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何以成为特朗普

George Bellows, Stag at Sharkey’s

有人说,特朗普是美国的邓小平,对于喜爱邓小平的中国人来说,这个结论比较难接受。

我们在媒体上看到的特朗普,是个反复无常、傲慢自大、言语嚣张的“小人”,似乎正把美国带向灭亡。

这一点,中国的媒体并不孤独,美国的主流媒体也长期这么黑特朗普。

对这种待遇,特朗普的反应很有意思,他说:有人说我言语粗鲁,也有人说我桀骜不驯,还有人说我满嘴废话。这些评价都没错,我倒是把它们当成了褒奖,因为这样的我还实现了这么多成就。

说这话时,他的成就列表里还没有美国总统这一项,他只还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出色的电视节目主持人、畅销书作者。他参选美国总统时,大家都只当成笑话,纵使特朗普已经完成了一个又一个不可能的任务,那些掌握主流媒体的人仍然认为,政治领域他玩不转,那是一个老奸巨猾、左右逢源的政治正确之地。

然而他当选了。

特朗普的信条是永不放弃,他也是这么做的。

“我相信所谓的不可能其实往往都是有可能的,只要你愿意努力去打拼,只要你相信困难是可以转化成为机遇的。”这句话,别人说就是一句普通的鸡汤,但特朗普可以拿出诸多商战成功的事例证明自己做到了这点。

上个世纪70年代,纽约中心车站一带街区,破烂失修,27岁的纽约青年特朗普决定改造这个街区,他看中了麻烦缠身的老康莫德饭店,希望通过改造这个饭店提升街区品质。

这计划连他父亲都不看好,认为整个纽约的摩天大楼都在亏本,此时入手大楼,就像削尖脑袋挤上泰坦尼克号。

过程很艰难,特朗普和产权人谈,和银行谈,和政府谈,和抗议的当地居民谈,1980年,凯悦中央车站饭店开业。特朗普扭转了这个街区的走势。

这是特朗普一生的行事风格,当行业老手都认为不可行时,他迎难而上。富二代是幸运的人生起点,可同样是富二代,27岁的特朗普还是比同类出色得多。决定一个人的关键因素,还是理念与行动力。

特朗普是一个行动着的乐观派,并不怕麻烦和挑战,他说,一般而言,你想醒过来发现一天到晚什么麻烦也都没有,这种可能性小之又小。你要接受命运的这种挑战,不要因此感到失望。

特朗普盖酒店,建高尔夫球场,改变自己大型别墅的使用方式,甚至自愿为纽约市整修中央公园破败的溜冰场,都不顺利,无尽的谈判、意外与官司,在最后一件事上甚至被市长公开羞辱,但他一一完成了。

固定的麻烦,他还觉得不够,对那些偶然出现的,令他兴奋、恐惧的机会,他的想法是先干了再说,因为这样,他成为热门电视节目的主持人,写了数本畅销书。

上个世纪90年代,他甚至出现数十亿美元的亏空,财务的窘境在同一天上了《华尔街日报》和《纽约时报》的头版,但他化解了危机,然后很酷地留下一句鸡汤:关注解决之道,而不要抱怨出现的问题。

有意思的是,特朗普商业上的这些低潮,在竞选美国总统时,被太多文人当作他不可能赢的证据,这些人脱离生活到了何等可悲的地步,竟然认为从濒临破产翻身的人,是没有能力的人。他们太习惯传统政客“不做任何具体事,不犯任何错误”的演技,以至于真假不分,美丑不辩。

特朗普的对手们,包括那些无所不用其极的美国白左,至今仍用扎小人式的心理胜利法,就像搏斗时,全然无视对方是一个在街头打出来的搏击高手,出拳的力量比自己大,速度比自己快,只顾嘲笑他的发型不好看,而且以为自己这样就能赢。真是可悲的驼鸟心态。

特朗普不怕嘲讽、挑战及所谓的“不可能”,和他的生意观有关,他认为,自己领悟到,做生意就是洞晓世界,而且是理性乐观派似的洞晓:“我开始把这个世界看成一个成长型市场。你要你拥有这一观念,那么你的视野马上就会发生改变(视野是成功所必需的)。实际上,如果你能把自己所在的街区、城镇、国家都看作是一个成长型市场,那么你就会发现自己是非常富有创造力的。”

