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形曲线告诉我们:只想讨好别人,不过是吃力不讨好

Pablo Picasso | Family at the seashore

不敢说不,对一切要求说是,这大概是怕被抛弃,以为一说不,朋友就离开了。

有人的应对策略就是讨好一切人。以为这样就保险了。其实这样反而寸步难行。

昨天的文章说到一位姑娘希望婚后有独立的空间,能和丈夫出去租房子住,对方答应了,但一订婚就反悔,姑娘不知所措。

98%的人都同情她,1%的人同情到恨不得想打她:你怎么这么软弱?但就是这样极低的要求,也有1%的人认为她不该有自己的要求,不仅不同情,还要责骂她,这不是我胡猜的,评论区证明了这点:

即使没有这个证据,从理论上也知道,你要所有人都赞成你,那是不可能的,钟形曲线不答应:

大多数人与事往中间靠拢,但两端的极值也必然存在,万事万物都是如此,包括你做的事引起的评价。所以有人称之为“上帝曲线”。

你即使从不敢说不,你即使讨好一切人,你即使彻底放弃自己,根据钟形曲线原理得出结论,也有人不满意,极值还是存在的。

与其吃力不讨好,何不正常做自己?

当你想讨好所有人时,不是你负责和谨慎的体现,而是你不想负责,懦弱到没有行动力的体现。同样一件事,你不停问人意见,当终于得到一个反对意见时,你踏实了:现在我不行动的责任就在别人了。你潜意识里希望有个人欺负你:我过得不好,都是他欺负我。

都是成年人了,欺负你你打回去,至少可以远离欺负你的人。天天被欺负,天天抱怨,那最后只能证明你需要被欺负。很可悲吧。

人天生就有说不的能力,就有维护自己的能力,这本能的消失,是被抑制的,说不的能力在教育中一点点被剥夺。就像驯象师做的那样,用铁链绑住小像的腿,受惩罚时,它无论怎么挣扎都逃不了,这样长大的小象,用根草绳绑住它的腿,它也很温顺,从来想不到只要一抬腿,就能挣断那根细细的草绳。

就说孩子吃饭这件小事吧,吃是本能,饿很难受,没有小动物天生想饿自己,我们看到的最多场景是,当孩子吃饱了摇头拒绝时,大人各种强迫,要求他吃完碗里的饭,要求他多吃一点。孩子大一点,还上升到了道德谴责:浪费啊!你有饭不吃,可是非洲小朋友却在饿死!

小朋友当然能搞定,他要在你家住10多年,除了服从,还有什么办法呢?

吃饱了,都无法说不,这么小的事都不能拒绝,他还能对其他什么事说不呢?这样长大的孩子,当然是非常温顺的,一听到指令就服从,心里的愤怒、痛苦、委屈,都会压抑住,你用铁链养大的小象,别人用草绳就可以牵走。

你是你身体的主人,这是说不的最基础起点,一切说不,都像饱了不想吃这么简单,他人勉强你,本质都是征用你的身体(使用你的时间等于使用你的身体),不会说不,就只得接受一个过低的价钱,甚至免费劳动,你害怕那个想奴役你的人生气,害怕他不和你当朋友。

要对自己说,我是自己的主人,我的感觉最重要,侵犯我的、不利于我的事,我有权利说不,那个被拒绝的人生气,不是我的错,而是他的错,他想占便宜不成,恼羞成怒而已。

推荐:学会浪费

上文:小事好说话,大事不好说话,这是幸福生活的方法论

说说公益名人性侵丑闻

Pablo Picasso | Acrobat and young harlequin

7月23日,一位不具名女生发长文指控知名公益人、“亿友公益”创始人雷闯曾性侵自己。23日,雷闯在个人朋友圈发布声明,承认性侵指控,愿意承担相关法律责任。

看了事件经过,这位女生出于对雷闯的信任与尊重,忽略了多个危险信号,最后甚至不敢拒绝与雷闯两人共处一室,同床共度一晚。由此可见,其成长过程中,安全教育欠缺。当然,这绝不是她的错,我的意思是,安全教育做得更好一些,性侵者就更不容易得逞。

女生的安全教育肯定包括这条:你尊重的男人不会勉强你,勉强你的男人,就不值得你尊重。

不少女生,读大学时,或刚刚毕业,家里还有资助,并无多少经济压力,去正规的公司实习或上班,觉得天天处理一些“不酷”的事情,小职员感浓厚,没意思,还特别瞧不起身边那些“逐利”的同事。

