍增几次,你就是一个改变世界的人。
你的爱情,你的家庭,你的工作,你的企业,你的地位,从有形到无形,这些都是你一生的诸多产品,但它们只是表象,你的产品只一个,就是你最核心的理念与方法,你用“更好”法,那一切表象都会更好。
推荐:掌握一生最可靠的名利之源
上文:我与我周旋久,宁作我

对社会浪说几句

连岳文章
Claude Monet,Rough Sea at Etretat
我成为社会人了,有什么想对我说的?昨天有朋友这样问。今天展开说一下。
开始工作,有自己的收入,这是人生重要的时刻。这意味着你真正有贡献,对自己和世界负起了责任。
在宣传片里,后浪统治一切。作为鼓励,这没有问题。某种程度上,也是事实,年轻人的优势就是年轻,他们剩下的时间更多,谁活到最后,世界就是谁的,这是显见的事实。但是,时间可能挥霍掉,也有可能0价值,如果你无作为,无工作,再多时间都等于0,世界怎么可能是你的。
后浪只要一进入现实社会,成为社会浪,就会发现,到处都是强大的前浪,从收入到地位,要获得尊重,得到提升,并没有那么容易。
但也不会很难,有些注意事项是小朋友级别的,却奇迹般地从幼儿园开始,一生有用。
一、 把自己形象搞清楚,早起洗个澡(感谢社会进步,现在基本有条件做到这事),换上干净的衣服。身体是自己的圣殿,肮脏油腻,别人不信你里面有神。保持清洁是最大的软实力,就像你到一个小乡村,房子都简朴,没什么设计,但如果家家户户清爽干净,就格外有魅力。年轻人不可能一身名牌,也没那个必要,只要清爽干净,就能让人眼前一亮。
二、 不要迟到。早出门5分钟,一天都领先。能做到不迟到,规矩全守得住。纪律不是约束,它是帮手。正因为有纪律这外在的限制,可以不走神,更专注,最后达到随心所欲不逾矩的大神状态。
三、 少说多做。年轻人有一肚子改造世界的愿景,但想与做是完全不同的概念,至少有10万人同时和马云一起想做电子商务,只有马云做成了。世界只会尊重做事的人,嘴炮令人心烦。在做的过程中,人会慢慢务实,也能学会尊重那些把事情做好的人,你知道,无论多小的事,做好都难。
四、 眼里有活。这是做的主动性。你要与人合作,你做的事有前后顺承的逻辑。细心一点,照顾他人感受,活就可以上一个层次。比如问前辈一个问题,你把事情交代清楚,整合成一段话,就比你连发10多条片断微信好得多。
五、 耐烦,不要怕做简单的事。天天做同样的事,好烦。这样想的人很多,他们错了。天天能做同样的事,这是好运。你能越做越轻松,越做越专业,举一反三,在更高的层次上再次重复。重复重复再重复,生物是这样进化的,世界是这样进步的。再大的事业,核心都是简单的。你每天要花样翻新才能活下去,一个月就得饿死。
六、 不要抱怨。抱怨工资低,抱怨房价高,抱怨父母,抱怨社会,这种抱怨症像瘟疫一样可怕,一旦染上,可能终生受害。你当然能找到抱怨的点,但要记住,没人会给你的抱怨付报酬,越厉害的喷子往往越不入流。不要期待别人给你高薪高职才开始负责与精进,这是搞反了因果,是因为你负责与精进,才有了高薪高职。
大道至简,没什么复杂的,一天天修行就是了。人生很长,中国也在往上行,开始你的这段美好旅程。 