特朗普的价值,务实的企业家容易发现,比如曹德旺先生就称赞他将是最伟大的美国总统。这样的一个说干就干的行动派,一个不隐瞒自己观点的强硬派,一个做了一辈子生意的市场派,一个注重实利的现实派,一个把美国经济搞得红红火火的改革派,把他当做美国的邓小平来理解、来尊重,我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妥的。

特朗普的文字不玩虚的,不掉书袋,言之有物,非常适合一般人阅读,他是一个很尊重读者的人,是时候了解一个真实的特朗普了。

今天还是第56期下周很重要。特朗普喜欢在脑子里放3张列表:第一张是每天的目标表,第二张是年度计划,第三张是人生目标,每天想一想,能够帮助他集中精力。

我认为,还要有第四表,你下一周想做什么。

很开心听说不少人在假期读完了《邓小平传》,多读读这些改变世界的人,有利于形成自己的品质,有利于远离绝望,保持理性乐观。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进入连岳书单。

推荐:邓小平何以成为邓小平

上文:律师连太分析范冰冰事件:两个容易混淆的看法

邓小平何以成为邓小平

Edvard Munch | Spring Plowing

中国今日的影响力、财富、人们生活水准的巨大提升,邓小平是主要塑造者,他的价值观,他的方法论,甚至他的个性,都还在继续起作用,将来起的作用可能更大,毕竟,在改革开放那一年出生的人,都已经40岁。

邓小平的出现,首先,是个意外,就像伟大的创新,像进化的变异一样。

1918年,或1919年,四川广安的小地主邓文明有事去了重庆,此时,他的儿子邓希贤(即以后的邓小平)14岁。读过几年私塾的邓文明,在随意间,做了一个重大决定,他在报纸上看到一则广告,重庆将开设一所留法勤工俭学预备学校,培训完成的孩子送往法国,他写信建议自己的大儿子到这所学校学习。

《邓小平传》的作者,理查德·伊文思,一位英国政治家,从上世纪50年代起就对邓小平感兴趣,1984年至1988年担任英国驻华大使,他对邓文明的石破天惊之举,也无头绪,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这意味着,邓小平只要去了法国,邓文明可能将再也见不到他的长子。事实就是如此。

邓文明的决定,纯粹是个意外,他的价值体系与知识来源,原本不可能做出这种决定,他的大儿子,大概率将在广安继承他的土地,成为一名地主。

1920年9月,16岁的邓小平从重庆启程,经过一个多月的航程,10月19日抵达法国马赛。遗憾的是,这个由民间改革家发动的留学活动,经费出现困难,在此后5年里,邓小平四处打工养活自己,也在这段时间,他的个性形成。

理查德·伊文思观察到,刚到法国时,邓小平的一张照片中,姿态拘谨,面无表情,而在雷诺汽车厂档案上的照片,他已经是神情坚毅、目光炯炯、嘴角微微上翘的年轻人。小小年纪变得坚强与自信,理查德·伊文思认为,这是因为在那个没人同情的陌生国度,这个倒霉的中国青年,不得不靠自己的智慧与努力活下来。

在此后的人生中,外国人对中国的看法,邓小平都有极大兴趣,这与他的留法经历有关系,他一直强调,世界不能忽略中国,中国也不能自绝于国际社会,如果中国不向世界学习,就不能得到快速的发展。

用一句话形容邓小平,他是一个终生学习者,而且学习能力超强,终生领先。

他是一个业务上的全才,建立根据地、抗战、解放战争、修建成渝铁路、从党务到经济,再到外交,让他做什么,他都做得好。他的学习能力,主要不是通过书本,他甚至反感长文章,他自己的讲话也无华朴实,言简意赅,他是通过实践学习,他喜欢处理具体事情,当问题出现时,他不是等待和观望,而是立即采取行动。

当发现事情出错时,他会毫无犹豫承认并纠正。

这体现在他对大跃进的态度转变上。1958年,他还很热心地支持这种群众运动,认为“我们想要多少谷物,就可以有多少。”到了1962年,在事实面前,他开始反思,并认为运动太多,此路不通,在一次讲话中,他引用老搭档刘伯承的一句话:“白猫、黑猫,只要捉住老鼠就是好猫。”

不隐瞒观点、强硬、做了再说,再加上与毛泽东的观点出现分歧,导致他失去了权力。

邓小平脾气不好,但是他在危机中不失态,自控力强,包括1933年,他在瑞金受到批判,新婚一年的妻子立即离开他,并嫁给他的批判者,这么重大的挫折,也没有打击他,他等到了机会东山再起。