此时,一些会忽悠的人,情怀、理想、奉献、牺牲,一通洗脑,不要钱,或钱给得特别少,都能招募跟随者。公益,就是这种特别好的幌子。因为一贴公益的标签,就相当于有了好人证和圣人证,这个圈子,反而是特别危险的。

很多父母,听说自己孩子跟着去搞公益,特别开心,觉得孩子向善,可以学东西,长见识。其实正相反,孩子老老实实在公司实习,学着扎扎实实把一件事做好,比混公益圈子,好一万倍。

什么是最大的公益?市场经济就是最大的公益,你踏实工作赚钱,改善自己处境的同时,同时也完成了公益。相反,公益组织往往号称克制逐利之心,放弃自私,这种与人性相背的行为,说好听点,没什么效果,说难听一点,特别适合伪君子。

人很难死于真小人,人很容易死于伪君子。

真小人让你有警惕心,伪君子让你放松警惕。

听人介绍自己时,那些宣称自己“无私、从来不考虑自己、特别不爱钱、眼里只有公益”的,我都在心里拉黑了,这就是伪君子的自述。但这套在中国特别吃得开,其中原因,就是我们在教育中(无论是学校教育还是家庭教育),将无私与美德划等号,将自私和逐利视为败德,完全缺乏市场经济的基本常识,伪君子越虚伪,你越崇拜。

有市场经济常识的人,一听到无私与奉献的高调,警惕心就起来了。从这个角度看,掌握市场经济常识,能让你的人生安全许多。

我的公众号,常期有一类留言,句式大概是:我是你多年的读者,特别尊重你,但是发现你也做广告(收赞赏、卖产品)后,非常失望。

他们反对一切商业行为,视之为堕落。

这些人明显都是骗子,我多年的读者,都知道我是纯粹的市场主义者,天天鼓励读者赚钱,自己更爱赚钱,看我赚钱,我的老读者根本不可能失望,我不赚钱,他们才会失望。

这些人其实在玩一个古老的操控套路,其中的话语逻辑,就是伪君子逻辑:不想赚钱的才值得尊重,我不赚钱,所以我值得尊重。那些赚了很多钱的人,有什么了不起的?赚得越多,说明他们越不关心别人!

只要玩一玩话术,就能够赢得他人的尊重,就能收捐赠,还有年轻姑娘来当志愿者,这样一条成功捷径,你说,怎么可能不招来伪君子?

不要被伪君子话术操控,大大方方爱钱,大大方方赚钱,大大方方厌恶让你奉献的行为(包括所谓的公益),这样才能成长为一个真实的、强大的、富有的、远离危险的人。

推荐:他们有能力讨钱,就有能力工作

上文:谈谈疫苗

点击阅读原文。连叔有货,特惠好货。

责任感过强,即为圣母

William Blake | Isaac Newton

有责任感是好品质。

正因为有它,父母才会抚育孩子,孩子才会赡养父母。

正因为有它,我们在无人监督时也尽量做好自己的工作。

正因为有它,我们才会放心地将自己的一生交给自己爱的人。

没有责任感的人几乎无法和他人建立有效的连接,变成被抛弃的孤岛,除非,他们遇上一个过分有责任感的人。

没有责任感,人人知道是坏事,就像癌症一样。这是它唯一的好处,不具有欺骗性。

而责任感过强,并没有多少人以为是坏事,甚至具有某种“神性”,被当成更纯粹的爱,更高尚的品格加以宣扬。

前几天讨论过教育界流行的口号: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就是典型的责任感过强。它引发的后果是强迫症,以为自己能够摆脱规律的束缚,按照自己的意图改造一切。

可能几个令人沮丧的坏学生,并不足以毁掉老师的一生,也没有几个老师在内心认同“没有教不好的学生”,责任感过强的杀伤力更多体现在恋爱上,这种自愿的沉溺可迅速耗尽短暂的青春,然后吞噬漫长的一生。

前不久,我收到一封邮件,一位姑娘描述她的男友,有这些事迹:

向她借钱,一大半,近十万,不还;

借高利贷;

赌博;

玩失踪;

恋爱时劈腿;

最后发现其隐瞒情史,有孩子。

她的疑问是:我要不要和他去领证?

这问题也许令你震惊,这不是明摆着跳火坑吗?还要问?我收了近二十年邮件,一点也不意外了,这种症状就是责任感过强,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渣人,反而对他们有黑洞一样的吸引力,无力逃脱。这类人,并不罕见,仔细观察,你身边也有,只是病情不会如此极端而已。

责任感过强,容易神化自己的爱,认为爱无所不能,只要自己把所有的爱倾注给对方,再渣的人都会改造成功。这是不是可以总结成:没有不可爱的人,只有不会爱的人?

