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了数字,输了世界

水利专家黄万里先生一生非常传奇,主要体现为他的正确建议基本被否定掉了,几十年前,在一穷二白的窘境下,不顾黄万里先生再三再四的反对,给他盖了三门峡水库这座庞大坚固的纪念碑,以此告诉后来人:所谓人祸,往往体现在专业领域内渺视专家的意见。
  
  不过,正如《厦门日报》著名评论员夏仲平所言:“林语堂先生说过,中国是一个没有记忆的国家。此 话似绝对些,但也不无道理。”三门峡水库由人祸引发的自然灾难,在当下并没有绝迹,甚至有越演越烈的趋势——这就是因为人们失去了记忆,或者说,人们假装 失去了记忆,因为记忆的成本太高了。我记得有位老先生说过,当说话只会引来恐惧的时候,就只好放屁了。此话似绝对些,但也不无道理。
  
   导致无锡无水可喝的太湖污染事件,这几天举国关注。虽然当地政府以及时出现的高效率,数日之内就恢复了自来水“达标供应”;可是,守着太湖无水喝,总是 显得过于荒诞,也把中国环境危如累卵的现状展露无遗。事件的后续发展也值得关注,无锡的市委书记发出了沉痛的感叹:牺牲环境发展经济是自取灭亡。说出这句 话不容易,对于不少市委书记来说,就是自取灭亡也要发展经济,不然GDP数字不好看。GDP这种数字游戏已将环境与基本民生痛苦地牺牲,好像生活在电玩世 界里,只有靠积分才能升级变成重要人物。
  
  任何游戏,无论正邪,都得在这个环境里玩。空气、水、健康是每个人都不会退让的底线,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基本人权,别的可以随便抢,要来抢这个,懦夫都会变成斯巴达勇士。小民的空气,我不给,你不能抢。
  
  可惜的是,就算无锡市委书记说出了真相,下面有些人还照样生活在旧思维当中,似乎要把太湖污染往“自然灾害”上引。这种永不认错,把手伸到别人脑子里涂抹记忆的老派做法,让人不禁相当着急。我想,若不是夏仲平任务繁重,可能也会把林语堂先生的名言再对无锡人说一遍。
  
   不过社会总是在进步,据中新社6月5号消息,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张力军表示,对于无锡蓝藻的爆发,环保部门认为既有自然因素,也有人为因素。这就向事实 的基本面回归了,也才有利于污染的解决,甚至使太湖水干净起来。承认错误是解决问题的第一步,不然的话,硬拗到底,就算让无锡所有的报纸每天发一篇重要评 论,论证太湖水不能喝是因为有人造谣、是因为媒体没有公信力、是因为一小撮人别有用心的人,将文字之美发挥到极致,水也仍然不可能自动净化。
  
  福音书里魔鬼诱惑耶稣,说只要从了我,全世界的荣华就是你的。我想现代魔鬼要诱惑,就会说,只要从了我,GDP一年就可以翻一倍。不要与魔鬼做交易,就算他摆出了GDP,赢了数字,输了世界,甚至连水都没得喝,甚至连空气里都是化工的味道,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个人有什么用?

连岳,你好

很抱歉一开始没看到你的电子邮件地址,故发了两条留言。

我目前在国外读环境科学与工程硕士,准备继 续读博士。主要学的还是技术方面的东西。在中国读本科时我却发现中国环境最大的问题恐怕不在于技术,而在于管理。毕竟环境标准是国家订的,各种技术也不过 是为了达到这个标准而已。如果标准和法规不能执行,有了先进的技术又能如何呢?

在这种情况下,我时常有矛盾的心情。就个人而言,对于科研 本身比较喜欢,也不擅长管理、政策、行政方面的东西。但是中国的有些情况实在是让人看不下去。一直以为,如果在学术上有了发言权,可能能够在这方面起到一 些积极的作用。但是看了这次厦门的事件,简直有些绝望。105名政协委员都无能为力,院士的进言不如大把的钞票。

当然人生的轨迹很难因为几篇新闻报道而改变。等我”学成归国”,大环境恐怕又是另一番样子。不过看了您之前的一些文章,显然对国内 政治环境有深刻的体会,斗胆请您指点迷津:对于这种种”怪现状”,环境技术人员和学者能够扮演怎样的角色?民众究竟是不是只能靠天涯发帖来揭露+联名上书 这种形式(事实似乎被证明是无效的)?诉诸法律渠道是否有可能产生效果?