但在1966年,在遭到猛烈批判,并被毛责令做自我检讨时,他屈服了,情绪失控,他的朋友与敌人,都听得出,他故意选用对方批判他的语言,他放弃了,他正式否定了自己在过去几年当中所取得的一切成就;同时,他也给了他的敌人攻击的借口。他亲手毁掉自己身为总书记的一切权威。

他被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在北京软禁两年之后,流放江西三年。在这段时间内,他阅读了大量著作,在此后的讲话中,他对中国与外国的历史,见解精辟,这是以前的讲话所没有的。

1971年9月13日,林彪外逃坠亡,邓小平等到了复出的机会,1973年2月,他离开江西回京,成为副总理。出众的才能使他迅速稳定了局势,1974年,他出使联合国发表演讲,获得毛的高度认可。70岁的他,在纽约曼哈顿闹市区待了4天,世界上最繁华的地区,一定给了他巨大的刺激。

他还有一个关卡要过,才能最终施展他为中国带来现代化的才能。

1976年,毛再次失去对邓小平的信任,像10年前一样,他要求邓做自我批评。邓吸取了10年前教训,拒绝做羞辱性的自我批评,他知道,如果亲口否定自己3年以来的任何作为,在毛去世后的政治斗争中,非败不可。

他留在了赛场。并在毛去世后掌控了局面。为中国带来了改革开放。

1992年,88岁的他,意识到改革出现了停滞与危机,用尽余力,最后一推,2月21日,发表视察南方的讲话,28日,讲话的部分内容就以文件形式大量下发到各级党组织。此后的中国,围绕着经济建设,几无偏离,成就了人类历史上罕见的发展奇迹。

从16岁到88岁,他始终是个学习者,是个善于发现事物本质的人,是个不惧怕失败的行动派,是个不隐瞒观点的真实者,也是极有忍耐力的长期竞争者。中国并不会必然出现一位这样的政治家,他出现了,并且改变了中国。这是中国的幸运。

越有能耐的人,往往越谦虚,这是终极学习者才能达到的境界,这位为中国带来繁华的改革者、创新者和实干家,在1984年10月,说过这样的话:“在经济问题上,我是个外行,也讲了一些话,都是从政治角度讲的。比如说,中国的经济开放政策,这是我提出来的,但是如何搞开放,一些细节,一些需要考虑的具体问题,我就懂得不多了。”

我让备货的编辑尽量多备一点《邓小平传》,因为研读他的人会越来越多,只要关心中国命运的人,只要关心自己命运的人,最终,都会想了解他,也能从他身上找到答案。

今天还是第55期下周很重要,长假也快到了,过一个放松、思考、锻炼和阅读的假期吧。

希望你和我分享阅读的喜悦,正如这对母子: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进入连岳书单。

推荐:人类社会的命运,竟然暗含地产投资真谛

上文:大快人心事

人类社会的命运,竟然暗含地产投资真谛

Henri Matisse | Bathers by a River

今天推荐的书,很好看。当然,我推荐的书都好看,不过今天的好看得很特殊。

它厚,500页。但很快就看完了,中秋假期,加上国庆假期,一定能看完。

它的主题宏大:人类社会的命运。

它很专业,属于地理学范畴。

这本书是《枪炮、病菌与钢铁》,作者贾雷德·戴蒙德(Jared Diamond),生物学家,继而研究演化生物学和生物地理学,是美国艺术与科学院、国家科学院院士。

我最佩服他的是结构与叙述能力,原本特别专业、特别小众的书,他写出了侦探小说才有的布局与吸引力。

1532年11月16日,在秘鲁高原城市卡哈马卡,发生了惨案。

西班牙探险者皮萨罗率领的168名乌合之众,战胜了印加帝国的8万大军,俘虏其皇帝阿塔瓦尔帕,并屠杀了7000名印第安人。

这种战役并不特殊,欧洲的探险者,几乎都能以数十人、百来人战胜成千上万的印第安人。

印第安人体力更弱吗?脑力更弱吗?贪生怕死吗?都不是,印加皇帝阿塔瓦尔帕是受国民尊重的战士与统帅,徒手单挑,不会输给西班牙人。

西班牙人赢在技术上的全面领先:以枪炮、钢铁武器、盔甲和马匹为基础的军事技术,印加士兵用的是石头、青铜棍和木棒,身体几乎没有有效保护;横渡大洋的航海技术;还有高效的文字传播,探险者的战报不停传回西班牙,后续者源源而来。

