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重要的一天,终会到来

连岳文章
Ernst Ludwig Kirchner,Archers
厌烦,在人生中,很长时间你是这态度。可能从上学开始,因为学习伴随着大量的挫折、失败和批评,自然产生的想法是:哪一天能不做作业就好了!
终于到了可以不做作业,我们又得日复一日地工作,挣钱养家、买房买车、监督孩子做作业。你知道,那个有时候愁眉苦脸不耐烦的孩子,脑子里的想法是:哪一天能不做作业就好了!
哪一天?没有那一天。
人生的每一天都在做作业。如果我们觉得它苦,那厌烦感就伴随一生,最大的苦,是你觉得它苦,而你又不得不苦。人生是主观的,一直要到那一天,你突然发现,日复一日的作业,它在传递价值,苦有了滋味,就像你发现苦瓜好吃。这时候,你反而会给自己布置作业,在自我进化史中,你发现价值那刻,就像人类第一次会用火,从此保存它,用柴用煤用气喂养它。
人生是价值发现之旅,你不发现价值,它就强加一个糟糕的价值给你,使你厌烦,越是亲近你的人,你越觉得他们是负担,你最厌烦自己,然后是家人,最后是世界。
而发现了价值,传递价值又是必然,就像火必然给人温暖,你自己最受益,然后是家人,最后是世界。正如了不起的CEO韦尔奇所说的:
连岳文章

长按二维码可关注

什么是企业家?就是能把你的价值观传递出去,变成产品与服务的人。不停的重复,不再是厌烦,就像韦尔奇所说的,他在企业内部巡回发表一次又一次的演讲,讲到自己疲惫,但是并不会停止与厌烦,因为这是一个价值观塑造的过程,只有员工们都接受了新价值,企业的变革才会发生。
当人决定过好每一天的生活,他晚上回到家,会疲惫,但他已不再厌烦。他知道,这重复的一天,做了差不多同样的事,读了差不多同样多的书,同样的拥抱,同样的陪伴,但是爱、责任与实现,都在不停地累积。
我的日常,不再是别人布置的作业,而是我价值的依托,正如我的脉搏,来自我的心脏,坚定、持久、一生不息。
今天是第119期“下周很重要”,写下你简单而坚定的任务,简单而坚定地完成它。

推荐:不鸟

上文:说说“补助向一线防疫医护人员倾斜,不与行政级别挂钩”

我放假了

Claude Monet,Village in the Snow
从今天开始,我放假了,可能会休息到2月1日,初八。
和一个朋友约的饭局,从中秋约到现在,不是我有事,就是他有事,比邻若天涯。要赶紧兑现。这些欠债,都要还完。
这段时间,会友,读书,饮酒,快乐,拍连太马屁,祈祷世界和平,大致就是这样。
祝你度过一个放松、健康和愉快的假期。
爱你。

人生必须建立无限游戏精神

George Bellows,The Big Dory
人是很有限的动物,但总在追求无限。

 

甚至可以说,一个人没有无限思维,他的有限性将迅速把他锁死,同样是60岁的人,有人认定自己老了,他就显老,有人认为自己人生才开始下半场,他就显年轻。

 

有限令人悲观,体力衰减,年龄增长,朋友凋零,都一再提醒你是一个有限的人,你可用的资源越来越少。一个人能不能从这种“必然”的有限悲观中走出来,我觉得是成长中重要的一步。

 

其实人这个物种本身是无限的,DNA通过繁殖延续下去,在时间上战胜了人一生的限制,在空间上,我毫不怀疑将来的人类将殖民火星,一步步走向更宽广的宇宙,只要物理规律允许,人迟早做得到。

 

纽约大学宗教历史系教授詹姆斯·卡斯的一句话,经由王兴推荐,变得很有名:“世上至少有两种游戏。一种可称为有限游戏,另一种为无限游戏。有限游戏以取胜为目的,而无限游戏以延续游戏为目的。”

 

同样的事情,以有限游戏和无限游戏的不同角度来看,将呈现出不同的情感反应。

 

阅读,有限游戏将把它与某种分数与考核挂钩,有失败的阴影;无限游戏更在乎它对大脑旧有信息的刺激与重组,以获得创造的乐趣。

 

人生,若以取胜为目标,那几乎每个领域都有比我们更强的人,沮丧是难免的;但无限游戏将之视为一场体验与领悟,好好爱人,拓展可能,世界每天都给你带来新的乐趣。

 

孩子,老盯着他学校名次的有限游戏,自然演化成互相折磨,焦虑失控;但无限游戏认为大家聚在一家不容易,陪伴他慢慢认识这个世界,一点点品尝人生的滋味,才是正经事,这样有什么可急的?

