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前浪

连岳文章
葛饰北斋,神奈川冲浪里
如果把青年比作后浪,那中老年无疑就是前浪。
青年的标准有很多,但是过了45岁,可能就不再适合称为青年了。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前浪们很容易想起这句残酷的俏皮话,难免心里会有一些悲凉。这也是用比喻来认知的不利之处。甚至引发不必要的对立,似乎后浪一定要拍死前浪才算有朝气。你看,钟南山院士与李兰娟院士,都不是青年,但他们是青年的偶像,是引领后浪的前浪,在这里,后浪与前浪是和谐共生的。
当然,我认为后浪与前浪的竞争关系一定要有,也是天然存在的。如果青年人不想战胜并取代前浪,那就没有朝气,没有梦想,不是合格的后浪。如果中老年人不想继续领先于后浪,那就没有韧性,没有积累,自然是必输的前浪。
人生一眨眼就会用尽青年时光,从后浪变成前浪。到了中老年,有些人的心态确实会发生微妙的变化,当他们感觉机会和头发变少,欲望却共腰围增大,慢慢开始边缘,心理非常不愉快,极力挣扎是本能,否定后浪于是成为口头禅,除了自己的孩子是青年才俊,其他后浪都是无脑无知的荷尔蒙野蛮人。这种前浪,气质日益尖酸刻薄,脸上的肉都慢慢长横了,除了拉帮结派互相吹捧,就不干正经事了,后浪把它们淘汰在沙滩上,这正是后浪的进化功能,不然,世界将变成多么的无趣与死寂的、波澜不起的一池死水。
成为一朵保持活力的前浪,也不是那么难,并非一定要成为钟南山与李兰娟。在我们身边,在自己家里,都能找到这样的前浪,他的审美,不是青年的审美潮流,但是美;他的脸,没有青年光滑,但是笑容一样多;他的话语,有他那个时代的特色,但表达的仍是智慧。
他没有谄媚青年,刻意模仿青年,他只是专注于创造价值,世界永远需要创造价值的人,这价值可以体现在一啄一饮,一丝微笑,一个深深的拥抱,时光是他的朋友,前浪有更大的复利雪球,更多财富,更多智慧,完全不是他人与世界的负担,却更能帮助他人与世界。要成为这样的前浪,这样的巨浪。
人的一生,由后浪时间与前浪时间组成,青春短,前浪长。要经历两次考验。在后浪时间里,越努力,越自律,越专注,越珍惜时间,就越不怕进入前浪时间。那很快就会到来,似乎大学刚毕业,工作没几年,前浪时间就接管人生。我今年50岁,回想30岁生日,就在昨天。再眨一眼,80岁就到了。人生像浪花一样易逝,不要浪,一浪就是一生。
但愿我们都有后浪不浪,前浪不死的美好人生。
推荐:像他一样变老,像他一样不老
上文:一,多,守一得多

阅读两戒

连岳文章

黄居寀,杏花鹦鹉图

我推荐书的速度加快了,引起一些读者的焦虑,自己的阅读速度跟不上。

完全没必要焦虑。这是阅读最怕的两点之一。阅读变成单纯的刷数量,一本书拿来,是追求迅速读完。这就像一顿大餐,你想10分钟吃完,没必要,大餐享受的是过程,有停顿,有谈话,细嚼慢咽,吃两三个小时,这是匹配它的速度。

阅读最怕的另一点,就是不阅读。很多人阅读力弱,无法将一本书看完,甚至有些写作者都是如此(别意外,真的),这世界很友好,混着不难,甚至不阅读的人,假装读了很多书,也不难。但装总是害自己的。聪明人最后都会阅读,阅读主要是提升自己的能力,改善自己的生活,是自然而然的需求。

一般人每天工作,照顾家庭,可供阅读的时间并不多。一个月读一两本书就行了,平均到每一天,就是15页至30页左右,把书带着,有空就翻几页,不难完成,每本书,解决你一点工作生活的疑问,提供一个思考的角度,用起来,你就会越读越爱,越爱越快。就像你练长跑一样,开始只能跑400米,又绝望又焦虑,但只要每天跑一跑,跑力增长很快。

你的阅读力可能最后和我一样快,虽然很难,毕竟我是职业阅读写作者,我也练了几十年,我还双语阅读,但这些都不是什么难事。当然我的意思不是我们非得比速度,那就焦虑了。我的意思是,一个人持续阅读,就会越来越快,因为阅读能解决问题,对它有依赖。

慢慢开始已经成功一半,专一把你手上那本书读完,弄皱搞脏,染了茶渍酒渍,到处涂抹记号,都没有问题,书现在是最便宜的东西,不是历史上的稀缺品,把它读旧读坏,证明你投入,证明它有用。大不了再买一本新的,不就一份快餐的钱吗?