最重要的领先,还不是这些看得到技术。

战场上的大屠杀,也并不算什么。欧洲人跨过大西洋到达美洲,即使来的不是战士,是绝对爱好和平的人,印第安人也得大量死亡。

因为欧洲人身上,有致命的病菌,天花、麻疹、流感、伤寒、腺鼠疫,欧洲人有了抗体,对美洲人却是致命的,每一个欧洲人,都是一枚生化武器,携带致命病菌。在整个美洲,随着欧洲人的到来,疾病从一个部落传播到另一个部落,好像瘟神在为欧洲人开道,据估计,这些病菌杀掉了95%哥伦布到达前的南美土著人口。

欧洲人与南美人,同样源自700万年前的非洲,不迟于公元前1万年,人类来到南美洲。同样的祖先,为什么欧洲旧大陆的人,战斗力数百倍于新大陆的人,为什么旧大陆全方位领先?

答案在新月沃地。即西亚两河流域及附近一连串肥沃的土地,在地图上好像一弯新月。

这一带最早形成稠密人口,然后出现城市、文字及帝国。

稠密人口的出现,又是因为此地最早驯化了植物和动物,得到了更多的营养,而值得人类驯化的动植物并不多,它们在新月沃地的种类很多。

此地驯化了农业的8大始祖作物:二粒小麦、单粒小麦和大麦、兵豆、豌豆、鹰嘴豆、苦巢菜和亚麻。

最早驯化了4种大型哺乳动物:山羊、绵羊、猪和牛。

作物与牲畜的组合,开始满足人类最基本的经济需求:碳水化合物、蛋白质、脂肪、衣物、牵引和运输。新月沃地很早完成了从狩猎采集向粮食生产的转换,公元前6000年,有些社会几乎完全依赖作物和家畜了。

而地球上的其他地区,并没有新月沃地的运气,可供驯化的动植物种类少,气候条件也不合适。

驯化的哺乳动物,还送给了人类致命的礼物,将人类改造成生化武器:

麻疹、肺结核和天花,都来自于牛;流感来自猪和鸭;百日咳来自猪和狗。

这些病菌的传播与生存,需要足够多、足够稠密的人口,它们又被称为人群病,在小群的狩猎人口和原始部落不可能存在。

欧亚大陆还有一个优势是,传播是沿纬度进行,同一纬度的东西两地,日照时间与季节变化相同,有类似的温度和雨量,驯化的动植物以及其他技术进步,真是看到即得到,复制的成本低。而美洲与非洲,传播要经度进行,南北差异大,对于原始人类来说,几乎不可能完成,零星的成就无法放大。

所以,地理注定了欧亚大陆的人才能得到枪炮、钢铁和病菌。

欧亚大陆上的人们,在同一起跑线上竞争,有个新问题出现了,为什么是欧洲人,而不是中国人去统治美洲?中国人即使不要新月沃地的技术,也可进入发达的农业社会,也出现了城市、文字和帝国。

中国人曾长期在技术上领先世界,铸铁、罗盘、火药、纸和印刷术,发明清单可以列出一长串,在哥伦布率领3艘小船渡过大西洋之前几十年,郑和的宝船队,规模数百艘,成员28000人,浩浩荡荡到达非洲东海岸,而且远航7次之多。

然后,随着郑和一派权力斗争的失势,中国开始了技术上的停滞与退步,不仅停止派遣船队,甚至拆掉船坞并禁止远洋航运,一个人类技术进步史上的学霸,突然开始自暴自弃,而且一犯错就不可逆转,慢慢沦为学渣,这是为什么?

贾雷德·戴蒙德认为,在欧亚大陆东西两端的竞争中,统治者都会犯错误,都有糊涂的决定,但欧洲当时恰到好处的分割,客观上帮助了新技术的持续进步,这种分割足以妨碍形成大一统,但又不足以强到阻挠技术与思想传播,欧洲任何一个国王都没有能力彻底切断欧洲的创造源泉,他也不敢这么做,因为邻国的领先就是自己的存亡危机,这样形成了新技术上的竞争,正如哥伦布到了美洲,欧洲的探险家们随即跟进。