若”一心只读圣贤书”,良知总有不安。然而人所能做的事,似乎又 极少。尤其是理工科一路走过来,也算顺遂,恐怕是缺了几分作斗士的勇气。欺上瞒下之风盛行,环保部门权利有限,即使现在有”绿色GDP”,据说将纳入政绩 审核,但是我怀疑其实施可能性,毕竟这在全世界还缺乏先例。

阅历尚浅,有感而发,浅陋之处,还望见谅。

祝好

Concer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oncern,你好!
    中国环境的加速恶化,这是每个人自己可以看见的事实。厦门的化工项目,最终也是要硬上的。我想做为个人,只能做到自己的”免责”底线,做为媒体人,我尽全 力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我就对得起自己了。只能指望这也是一种民意累积的过程,使下一个破坏环境的工程更难上马。
    祝好。另,你的邮件可能会被我在BLOG上公开,你若不愿意,请告知。

连岳

厦门人民这么办!

1、首先,你不要怕,议论全国政协的头号提案不是罪,你不会被抓的。

2、如果你有BLOG,上论坛,请转载这篇新闻:《厦门百亿化工项目安危争议》;转载国内合法发行的报纸上的新闻也不是罪,你不会被抓的。

3、如果还是害怕,就在近期之内多跟你的朋友、家人、同事议论这件事——他们说不定全不知情。

4、如果你还是怕,那就告诉最好的朋友及家人。

5、如果你不怕,还应该告诉漳州、泉州的朋友,他们一样处于危险之中。

6、说清楚下面几句话就可以了:

7、这是105位全国政协委员反对的化工项目,他们中包括了最权威的专家。

8、PX项目至少应该离城市一百公里才安全。

9、厦门人至今被剥夺了PX项目的知情权,这反证了它是违反民意的。

10、它将使厦门经济倒退,物业贬值、游客减少;而且厦门人还将由此落下软弱与愚蠢的名声。

11、你得癌症的可能性大大提高了。

12、不需要你有太勇敢的举动,只要你让你身边的人都知道这件事以后,厦门之死你就没有责任了。

全国政协委员算老几?

人对事件的关心程度与距离成反比,非洲的人道灾难不容易得到普通中国人的关心,而厦门的环境破坏,知情的厦门人固然如丧考妣,可对于广州人来说,就是不值一提的琐事——反之亦然。在正常的执政环境下,当地人对当地事务通畅且无所顾忌地发表自己的观点,才是最有价值的,也是防止地方官员褪化成割据诸侯的最有效办法。
不过,无论什么时空下的官员,对权力就像女人对乳房的追求一样,总是希望越大越好,所以最有效的自下而上的“当地监督与批评”,官员们也相应地很是敏感,最不惜力地扼杀这种制衡力量。去年重庆彭水诗案就是最好的例证,手机短信诈骗的罪犯公安机关办法不多,可是发发打油诗的秦中飞却马上被擒拿归案,牵连的四十多人也一个没跑掉。
搞了个现代文字狱的彭水县委书记蓝庆华,最终的处理是平调至重庆市统计局副局长,“重庆市市长王鸿举就此作出解释,考虑到蓝庆华的工作能力,不能让他没有工作,也应该安排工作。而重庆常务副市长黄奇帆也表示,这是一次平调,均为副厅级,但比起原职县委书记的权力来说,小了很多,其中已经有了处分的意思。”黄副市长对实际权力的解释很真实,统计局副局长想搞文字狱能耐就不够了。根据以往的旧闻,副局能做的狠事,往往是买凶拍局长——这些凶案估计重庆市的统计局局长也是知道的。
所以我承认它是处分,不过是相当轻微的。这说明做出处分的人根本不认为蓝庆华的文字狱是多么了不得的事情,让自己辖区内的子民不得乱说乱动,本来就被一部分官员视为威严与效率的保障,不仅仅是蓝庆华一个书记的“工作能力”得依靠这颗精神原子弹的威慑力。
抱歉让你听了这桩旧事,我想表达的意思是,“当地人说当地事”的监督模式成活的可能性不大,个别人实施起来的成本也很高,选择沉默是人之常情。这也是人们对每年的两会的期待值很高的原因,那些各地去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多少有些人会把当地的丑事带到两会上议论,这相当于全国民意代表的质询,对地方官员形成“自上而下”的监督。
比如这次全国政协会议头号重点提案:化学家赵玉芬委员牵头递交了叫停对厦门环境造成巨大危害的PX项目的提案,得到包括原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校长沈士团委员与厦门大学化学系教授、院士田中群委员等105位委员的联署。这就使厦门的环境保护(包括全国同类的问题)浮出了沉默的水面,相关责任官员在回应这个提案的过程当中,就得到了监督,甚至可以挽回那种毁灭一座城市的错误决定。
但是,如果只是糊弄一下这些全国政协委员的热忱,那么,“自上而上”的监督模式也可以宣布病危。这次“叫停厦门PX提案”,只有国家环保总局正面回应了一下,他们虽然难辞其咎,可是耸耸肩说,责任在国家发改委;被点名的国家发改委,至今没有任何回应;事件的风暴中心,厦门市,据我观察从两会以来至这篇文章写成的当下,所有当地媒体,以及当地所有网上论坛,都没有任何有关PX的新闻,赵玉芬、田中群对厦门市民来说,以前、现在及将来都是完全陌生的人名——这要么说明厦门人全是文盲,要么就是最近蓝庆华书记来厦门玩了。
这105位全国政协委员会得到什么伪装成民意的回复,就可想而知了。在某些地方官员的眼中,全国政协委员算老几?你们可以在北京过过嘴瘾,想让批评落到我的领地?门都没有。
也许在明年的两会上,政协委员们的当务之急是提案建议尊重委员的质询权?