 

无限游戏,就是理性乐观派,相信人类的未来无限美好,知识产生更多知识,财富长出更多财富,发现引发更大发现。我们不会错过机会,因为未来有更多更好机会。只要我们有这个观念,并保持大脑的健康与知识输入,你的一生,没有所谓的衰老,一些短暂的不利与低潮,不会让你悲观与自毁。

 

同样在推崇无限思维的牛津大学教授大卫·多伊奇,有句话说得好:“在整个宇宙,知识友好是一条原则,没有例外。这是说,对拥有知识的人友好,不拥有相关知识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我们学习能力越强,拥有越多知识,世界就对我们越友好。人类的知识,一是储存在DNA里,这个我们无法更改,能改的是大脑里的知识,这就终生学习的意义所在,在知识友好的宇宙里,学习就是与宇宙同频,多么宏大的主题。用各种学习训练自己的大脑,它不能停留在你高中毕业,大学毕业,或者退休,它像呼吸一样,像营养摄入一样,应该是人一生的本能。

 

学习一门外语,是训练大脑的最好手段之一,开始的种种不适,就像婴儿学走路一样,这是你大脑的新鲜体验,是向无限可能迈出的一步。慢慢地,你可以阅读了,可以交流了,那种挣脱有限性的感觉,就是我们一直有生命力的感觉,是仰望星空得到的震撼。

▼点 阅读原文 ,用懂你英语带你玩无限的知识游戏!

延缓术,重要的情商技术

Nicolas Poussin,Autumn
人情绪激动时,容易说错话,做错事,此时的决定,往往令人后悔,事后要花很多精力弥补,甚至永远弥补不了。

这可以说是常识,但人又极其容易违背这个常识,偏偏要在情绪激动中做决定。这和大脑处理信息的流程有关系。信息先引发我们的情绪,再进入理性处理的区域,如果信息被情绪吞噬、撕扯得精光,理性就起不到任何作用,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信息越是引发激烈情绪,到达理性区域的可能性越低。那时我们只剩下最本能“战斗—逃跑”反应,像低等动物一样,瞬间反应能赢,我们就战斗,否则,就逃跑。如果人只处于这个阶段,那穿着衣服,也属于低等的乌合之众,太多假的、无价值的、有意误导的信息能够激起“战斗”激情。这样的人生,当然毫无乐趣,也会给身边的人带去灾难,尤其是家人,他们一再原谅你,很难放弃你,是最大的受害者。最惨的是孩子,他们就是不原谅你,也在很长时间内离不开你。

激情有个特点,来得快,去得快,无法持久。只要熬过一段时间的冲击,理性就可接管。在激情中的“延缓”能力,让自己慢下来,就是一个很重要情商技术。

美国著名心理学家艾瑞克森·米尔顿,有一次在法庭上完美诠释了“延缓”技术。他发现辩方律师一段情绪饱满的演讲已有打动陪审团的迹象,他以一些要点没有听清为由,请求法庭的书记员复述一遍记录,书记员那程序式的、干巴巴的语调与语速,将律师的情绪全部消解,陪审团重新专注于事实。

这两种表述的差距,你也可以测试一下,找一首你最喜欢的歌,那种你一听就动情的歌,剥夺其旋律,朗读其歌词,你发现感觉怪了。这句语法不通,那句逻辑错误,有些矫情的句子还要我重复4遍,真难为情。这就是情绪与理性的区别,能打动你情绪的,可能被你理性唾弃。