而中国明朝一个皇帝的错误决定,在一家独大的东亚,在禁令畅通的大一统国家,错误迅速固定,短期看不出什么危害,深层的命运却已改变。

人类社会的命运是不会改变的,500多年前大航海时代,更稠密人口、更先进技术、更出色体制的旧大陆,胜算100%地征服了新大陆。

工业革命以来,人类加速的城市化,再次验证这点,更多人口,导致更多分工,出现更新的技术,形成更强大的竞争力。

中国在城市化过程中,起步慢,但顺应规律,可以迅速追上。在这过程中,只要不让反市场化、反城市化、反技术的观念成为决定性力量,中国,或许可以慢慢重回优等生的行列。

今天还是第54期下周很重要,写下你下周的计划,动物、植物,祖先已经驯化,我们要驯化的,是我们自己,让我们自己的大脑,像小麦与牛一样,持续的、源源不断地提供养料,像农业一样慢慢积累,最后有了枪炮、钢铁和感染力。

建议结合连叔书单中的《大国大城》阅读,认知会更深。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进入连岳书单。

推荐:自由是权利,自由更是财富

上文:吃饭很重要,和谁吃,更重要

1年了,还有49年!

Frederic Edwin Church | The iceberg

今天周六,本来是推荐书的固定时间,但今天这本书临时通知存货不够,还得加印。你看,什么计划都不容易,你能坚持,还得靠外部环境支持。

但周六我们有另外一个活动,坚持了一年,就是《下周很重要》。如果你加入了,渴望你告诉我,这一年来发生了什么。

管理学大师德鲁克有一个“认清自己,了解优势”的办法:“一旦决定要做什么,就把期待的结果写下来。9个月或1年以后,拿出来与结果对照一下。我这样坚持了50年,每次都有意外收获。谁这样做都是一样的,这样可以了解自己的优势。”

我们已经坚持一年了,而且每周提醒自己,在这过程中,不仅可以发现自己的优势,而且创造了自己的优势。

聪明的、灵光一现的人很多,但他们并没有走得特别远,坚持的、有韧性的,每天做一些似乎人人可做,但最终他人难以坚持的事,这样的人,才走得很远,远得自己无法想像。德鲁克是天才级的人,但他却按照笨方法行事。他也深知这点。

无论是聪明,还是不那么聪明,坚持总是能够做到的,坚持的门槛并不高。总有人说自己慢,但只要坚持,就是快,坚持是最快的速度。

我们已经进入更复杂、更智能、知识密集度持续增加的世界,再也不会倒退,这样的世界,需要我们有能力维持自己的良好状态,比如健康、稳定的情绪、持续的输出,还需要我们有能力为几年后储备才能,新品质、新才能的建立,坚持至少一年以上的时间,就会成为坚定的习惯,坚持,不再只是少数人追求卓越的能力,已经变成基本要求。至少,我希望你我把它看成是基本要求。

德鲁克每一年都希望自己有新优势,他做了50年,整个世界都受益于他的坚持。

我们已经做了1年,很了不起,但离50年的目标,还有49年。

一起坚持吧。我们每年都做一个总结,每年都收获一个意外惊喜。

推荐:为何下周对你很重要?

上文:吴小平的“私营经济离场”,一个投机的完美范本

一个完美的乡巴佬,在小镇为心爱的姑娘征服全世界

Pavel Filonov | Workers

人是环境的产物,这环境包括你认识的人,以及他们的观念。

遗憾的是,我们身边大多数人,是平庸的,他们的经验与见识,并不足以提升你的人生,一般还起反作用。

许多人回忆自己的成长,会感谢某一次偶然的高人指点,某一次观念的震撼,就如野火感谢某一次闪电。

人比枯草幸福的是,他不是被动地等候闪电。人可以寻找闪电,你有逃脱环境、改造环境的主动。

阅读可以重构一个人的环境,你最亲密的人,并不一定是周边的人,而是你在阅读中认识的人。

所以,传记类书籍我非常爱读,尤其是企业家的传记。

企业家的传记有什么好处?