公共不安全

厦门岛上的百万人口,经常读读当地媒体的话,可能对投资上百亿,号称投产后年产值达到800亿的PX项目相当熟悉。它上了福建省省长黄小晶的政府工作报告;在厦门市人民政府的官方网站上,2007年1月14日发布了一篇题为《向总书记报告》的文章,也有这个喜讯:“2006年11月17日,厦门有史以来投资最大的工业项目——腾龙芳烃年产80万吨PX项目和翔鹭石化年产150万吨PTA二期项目正式动工,意味着一个世界级的‘石化巨人’崛起海峡西岸,它将使福建石化产业两大重点中的聚酯化工形成中下游完美垂直整合”。
一个容易开心的小市民,看多了这些资讯以后,再去看《圣经·创世纪》,就会觉得上帝在六天之内有点偷懒,干的活不够,造出来的世界总是少了点什么——嗯,伊甸园里没有生产PX的化工厂,亚当夏娃怎么能够幸福快乐呢?
而另一些小心眼的市民总是在传谣信谣,说只要风稍稍大一点,海沧那些已经投产的化工厂就在排放一些闻起来味道古怪的气体;他们甚至还把厦门的空气质量几年内由全国第十沦落为2006年福建省九地市倒数第三的原因归结于此。当地媒体给出的标准答案是由于汽车数量的增加——看来全国只有厦门人买车。
喜讯与谣言之间的差距如此之大,以致它们看起来都像是假的。还好,我们有了第三种说法,在刚刚结束的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赵玉芬牵头提案停止厦门的PX项目,因为它构成了重大的公共安全隐患,共有105位全国政协委员联署,被称为今年政协的头号重点议案。
“属危险化学品和高致癌物”的PX,原本应该远离城市100公里生产才能确保安全的,它的生产地点却是“该项目中心地区距离厦门市中心和国家级风景名胜区鼓浪屿均只有7公里,距离拥有5000名学生的厦门外国语学校和北师大厦门海沧附属学校仅4公里。……项目5公里半径范围内的海沧区人口超过10万,居民区与厂区最近处不足1.5公里。而项目的专用码头,就在厦门海洋珍稀物种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据3月19日《中国经营报》)
考虑到厦门岛出岛通道有限,一旦PX厂发生意外,后果近乎屠城。虽然剧毒化学品不会有“让领导先走”的臣民素养,倒是会一视同仁地将大家干掉,可这也不是多么让人感到宽慰的事情吧?
叫停PX项目即使成了政协第一提案,其庄重程度已经足够,按说不是那种当然不予理睬的平头百姓的上访和“闹事”,对这个对公共安全造成潜在巨大危胁的项目,重新评估,允许切身利益相关的百万市民(甚至是闽南三角地区的民众)参与讨论,应该是当务之急吧?可是赵玉芬的提案在本地媒体上绝无踪影,对于多数只靠本地媒体获取资讯的市民来说,他们没有听到警讯,从而可能彻底放弃自己未来的安全。PX项目看来会如期完工(也许会加紧赶工吧),而赵玉芬的努力将徒劳无功。
这整个事件几乎可以视为一个当代寓言,只要有短期的GDP进账,公共安全和长远利益全部可以牺牲,就算有幸在全国政协会议上发出反对声音,公共安全依然是要继续牺牲的。全国范围内那些无法听到反对声音的危险项目会有多少,我们是不是正生活在一个不安全的公共空间里?