今天是第122期“下周很重要”,下周建议你把手头的书读完,众声喧哗,信息洪水,专注于一本书,则会瞬间静音,安定地生智慧。

推荐:足轻重的小事

上文:我最喜欢谁的意见?

连岳 | 培养偷看一眼未来的能力

连岳文章

Carl Larsson,Required Reading

未来不可预测,但有人知道它大致的方向,这个大致蕴含了巨大的能量、机会与财富。 

人为什么要阅读?主要不是为了消遣和怀旧,而是为了得到偷看一眼未来的能力,知道一个大方向,再加上自己的勇气与实践,那前途不可限量。

来看一下这个神奇的故事:

20世纪60年代,快捷半导体公司的创始人,罗伯特与桑德斯,向美国军方兜售当时最新发明的晶体管,希望取代当时使用的真空管。晶体管比真空管先进很多,但问题是,每个晶体管的成本为100美元,而真空管的成本仅为1.05美元,新技术怎么竞争?

更糟的是,下周就要谈生意,运用程序还没开发,制造的工厂也还没有建立。

如果你是他们,现在可以想一下,你要怎么得到订单。

邪恶的方法,是试图贿赂军方采购者,这个难度很大,道德成本很高,也不是正派的商人愿意做的。技术布道者的方法,是试图说服采购者多花100倍的价钱为新技术买单,这违背市场规律,采购者也没有这么大的权限。

罗伯特与桑德斯的优势在于,他们有偷看一眼未来的能力,他们知道存在着学习曲线。

所谓的学习曲线,就是生产得越多,经验越多,成本就越低,这几乎体现在每一件新发明上,从钢铁、汽车,到灯泡和飞机,产量每增加100%,单位平均成本将下降20%。

罗伯特与桑德斯认为,学习曲线将同样发生在晶体管上。当然,如果不发生,他们的事业就将崩溃。这时候,就需要勇气了。

他们不缺勇气。在给军方的报价中,他们每个晶体管的定价是1.05美元,和真空管一样。这是一个令人恐惧的策略,意味着每卖出一个晶体管,就要亏近99美元。但这个策略也无人可以竞争,他们占领了90%的市场,而且,学习曲线果然帮了忙,两年后,单个晶体管的价格降到0.5美元,他们仍然有利润。

这个故事的背景、技术,现在都旧了,但仍然新鲜的元素是什么?是学习曲线,它将在未来继续产生作用,现在昂贵的新技术,可能将迅速廉价,知道这点,对你判断未来,有一些帮助。

告诉你这个故事的目的是什么?那就是,我们的未来往往藏在过去。这也是我们需要阅读能力的原因。阅读能力的核心不是你识字,甚至不是你有耐心看完一本书,而是你能判断出一本好书。信息繁荣,表达自由,带来的结果必然是垃圾信息占绝大多数,甄别能力才是关键。

有一条原则很有用,书的作者不要太旧,也不要太新。当然,这不是唯一的原则,这只是有用的原则。这个作者经过时间的检验,并不是转瞬即逝的时尚现象,他又活着,与当下有密切联系,他还没有变成名人堂里冷冰冰的古典和方法论,需要后人再次解读。 

今天推荐的凯文·凯利(Kevin Kelly),出生于1952年,算是我的父辈,就是这样一个不太新也不太旧的作者。我非常喜欢他,读过他的所有著作,他可能类似于网络时代的亚里士多德,富有远见,善于提炼,极其勤奋。那些玩年轻梗,嘲笑老年人的网络创业者,可能没看过他的作品。

凯文·凯利的许多作品,有阅读门槛,相当厚。今天先从他的一本薄书入手,好读又有价值,那就1999年出版的《新经济新规则》,在网络还未进入普通人生活的20年前,凯文·凯利归纳了网络经济的10个特征与方向,一一应验,现在看,这本书就像昨天刚出版,仍然非常新鲜,仍然指向未来,知道这些特征就像知道学习曲线一样,增加了一点偷看未来的能力。这本书,我真是每翻一遍都有收获。