责任感过强的人,其实让世界变糟了,因为他们让原本应该被淘汰的坏人幸存了,让原本应该被惩罚的坏人得到了奖赏。

成年人之间的互相欣赏,最后欣赏到极点,决定天天在一起互相欣赏,这就是恋爱与婚姻,它的根基是对方是值得欣赏的人。

爱是挑选一个自己能力所及的最优秀的人。这其实要求人要有分手能力。当你发现对方达不到你的要求时,你能够快刀斩乱麻,太多人认为这是绝情、是冷血,在我看来,这恰恰是爱的核心技能,恋爱过的人,有一些共同记忆,你人生的一部分,是在另一个人身上,分手有断肢的痛感,无法忍受这痛,就将被一团乱麻慢慢缠住。

能分手,会纠错,这证明自己没有“责任感过强症”,对方达不到你的标准,并不是你的责任,是他成长时自己没有尽力,你并没有培育他、提升他、弥补他的义务,他差距越大,你分得越干脆,不会出现离不开渣人的怪事。

具有这能力,则在其他领域,几乎不可能上各类道德绑架的当,因为你知道,有些人到了成年,仍然无法自我负责,最适合他们的,就是放弃,隔离,甚至是惩罚。你当然不会花精力拯救他们,教育他们,感化他们。

你的爱不浪费,你的爱成功率自然高。你身边没有渣人,你的生存质量自然更好。

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所以,不要当圣母。

推荐:家人无赖也是无赖

上文:爱情中本能的骗术

点击阅读原文。连叔有货,特惠好货。

人性深不可测,不要讨好恨你的人

最近,两起围观自杀事件,令人觉得意外与害怕。

一是6月20日,甘肃省庆阳市一名患上抑郁症的19岁女生跳楼身亡。在她跳楼前坐在高楼平台上的4小时里,有围观者竟怂恿她自杀,有的还抱怨说“怎么还不跳”。女生最终坠楼死亡,楼下却传出一片叫好声。庆阳市公安局25日晚通报,已将多名在现场“起哄”的围观者拘留。

二是6月26日晚,南通一名女子爬到住宅楼楼顶想要轻生。经过消防和公安 3 个多小时的工作,最终女子放弃了轻生的念头。在救援过程中,消防队员发现楼下照来的强光,和“跳啊,跳啊”的喊声。

其实,我并不觉得意外,也不觉得害怕。

这类新闻每年都有,人性也从来不会改变。人性的黑暗,可以黑得超乎想象,只要条件合适,就会诱发。人类史上,大规模的屠杀、迫害、虐待,都是成功地激发出了这种黑暗人性。

心理学家菲利普·津巴多1971年曾做过著名的“斯坦福监狱实验”,受试都是来自中产阶级的、身体健康的的男性,随机分成两组,一组扮演囚犯,一组扮演看守,看守配有制服、墨镜、口哨和警棍,他们能够惩罚不听从命令的囚犯。情况很快失控,看守变得越来越残暴,虽然他们知道这仅仅只是扮演,仅仅进行了6天,实验就中止了。这个实验证明,人可以迅速从善良转变为邪恶。

从这个实验可以得出什么教训?那就是不要去试探人性有多邪恶,你一定能试出足够多的邪恶。

当绝望者走上天台时,犹豫的时间又足够长,吸引来的围观者,足够闲,正经一点的人那耗得起这三四个小时,他们又有好奇心,毕竟没见过人跳楼。人性邪恶的一面就全勾出来了。

市场经济为何大幅提高了人的道德水准?因为人充实了,富足了。充实,则没有时间去关心他人的闲事,是非不多。富足,则有本钱远离试探。

围观跳楼不多见。虚拟世界上的围观则天天发生,社交媒体上,太闲的吃瓜围观者,可以不须验证,就相信一系列的指控,精通人性的煽动者,将自己的嫉妒与仇恨,包装成科学、民主、正义,那不得了,分分钟要死人。被攻击者的神经不坚强,自杀也是可能的。

你可能很讨厌上面这些真实的或虚拟的围观,但是没办法,这就是世界的一部分、人性的一部分。一个人要真正的强大,你的孩子要真正的强大,知道真实的世界、真实的人性,是很关键的。

要知道人性很美好,能飞得比白云还高;也要知道人性很黑暗,能深得比深渊更深。

人往往做错一点,就是花了太多精力去感化、去讨好那些恨自己的人。甚至会因为别人的嫉妒而放弃自己的进步。这就是对人性的黑暗不了解。执着的恨是非理性的,它不是起源于你做得不好,而是起源于你做得好,起源于仇恨者的失意。