推荐:没有找到意义的生命,是不值得过的

上文:对爱人慷慨,是能力之源,是投资的成就

真刀真枪拼,才是真后浪

连岳文章
Paul Gauguin,The wave
我一直认为,年轻人(即后浪)有机会工作,则应尽快工作,不要留恋校园,因为真实的世界很残酷。
在宣传里,在谈话中,大家都倾向于鼓励年轻人,我觉得这也应该。谁都应该鼓励,何况年轻人呢?一个时代,老年人老觉得一代不如一代,年轻人也失去信心,那没落的可能性自然加大。
但真实地评价一个人,不是因为你年轻,而是你有没有本事。谁是单位与公司的最高决策者?我估计都是前浪。你没本事的话,他们可是一点也不客气。本事这词很模糊,具体来说,你保得住工作,且在工作中精进,获得信任、职位提升、薪酬增加,那就是本事。如果你一直没有自己的现金流,生活处于亏损状态,那么,你再年轻,都是没本事,而且会得到双倍的鄙视,很容易被归类浪费青春的笨蛋。
人受教育,慢慢成年,做好了准备,为的是什么?就是工作。因为能力,受教育水平有高低,有人只能完成义务教育,有人专科,有人本科乃至博士。有没学术研究能力,高中毕业就能看出大概,考上一流大学的,和只考了专科的,前者有研究能力。到了大学毕业,还保有学术研究兴趣的,又没有急迫的财务压力,则可以继续深造。以混文凭为目的,自欺欺人,最后结局就尴尬了,拿着博士文凭,活做得不如一个高中毕业生,你被解雇的可能性就极大,甚至可以说是必然。
认为高学历就等于好工作的想法,是错误的。有高学历,并有与之匹配的本事,那才有好工作。没有高学历,但有本事,最终也会活得好。没人雇你?怕什么,你自雇。只要想有工作,就一定会有工作。世上不缺工作,缺的是轻松钱多的所谓好工作——眼里只盯着这种工作,文凭再高也得失业。
有人如此提问:
连岳文章
现在文凭相对容易拿。尤其是今年经济风险多,就业压力大,更是指望年轻人在校园里多呆几年。今年教育部已经安排硕士研究生扩大招生规模18.9万、普通专升本扩招32.2万。几年后,到这些扩招生毕业时,就业形势大幅好转,那压力不会增加,不然的话,这些人的就业就更成问题了:你觉得自己文凭高了,看不上的工作更多了,选择变少;雇主想招更好的人才,他们最看重第一学历,别说专科生了,一般大学的本科生,简历都不上心,选择你的雇主也变少。少上加少,你在校园多混几年,反而没工作了。
当然,很多人会举某个出色的专科生,升本科,继而研究生博士生,最后出人头地的例子。我不怀疑有这样的专科生。但是一个专科生想这样拼文凭,就犯了一个典型的思维错误,丹尼尔·卡尼曼在《思考,快与慢》中,称之为“过于关注罕见事例”,没有概率思维的人,往往会被小样本带到错误的路上。正确的思维方式是算出概率,成功概率太低的事,不值得投入。
连叔我招人,也喜欢招好大学的毕业生,他们更大概率是好员工。可我也绝不会瞧不起专科生,我自己就是大专生。只要有本事的人,我都尊重。市场是最好的大学,你永不毕业,真刀真枪,只要你拿得出好的服务与商品,别人就愿意付费,管你是什么文凭,这么公平的竞争,为什么要逃避?
不敢流汗流血真拼,算什么后浪?只是后退。
推荐:求之不得的绑架
上文:你太快了!

爱,目前还是最好的药物

连岳文章
Elisabeth Louise Vigee LeBrun
今天,4月2日,是世界自闭症关注日。我特意挑在今天,兑现对这位家长的许诺:
连岳文章
这是2月18日,在讨论高三孩子学习烦恼时,他的留言。
我得感谢他,促使我更早读这本《自闭症》,不然,我就会像一般读者的反应那样,觉得它过于专业,过于冷门,很难调动阅读兴趣。本书作者乌塔·弗里斯,是这个时代最重要的自闭症研究者之一,沉浸其中50余年,而100年前,自闭症还不为人所知,直至1940年代,它才有了自己的名字。 
自闭症患者占人口比例的1%,也就是说,中国有1400万自闭症患者,这是一个巨大的绝对数。意味着在我们的生活中,接触过自闭症患者的可能性很大。在我的同事朋友中,我知道的就有4例,他们都展现了惊人的乐观和英雄气概,或许,面临一个无法逃避的责任时,责任感反而被充分激发。
记得有一次,我和两位朋友吃饭,有位朋友家里遇到麻烦事,他焦虑,痛苦,不停复述,几欲落泪。这时候,另外一位朋友,他是理性的、善解人意的、脸上总挂着笑意,劝说他:我们做为一家之长,首先应该克制,我们镇定了,事情就会改善,我们不应该一再复述这些痛苦的事情,接受它,发现其中的意义。一般人并没有资格说这话,他绝对有,他的女儿患有自闭症,他要花许多时间精力照顾她,这照顾是终生的,没有期望,没有回报,就只有关怀,只有爱。
乌塔·弗里斯说,在自闭症研究中,那些英雄的父母贡献最大。确实如此。而且不只如此,想想看,我们身边有多少人承受了命运给自己的重担,当我们发现,他们比我们更爱笑,更少抱怨,我们对人生的意义,都会有更深刻的认识,仅仅只拥有健康,我们就应该充满感恩之心。而且,人这一生不应该浪费这来之不易的健康。
现有的研究结果显示,自闭症是由于基因缺陷导致,现在并无药物可以治疗(声称有药的,都有骗子嫌疑)。症状轻的,经过特殊的培训与家长的耐心,可以拥有正常生活,包括婚姻与孩子。症状严重的,通常伴有智力障碍,随着体力的增加,当他感到沮丧时,将导致破坏东西,伤害他人和自己——可以告慰父母的是,他和任何一个生活在有爱环境里的人一样,是快乐的。爱,目前还是最好的药物。科学还找不到办法时,爱就一直起作用。
人是社交动物,在与他人的互动中建立自我。而自闭症患者,缺乏社交冲动,或者说,没有社交能力,他们大脑处理信息的方式是不同的,科学家还没发现机理,几大流行理论都还处于猜测阶段,似乎可以描述一类现象,但证明不了因果关系。正常人很容易处理的信息,比如知道他人的真实意图与言外之意,对自闭症患者来说,都是不可能的事。按照乌塔·弗里斯的意思,自闭症的“自”,更像是社交连接不能导致的“自我”消失,他理解不了别人,别人也理解不了他。当然,科学家正在努力理解它,这个难题攻克,意味着人类对大脑的运行、对基因的理解,有了巨大的突破,所有人都将受益。
英雄的父母们,请允许我向你们致敬。英雄的父母,不在于培养出了杰出的孩子,更在于他们爱那些注定无法杰出的,甚至无法达到普通水平的孩子。你们大大拓展的爱之深广,在这个程度上丰富了所有人的自我。
(上次解读了《领导力》,下次将解读《牛顿新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