积累工作是漫长的。

从20世70年代起,电脑主机的数量增长极为缓慢,一潭死水,经过20年积累,1991年左右,开始指数级增长,于是,有了今天的网络时代。

 ▼ 点 阅读原文, 购买《新经济新规则》

标准不重要,开始才重要

连岳文章
Edgar Degas,Jockeys before the Start
成年人说话做事,最大的障碍就是怕不合群,没面子。这是人的自主意识带来的副作用,你看孩子,他就没这个负担,学说话时,词语可以乱用,语法可以乱来,旁边的成年人听得哈哈大笑,他也跟着笑,以为好玩极了,一点不觉得丢面子,因为他根本没有面子的概念。
这其实才是学习的初心,我们一生都不要忘掉。但忘的人是多数,这事实又可以从两面看,一是世界确实有许多不应该存在的蠢事;二是正因为有这样的蠢事,人只要肯学,敢开始,不怕没面子,马上就领先很多人。正如下面这个例子:
连岳文章
在移动互联时代到来之前,不夸张地说,中国多数英文老师英语是不标准的,我们到了高中毕业,大学毕业,甚至都还是哑巴英语,不敢说。那又如何?还不是照样培养出了很多英语过关的人才,他们的口音很重,老外一听就知道不标准,正如我们听老外说中文一样,儿化音模仿得再逼真,也是老外。
任何新知识都是工具,语言是最有用的工具,所以我们一辈子不停学语言,我们母语的词汇量不停增长,我们也会学习一门强势外语,比如英语,你不学形势也会逼你学,我就是30多岁才开始学英语的,勉勉强强过关后,对我的写作帮助太大,我此生可能无法用英文写作(但也难说,只是现在谦虚一点好),但是英文阅读关一过,喜欢的英文作品,不必眼巴巴等着翻译,马上可以读,读的时候脑子里自然就有英语母语的转换,这些都对中文的提升起到了意外的帮助。
我过了阅读关后,移动互联兴起,技术提供了方便,我就想着过过发音关。当时连太推荐了流利说APP(那时还叫英语流利说),我一见倾心,天天练。可是这位lady啊,我一练就在旁边笑话我的发音。我的发音确实糟糕,胡建人嘛,我还是胡建人里的弱鸡,我记得the字音一直过不了关,气得快撞墙。不过我脸皮厚,不受影响。再说了,连太一贯是学霸,从小就全方位碾压我,我受虐惯了。
倒是家里的晚辈看不下去,站出来主持公道:不能这样啊,就是因为不会才要学嘛。连太笑骂,滚蛋滚蛋,我们谈恋爱关你什么事?
风水轮流转,几年过去了,现在连太迷上了流利说的懂你英语,天天打卡。有时候公司业务忙,白天没时间,我们吃完晚饭又固定要散步1个多小时,她很迟才有时间打卡,我看她边瞌睡边读,发音岂止不标准,根本就不成音。我当然不会嘲笑她,男人不能那么记仇。主要是我理解学习的乐趣,嘲笑了也没用。喜欢学习的成年人,不让他学点什么,生活反而无趣,人生也就停滞。每天固定打卡学新知的成年人,再笨拙都要尊重,那都不是一般人。
我建议你也不停地开始学习新知识,开始了解一门新学科,开始学一门新语言,肯定不标准,可能也有人嘲笑你,或许拼尽全力也无法拿高分,可这不是关键,关键是我们有开始的勇气,有走完全程的耐心,这才是最重要的。
连岳文章
▼点 阅读原文 ,用懂你英语培养开始的勇气!

连岳 | 换换我们的底色

连岳文章
我们的底色普遍是悲观的。人本来不该如此,这可能是教育带来的负效果。
因为教育,我们脱盲,甚至上了大学,成了专家,但因为教育,我们也变成了一个悲观主义者。
人口危机,城市化的危害,能源危机,市场的危害,资本的危害,新技术的可怕,人性的可怕,这一切,几乎都是教科书灌输的。我不是指中国的教科书,而是指全球的教科书。
这一切灌输都是错的。
所以,建议你读一本书,《理性乐观派》。
聪明好奇一点的初中生,就能读懂。能早读尽早读,不要像有些读者到了中年、老年,才来感叹:《理性乐观派》改变了我。当然,不怪这些中老年读者,毕竟,在他们年少时,并没有这样一本书。而且一个人到了中老年,观念的改变更为辛苦了,坏观念寄生在人的大脑里,它慢慢控制人的语言与行为,让你产生错觉:人们都这么认为,怎么会错呢?
马特·里德利(Matt Ridley)的《理性乐观派》,全书的主旨就是:朋友,让我用数据来告诉你,你的一切悲观都是错的。不要愁眉苦脸,不要摆忧国忧民的pose,那是浪费你的人生,世界好得很,未来更美好。
《理性乐观派》,这本书怎么分类?
科普?历史?人文?经济?
都是。
我认为,它还是一本心理学著作,一本最好的励志书。
总之,看一本相当于看6本,看完神清气爽,重新做人。
而且,这本书一点不厚啊,不过300来页,再慢,一个星期足够了,就算从来没有阅读习惯,硬啃这本书,一天读10页,也做得到,一个月也读完了。
读完后,你的底色就换了。很多错误的观念消失了,就像折磨你多年的慢性病治好了。你将成为一个理性乐观派。乐观不再是天生的属性,而是思考的后果,是知行合一的通透,是指导决策的原则。悲观是什么?是无知。
 ▼ 点 阅读原文, 购买《理性乐观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