远离、拉黑那些恨你的人,才是应该做的。你生活中总会碰上黑子、喷子、杠精,嫉妒者和围观者也总是巴不得你出点事,你站上天台,那正合他们的意,你绝望,那就是他们开心。

我们要把精力回馈给自己爱的人。身边有一圈你值得爱的人,那就是你人生的安全气囊,情绪低落时,需要帮助时,向他们求助,才是正道。向围观者示弱,向恨你的人乞怜,那将加速自我摧毁。

法国作家大仲马的处世原则,我觉得是最合理的,最健康的,他说:我爱爱我的人。

你要爱爱你的人,回馈他们足够的爱。这样建立起来的世界,将远离试探,远离人性黑暗。

推荐:什么样的孩子好骗?

上文:接纳幸运,不存侥幸

点击阅读原文。连叔有货,特惠好货。

说出自己想法且不讨人嫌的秘密

Claude Monet · Railway Bridge at Argenteuil

“你想别人怎么待你,你就怎样待人。”《圣经》里那么说。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们的孔夫子这么说。

人类的智慧都是相通的,人性是一样的,他们的理性都能发现一些最基本的原则。

上面两句话是对的。但仔细推敲,它们有漏洞。

不久前,微信上一人向我传教,我第一时间就拉黑他了,以预防其继续骚扰。从他的角度看,并不违背“你想别人怎么待你,你就怎样待人。”一个狂热的信徒,可能挺享受别人向他传教,所以,他这样对待别人,有什么错呢?

记得原来有条新闻,有人花生过敏,吃饭前强调过。待他上洗手间,同座的人议论:花生这么好吃,怎么可能过敏,肯定是装,于是偷偷在其食物中藏花生,结果人家一吃就上医院。这些人,也没有违反孔夫子的教诲,花生,并非己所不欲,相反,自己欲得很。

所以,人与人界限很难把握,即使自己喜欢的,所欲的,正确的,可能也触犯他人。正如前几天一位读者的自省:

观念之争,必然伴有“冒犯”可能性,你否认了我一向坚持的观念,你向我输出你的观念,我极容易不耐烦、反感。人爱自己的旧观念就像爱自己的孩子,不会觉得丑。

但是,人真正有价值的交流,又不可能逃避观念之争,人的成长与进步,伴随着一系列观念的建立、修正、改变、再建立。观念之路从来不好走,就像西天取经,要降魔伏妖。

回避观念之争,也等于放弃自己维护正确观念的能力,确实比较容易不得罪人,但是,这等于也宣布自己放弃主权。他人从此倒是不在乎得罪你了。

宣扬自己的观念,在我看来,有两种方法:

在你的主场。你家、你当老板的公司,你说什么都是你的权利。你可以传教,可以怪力乱神,可以胡言乱语,都没有问题。他人可以选择离开你的主场。家长的观念令孩子痛苦,孩子就会想尽早离开家独立,其中的判断就是这样的:这是你家,你说了算,我离开就可不听你瞎逼逼。

这个层次是:你有权利宣扬自己观念,但极可能讨人嫌。

进阶到下一个层次是:纯被动。当你主动想听我想法时,我就真诚阐述自己的观念,交流过程当然会有观念碰撞与痛苦,但那是你主动请求的,你能接受,暂时无法接受,你也不会怪我。这个过程你随时可以中断,你不想听了,表达出来,我就不再继续。

在现实中,这类观念沟通比较多,双方交流的地方,都不是自己的主场,谁也没有主场权利。此时当一个纯被动的人,很难触犯他人。

所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不够的,还要加上“己所欲勿施于人”,那些催婚催生、无穷侵入你隐私的,那些话题与行为,可能都是他们所欲,令他们快乐,以为少了就不是完整的人,就少了很多人生乐趣,但却是最令人厌恶的中国式交流,就是因为没有做到“己所欲勿施于人”,没有理解我的蜜糖可能是你的砒霜,不相信有人花生过敏。

最令人厌恶的沟通是:跑到别人的主场,以主人的姿态,宣扬自己的观念。还不觉得自己有错:我是为你好!我是长辈,说你几句怎么啦?

所以,人人有必要记住沟通三原则:

1、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2、己所欲勿施于人;

3、纯被动,你请求我说,我则真诚表达。

如此,则天下太平。

推荐:千金难买我愿意

上文:丁克如何养老及分配自己的财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