延缓技术有几种,最常见的是书写,把你脑子激情的诉说写下来,这就像抄歌词一样,速度变慢,旋律消退,情绪跟着降温。

在很多情况下,无法马上坐下书写,那在你脑子里,用更不擅长的那种语言说话,或是方言,或是第二语言,然后再把它翻译出来,这也能大大降速,踩这一下刹车,危险往往就过去了。

最直白,最无技术含量的技术人人可用,就是直接说:我现在心情不好,无法继续讨论,我们另外约个时间再说这事。

激情常有,我们也能充分意识到它的到来,有提醒自己“延缓”一下的想法,控制它的成功率就会高很多。只要有这想法,你能发展出独特的“延缓术”,毕竟,你的理性很聪明,只要它反应过来,有大把方法对付情绪。
推荐:用一生去温暖那个躲在黑柜子里的恐惧孩子
上文:相爱的人也难免吵架,所以必须掌握吵架的核心技术

人有天生技能,可治疗痛苦、抑郁与绝望

Stanley Spencer,Separating Fighting Swans

人活着很有限,无论你怎么努力,似乎都突破不了它。

你的寿命有限。健康饮食,经常锻炼,再加上基因强大,有这三星高照,也不过是增加寿命,而不能战胜死亡。

你的财富有限,芸芸众生,更是终生只为了一宿与三餐奔忙,就像现在的中国人,你做到有房有车,家人生活体面,在百分制里,就能拿80分,了不起了。

你的能力更是有限,就算智商高,爱学习,最后却发现了更多的无知。这个求知悖论,苏格拉底早就发现。只有不求知的笨蛋,才能自以为聪明。

种种有限令人痛苦,这甚至是很多心理疾病的来源,一切努力最后都要消失,一切努力所得都这么少,一生供一套房子就结束了,卑微,无力,无价值,怎能不让人抑郁与绝望?如果只有这个角度,技术再发达,人都得不到满足与快乐,给你10套房子,你也很快会不开心,毕竟,也值不了很多钱。

那怎么办?只能想办法突破这些有限,这是一个必须接受的挑战,我们一定有“行到水穷处”的窘境,想着的只有水,难免大失望,可是换个眼光,就是“坐看云起时”的好地方,得到大自在。

这种状态并非只是中国诗人的写意,它可以是专业人士得出的方法论,下面这句话,医生可能都知道:

长按二维码可关注

爱德华·特鲁多医生,曾经是有限到了必死的人,按1873年的医学技术,25岁的他,还是医学生,被确诊患了不治之症的肺结核。他搬到偏僻的湖边居住,静候死亡到来,心态看起来倒也放松,不时散散步,打打猎。过了一段时间,他竟然发现身体好转,甚至完成了自己的博士学业。他由此成立了美国第一家专门的结核病疗养院,让病人在自然环境的清新空气里休息静养,以治疗结核病。他也成为第一个分离出结核病菌的人。他的头像,还上了邮票,人们感谢他的贡献。

医生,尤其是得过绝症的医生,很能理解医学的有限性,战胜了一种绝症,可能又出现两种绝症,再高明的医生,也永远处于窘境。但是,一个再普通的人,也具有安慰能力,一个柔弱的、还在牙牙学语的孩子,他一次全身心的拥抱,也能融化一个巨人。

基努·里维斯曾被问到:我们死了会发生什么?

他答道:我深信不疑,那些爱我们的人会想念我们。

这就是从安慰的角度思考问题,任何技术都无阻止死亡,但有人想念我们,我们就不那么害怕死亡,我们想念爱的人,他们也就战胜了死亡。这不是技术,这是人性之善,天生的品质。只是有人走着走着就忘了,变得无法感知他人善意,将他人的善意理解为软弱、傻、可以欺负,从而不知好歹,得寸进尺,变得更恶。

我们要保护善意,才能突破有限,我们要有感知并吸纳他人善意的能力,更要有回报并传递善意的能力,这就是所谓的“总是去安慰”,做一个这样的人。先从安慰自己爱的人开始,总是拥抱他们,总是想念他们。
推荐:生育的正确理由是什么?
上文:这不是邪教,我们这代人确定有再生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