一是他们的成就摆在那里,很难浮夸,也很难谦虚,有公论、有标准的。

二是他们往往并不擅长文字,反而干货十足,都是实实在在的经验教训。

三是故事性极强,是低门槛的阅读,不像看其他理论书籍一样,需要更强的专注力与阅读力。

严格来说,每个人都是企业家,我们都面临如何优化自己资源的问题,向优秀的企业家学习,我们也能活得更好。

今天介绍的企业家,条件开列出来,是不太可能成功的:

其貌不扬,生活方式朴实(也就是土气);

成长于萧条时代;

出生成长于小镇,成家创业也在小镇,在城市化潮流的边缘;

创业时,竞争对手都已经很强大;

媒体始终不看好他,认为他不过是一个乡巴佬。

直到他成为世界首富,他的家族成为世上最富裕的家族,他就是山姆·沃尔顿,沃尔玛的创始人。

他的自传《富甲美国》,我很喜欢,我给公司的每一个同事一本,建议他们当成教材读完,我们已经从事商业活动了,从价值观到方法论,多向世界上最优秀的企业家学习,可以避免重复发明轮子,就像贝佐斯、刘强东和雷军都把沃尔顿当成教材一样,况且,我们没那么聪明,真能凭空发明轮子?多半是没有。

遗憾的是,他们基本没看,书都还是崭新的。我这个董事长的权威是有问题的,公司的前景也令我担忧。只能我自己经常读了。

山姆·沃尔顿这本自传,技术上是经商百科全书,真是倾其所有:如何选址、如何进货、如何定价、如何广告、如何销售、如何招募人才、如何激励员工、如何拓展市场、如何征服世界,在其中都有答案。但这一切,都融在他一生的商业活动中,极为生动,完全不枯燥。

山姆·沃尔顿的父亲就是一个爱交易的人,不过家境相当一般,在几个小镇搬迁,父母常常争吵。他从高中开始就自己挣生活费,在密苏里州立大学读书时,通过雇同学送报纸,每年能挣4、5千美元,在大萧条时代,已是不小的数字。

24岁时,他遇见姑娘海伦,第二年情人节结婚。

海伦支持山姆·沃尔顿开店做生意,但却提了个奇怪的要求,作为小镇姑娘,她只愿意呆在人口不超过1万人的小镇。

沃尔顿答应了,27岁时,他向岳父借了2万美元,再加自己的5千美元,在人口只有7千人的纽波特镇盘下了一个特许经营店,通过向街对面的竞争对手学习,5年后,他赚了近4万美元,可惜房东眼红,不愿续租,想自己开店。

沃尔顿重新在阿肯色州本顿维尔镇买下一家小店,在这个人口3千人的地方重新起步,他们一家一直生活在这个地方,沃尔玛的总部也一直在此。

从此,生活上保守,生意上精力充沛、标新立异、特立独行的山姆·沃尔顿开始一个镇接一个镇开分店,在竞争对手和供货商都不屑的边缘地带布局。

他是学习能力一流的人,随手带着黄色笔记本,向一切人请教,这个小镇的小商人,对竞争对手的优点,对新技术从来都敏感,他迅速调整,不怕犯错。

他是最早建立自助零售商店的人,当时全美只有三家。

他是最早建购物中心的人。

1960年,他判断折扣销售将是未来主流,全力投入。

1962年,第一家沃尔玛在罗杰镇成立。

1966年,他将计算机管理引入公司。

1970年10月1日,公司上市,他得以还清公司扩张时欠下的债务,当时100股市值1650美元,到1991年,这本传记完成那一年,已经值300万美元。就在公司上市期间,妻子海伦极力建议让普通员工分享公司发展的好处,不宜独占,这是极富远见的想法。

1971年,沃尔顿推出全员利润分享计划,雇员成为了合伙人。这一方法后来为许多大公司效仿。

1974年,沃尔顿退休。但是他太年轻了,太有想法了,1976年复出,收回权力时,公司高管出走近三分之一。同时,他向强大的竞争对手凯玛特(K-MART)发动挑战,他的销售额只有对手的5%而已。他赢了。

1981年,沃尔玛向全美扩张,不再只是南方公司。

1983年,沃尔顿向对方学习,设立了山姆店,大获成功。

1991年在家人朋友的劝说下,完成自传。

1992年获总统自由勋章,3周后去世。

完美的一生。

其实这本自传还是一个爱情故事,自己心爱的姑娘只愿意呆在小镇,可自己注定要征服世界,那就陪她在小镇呆一辈子,并为她赢来全世界的财富。

请享受这本书吧。

别忘了,今天还是第51期下周很重要,像山姆·沃尔顿一样,像下面这些朋友一样,每天不停进步吧。

推荐:防焦虑,防狂热,冷静得没朋友的大师教你怎么做

上文:资深律师连太分析昆山案:于某无罪可能性大,构罪也可能适用缓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